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手穢又裂不言退 川漢日打煤一萬塊18年只回家兩次

星島日報

【星島日報報道】隨著時代進步,過往依賴燒煤用的蜂窩煤磚,逐漸被天然氣取代,淡出人們的生活圈,盛極一時的煤球產業也日趨沒落。一年四季雙手都佈滿裂痕,55歲的打煤人老田,每天打煤一萬塊,18年來只回過老家兩次,一次是父親去世,一次是兒子結婚,回首昔日盛況,感慨萬千。

人稱老田的田曹強,是四川安岳李家鎮人,1999年隻身來到江南水鄉浙江嘉興從事打煤工作,誰知一幹就18年換了5個老闆,經他製作的煤球耐燒,受到用戶口一致好評。他說,他熱衷打煤,一則打煤讓他養活了一家人;二來經濟實惠,煤球的用戶主要是普通人群。儘管打煤又髒又累,但他們需要煤球,證明我的工作是有些意義的。打煤賺的是辛苦錢,老田每天製作蜂窩煤10000塊,每月賺4000多元,一年四季雙手都佈滿裂痕,老繭褪去新繭又生,掌間的裂痕里布滿煤漬,如同龜裂的大地,向人們訴說打煤人的艱辛與不易。感冒了,咳嗽很厲害,有時半夜都會咳醒,渾身無力,也不敢告知家人。

老田有一兒一女,如今都成家立業。並且都很孝順,多次勸老田回老家享福。但老田說,趁現在還能折騰,多攢些錢減輕兒女的負擔,真做不動就算了。面臨廠房快要拆遷了,回首打煤的歲月,感慨萬千。

睇更多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