陳東東:疫病深圳,萬里長城是防禦誰的呢?

特約作者 陳東東 發自深圳
端傳媒

待豬年槍響
引帝國新駭,還真抖狠,蠻紮實
革命的病毒攻擊樞扭,入膏肓穴
總督急封城,未免炎症風暴席捲
祖龍一炬,地盡焦,以至於群言
試取,閲興廢⋯⋯都付與鄂江潮

——陳東東,詩《武漢》

已經好幾天了,到下午兩點,就會有一輛電瓶車經過窗下,停在鄰近這幢樓的另一幢小高層門前。從車上下來一個穿白色防護服,戴口罩和護目鏡,拿着測温儀的護士,還有一個警察,一個居委會員工,一個小區保安(手提一串鑰匙),也都戴着口罩,跟隨着她。他們不說話,看上去謹慎而急迫,推開玻璃門進入那幢房子⋯⋯可以猜到,那裏有近期來自武漢或其他湖北地方的人,也可能只是從深圳以外別的什麼地方過來、返回的人,正在被隔離觀察。這大概算是最近我眼前的疫情了,除此,未知小區裏是否還有同樣的情況。沒聽說小區裏有新冠肺炎的疑似患者,更沒有被確診者——如果哪幢樓真的出現了被確診者,就會把裏面的所有住戶都強制關在家裏,至少兩個星期。

幾年前,幾個住在深圳的詩人組了個「年飯群」,將近春節就聚餐一次,今年1月15號,大家照例聚餐。席間我說起已買了機票,過幾天回上海,一位老家武漢的詩人就也動了回去過春節的念頭,她媽媽摔骨折了,她想要陪着。手機上一查,她說:「高鐵票倒是還有⋯⋯」但她猶豫:「武漢現在這種情況,不知好不好回去⋯⋯」。關於那邊的情況,當時還不能真正了解——沒有真正確切的消息。不過,我們早已學會判斷,沒有確切的消息正是一種確切的消息:有情況,而且是重大的情況。所以,她沒有按下手指訂票。

我們提到兩個月前北京傳出的鼠疫消息,中國疾控中心說進一步擴散的可能性極小,那麼那個危險或許離我們相當遙遠。但我們隱隱覺得武漢的這個網傳可能是十幾年前的SARS病毒復現,會帶來比較迫近的危險。五天以後,有了確切的壞消息,形勢急轉,我退掉機票,哪兒都不去了。

小年夜,廣東省啟動「重大突發公共衞生事件一級響應」,深圳取消了燈光表演等春節節目,減少人員聚集。隨後防控限制越來越多,越來越具體,諸如要求儘量不出門,出門必須戴口罩之類。為了給岳父家送口罩,正月初二我跟妻子一起出了一趟門,原先起碼開車半小時才能到達的地方,十幾分鍾就到了,路上沒人沒車,甚至聽不到什麼聲音。要說那天所見的深圳年景,那就是空寂,估計很多別的城市也是這樣。到了那邊小區入口,被攔下不讓進,只好電話通知老人出來拿東西。回程的時候,碰到交警和防疫人員設卡,過往有幾輛車,都停下,給車裏每個人測體温,要是體温三十七度三以上,就會有麻煩。回到小區門前,又測一次體温。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00307-culture-shenzhen-poet-virus-life/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