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雲專欄.三文治】金融城市的抗爭

陳雲專欄作家
雅虎專欄作家
【陳雲專欄.三文治】金融城市的抗爭
【陳雲專欄.三文治】金融城市的抗爭

老早已經講過,大家即使心知周梓樂同學含冤而死,香港也沒有抬棺遊街,只有在殯儀館排隊弔祭,而且期間還要被衙差盤問身份,諸多侮辱。據說家屬被某些人奚落一番之後(傳說家屬備受威脅說整個殯儀界都不會幫周同學出殯),依然接受原有的殯儀館在十二月十三日的出殯服務,而追隨者依然前往無奈選擇的殯儀館弔祭,而且排隊。一名義士的喪禮,被殯儀館及衙差的苛待程度,衰過黑社會大佬出殯。

這種人民自覺付費維穩的香港,這種賤格到你能無法找到形容詞來描述的香港,真的世間少有。看來澳門人也不會這樣,澳門人會反檯的。

這樣的香港,傳聞死了五六百人、輪姦百幾人之後,裸體凌辱屍身扔落樓及扔落海幾十人,依然會投票給出賣自己予商界的泛民,爭取功能組別選票。至今拘捕了超過六千人,起訴接近一千,死了五六百,衙差傷亡人數是零。背叛本土運動的梁天琦出獄之後,看來也是歸隊泛民,泛民會加封梁天琦為本土運動領袖。港獨的追隨者成了這次護法運動的孤魂野鬼(這不是比喻,是真的死了的鬼!)。

香港好適合做金融中心,好適合跨國財團統治,而最大的跨國財團,叫中國。

十二月十三日,中美貿易協定達成,等待簽署確定,悶聲發大財,香港這年來的一切,埋入記憶斷層,好似廣州在十二月一日路面下陷跌落三人,政府即刻填泥,因為難得有人幫手「打生樁」,確保路基穩固。

香港整體經濟向好,尤其是與中國再次開放改革有關的行業——金融保險會計法律等等。股市樓市會告訴各位。我記得死去的鬼,和被人忘記了的香港普選和獨立自治。

為了做人的尊嚴,香港必須要取得完整主權,我會為死去的獨派同道達成他們的願望。

-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