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難、留下更難:進退維谷的中國留學生

端傳媒實習記者 王穗、張百武、曾童心 發自洛杉磯、多倫多、聖地亞哥
端傳媒
離開難、留下更難:進退維谷的中國留學生
離開難、留下更難:進退維谷的中國留學生

3月14日,在芝加哥大學就讀的中國留學生張宇清在經停阿布扎比後,回到了北京的家中。他事先為這趟歷時幾十個鐘頭的飛行和轉機準備了10個N95口罩和一罐洗手液。他定了鬧鐘,在飛機上每六個小時換一個新口罩,定時洗手。一個月前,他還是「百萬口罩北美支援」小組的志願者,通過網絡協調北美華人捐贈的物資運往湖北。他沒想到,自己也成了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災民」。

疫情在美國的蔓延速度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料。起初,美國是最早從中國撤僑並實行「旅行禁令」的國家,直到二月底,美國的確診人數還不足百人。然後,在接下來的一個月裏,美國的確診人數飆升至3萬餘人。社會氣氛也驟然緊張起來。大多數州都關閉了公眾場所,僅有超市、醫院和少數公共設施運營。一些疫情嚴重的地區,譬如加利福尼亞州,政府已經發布「shelter-in-place」(就地避難)的命令,寂靜的街道、搶購一空的超市貨架、不斷飆升的感染人數,打亂了原本要度春假的美國人的計劃。

同樣是3月14日,身處馬薩諸塞州的中國留學生蔣語心還在等待第二天凌晨飛回深圳的航班。她就讀的曼荷蓮學院(Mount Holyoke College)是麻省五校聯盟中的一所女子文理學院。3月10日前後,聯盟中的艾姆赫斯特學院(Amherst College)和史密斯學院(Smith College)在無感染病例的情況下先後發出警告郵件,要求學生儘快離開宿舍。離兩所學院分別只有二十分鐘和半小時車程的蔣語心猝不及防。

學校的一位華裔教授說,這是「留學生遭受的第二次恐慌。」蔣語心深有同感——還沒有從國內災難般的場面中回過神來,駭人的疫情已經逼近眼前。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00324-international-overseas-students-leave-or-stay-coronavirus/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