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浩天事件,火燒連環船

專欄作家
三文治

香港民族黨看來是裝滿炸藥的一條火船,在政府的部署下,正衝向整個香港反對陣營。我想問下那些泛民左膠港獨的人,或者學者,他們幫陳浩天出頭,甚至說要不惜司法覆核,將官司打到底,但一旦知道情勢,請問他們準備好跳船未呢?

根據一些香港法律學者評估,陳浩天的司法覆核對抗《社團條例》撿控的勝算機會,接近零。其實是零,不過學者不會講得這麼絕對。陳浩天之前也放棄了自己在二〇一六年的選舉呈請的司法覆核,接受敗訴。

選舉呈請的司法覆核是有幾成勝訴機會的,而且可以令到全部人重新選舉(包括被DQ的梁天琦),但他放棄了,現在竟然去司法覆核《社團條例》。有機會選舉呈請勝訴的官司他放棄,一人救全家的機會他放棄,現在他不解散香港民族黨,卻去打《社團條例》的覆核官司,一人害死全家。假設司法覆核成功,中國用人大釋法的方式來解決,那麼警方更可以根據人大釋法來追溯之前的社團,在緊急的時候對付民主派,往後的官司也沒得打。

陳浩天的任務,就是毫無必要地用近乎恐怖主義的黨綱來成立香港民族黨,例如組織軍隊、在中學派發港獨傳單、滲透政府及滲透警隊等,並且到台灣連接境外勢力,切合警方動用《社團取締》的條件。這種黨綱和宣稱,即使在美國,也會被FBI用反恐條例來禁止的。

我建議陳浩天解散原先的香港民族黨,令警方無法用《社團條例》控告,如果他願意繼續主張港獨,可以成立新的香港民族黨或略改黨名,黨綱減去武力和滲透政府的宣稱,之後一樣可以做到言論自由、結社自由,卻免除了警方動用殖民地惡法來對付香港整體反對派。

如果他堅持原意,與政府打官司,看來目的就是要燒殺反對派,看來他雷公劈也不會自己解散香港民族黨。正如明知面對人大釋法,梁游也不會聽陳雲公開呼籲,自行辭職。結果DQ埋長毛、劉小麗、姚松炎。周庭也被害到DQ參選資格。現在,民主黨公民黨就被陳浩天這塊貼身膏藥粘住了。

完-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