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雲專欄.三文治】香港國際空間爭奪戰

陳雲專欄作家
雅虎香港新聞
【陳雲專欄.三文治】香港國際空間爭奪戰 (Getty Images)
【陳雲專欄.三文治】香港國際空間爭奪戰 (Getty Images)

逃犯引渡條例修訂,激起了香港所有階級及國籍的人,也令一向不批評香港政治的外國領事以保衛僑民的名義介入香港,歐盟駐港澳總領事館向香港政府發出正式外交照會,香港特首要向外國領事和商會解釋。六月二十日,大阪的G20高峰會之前,美國香港商會終於發表聲明,敦促港府完全撤回逃犯引渡條例修訂。前一日,特朗普總統在《時代》雜誌的專訪中,提到香港示威抗議,說是他從未見過的百萬人規模,港府暫緩條例修訂,但他期望港府再退回多些。

逃犯引渡條例惹來軒然大波,那麼為何北京要堅持通過呢?捉拿有錢人固然是理由,捉拿外國人質做威脅也是,但最重要的原因,是要攻佔香港的國際社會活動空間。

九七年,香港主權移交中國之後,此地用基本法的獨立司法管轄權保護,國際社會依然好似在英治政府時期,自由活動。這次逃犯引導條例,就是中共想發動奇襲,攻佔香港的國際政治真空,用引渡法律來監管居港的外國人,要他們好像香港人那樣乖乖聽話,這就是習近平要做的攻佔香港大戰略。然而,在中共的利益而言,習近平的做法無疑是合理的,但他過於心急,選錯了中美在G20高峰會會面的時候,也錯估了香港的中外商界的反應,這引致外國領事團和美國政府反撲,美國要重新在香港做政治部署。

我在本星期的文化沙龍講座的問答部分,講述了香港可以如何在美國的引導之下,鞏固一國兩制與中國的實然邦聯關係,而同時開始締結香港與美國的實然邦聯關係(香港是美元區,這是個好基礎)。這是香港的最佳出路,而美國的監護,也完美解決了英國撤出香港之後出現的國際政治真空。香港成為中美共管的邦聯成員。香港發展金融商貿與精密工業及文化產業,香港人發大財,但我希望香港的版圖擴大,解決高地價問題。

美國可以一步一步可以使用的法律工具和外交手段,將香港變成實然的美國邦聯。美國即將提上國會的《香港民主及人權法案》就是先聲,這個法案擱置多年,近日竟然忽然復活。香港人去大阪的G20高峰會向特朗普總統請願,就是希望美國通過這條法案,保障香港的自治。這次去大阪G20請願,是香港憲法保衛戰,也是香港自治保衛行動。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