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關縱難過,仍信有明天!」 無味神探盼赴愛女畢業禮

星島日報

(綜合報道)(星島日報報道)當死神來了,有誰可以抵抗?二十年前,「無味神探」陳思祺被悍匪槍擊頭部,奇迹逃出鬼門關;如今,他勇抗癌魔近半年,勝負難料,只能與時間競賽,珍惜家人共聚的每分每秒,最大願望是明年往英國參加女兒高中畢業禮。陳妻引述丈夫心聲:「難關縱難過,仍信有明天!」 記者:譚皚璧

陀槍鐵漢CID MAN,變成孭「藥煲」的Medicine Man,陳思祺從沒停止過與命運抗爭。自九二年四月在大角嘴利得街與悍匪槍戰,被子彈射入眉心,貫通鼻竇、舌頭,再由下顎穿出,從此失去味覺和嗅覺,飽受後遺症折磨。今年三月,他證實患末期肺癌,又再面對難熬的漫長征戰,妻女是他奮鬥下去的動力。

抗癌痛苦甚於中槍

陳思祺在上海天壇普華醫院留醫近半年,病況尚算穩定,愛妻不離不棄,既要在港工作,又要奔波到滬照顧他。陳妻接受本報專訪時透露,每當想起丈夫的病容,感到錐心之痛,「思祺現在每一日比中槍時過得還要艱苦」。

「無味神探」每天要服鏢靶藥及接受低劑量化療注射,還要服中藥保健品,保護肝腎,以中西合璧療法控制病情,惟每天吞百多粒丸仔,教人嚇怕,早、午、晚每餐要吞三十粒,還未包括三十粒蟲草膠囊,絕對是非人生活;治療過程亦影響心跳急速、血壓飆升,又要注射點滴及葡萄糖,終日臥牀。

「沒辦法,有病就要將生命交託醫生。」陳妻縷述丈夫的痛苦點滴,語帶感慨。思祺經多次化療,癌指數已下降,但癌細胞始終未清除,部分擴散至淋巴,她明白「就算殺剩一點癌細胞,都可以是一場大災難」,夫婦未有一刻鬆懈。

醫藥費昂負擔吃力

在英國讀書的十六歲獨生女,也遺傳思祺的硬朗、堅強,縱與父母分隔異地,越洋給予父親無限支持。陳妻笑說:「可能女兒自幼知道中槍傷瘉的父親,幾乎每天要看醫生服藥,所以不太驚慌。」當提到高昂的醫療費用,陳妻面有難色,坦言備受壓力。

當年思祺為供女兒留學,賣掉物業套現,夫婦搬到較小單位居住,積蓄所餘無幾,如今思祺的醫療費每月高達四、五十萬元,妻子當日驚聞丈夫罹患癌症,第一時間想:「家中還有甚麼可以變賣?怎樣籌措醫藥費?」然而,思祺的心情更不好受,不知如何向家人啟齒,還要面臨人生交叉點。陳妻形容:「思祺作為一名公務員,要放棄醫療福利,反而傾家蕩產去醫病,還不能保證會治瘉,的確很難抉擇。」

感激市民警隊送暖

思祺前年曾進行縫補耳膜手術,加上多年來無間斷的出入醫院,深知無法承受本港醫院的傳統療法,接受不了麻醉藥與抗生素的不良反應,終在不足二十四小時內決定離港,翌日飛抵上海入院。陳妻代表丈夫與家人感謝全城送暖,特別感激警察同袍多次募捐。

早前女兒抽空到上海探父親,一家三口短暫團聚,為思祺帶來鼓舞。兩夫婦當初為省開支,從沒到英探女兒,思祺當下最大心願是明年與愛妻同赴英國,參加女兒的高中畢業禮。陳妻說:「丈夫不想再錯過女兒的每一件事,」同時他更希望盡快康復,在退休前重返警隊。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