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雲專欄.三文治】用寂寞感消耗敵人

陳雲專欄作家
雅虎專欄作家
用寂寞感消耗敵人
用寂寞感消耗敵人

如果你想事情發生的很純粹,那麼你只是想保留原創者的名聲,你其實只是想事情留在你的劇本和小說裡面,而不在人世間發生。

歷史事件總是充滿雜質,當你發起的行動有很多雜質加入,那麼你的行動會成功,並且載入歷史。

陳雲和同道發起的香港本土政治運動就是這樣,很多雜質、模仿、抄襲、改編、叛逆、假冒,故此他很開心,事情想不成功也難。他已經是得獎公認的作家,他不需要authorship(作家原創)的榮譽感。

那些北京的間諜、衙差的間諜混入人群之中做事,只是忍受不住大事情發生而沒有自己份兒的寂寞。他們不是嫁禍,也不是用推波助瀾的行動升級方式嚇壞參加者,只是寂寞。因為香港本土運動發起這麼大的世界思潮,這個從香港席捲到美國的世界思潮,他們竟然缺席,於是只好中途買票進入。不單止是北京派來香港當值的武警或國安,那些去美國代表香港人的政客和歌唱家,作《榮光歌》的香港青年,也是中途買票加入的寂寞人。

在歷史大事之中,自己變成無關重要的寂寞感(the loneliness of being irrelevant),是最屈辱人的。在華夏世界,感受這種屈辱感最大的,是習近平先生吧,美國朝野都為香港雀躍起來,習先生是「斯人獨憔悴」。因為習先生見到香港的中小學生也要戴個BB版的防毒面具,穿着黑衣或短裙仔,到街上闖一闖,聞一下催淚氣,證明自己與當前大事有關。比起文革那些被毛主席煽動的小闖將而言,香港的小孩那種自主和大義,太可敬了。

-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