霑 叔

星島日報

(綜合報道)(星島日報報道)港台推出《文化樹下》,第一、二集說的是「跨媒體創作鬼才黃霑」:《好中國》、《好香港》,接着而來介紹的還有《風起了》吳昊、董培新、丘世文、老夫子。

黃霑離開人間已十一年了。這幾年,有專題文章,介紹這位豪邁不羈的文化人,在《黃霑書房》介紹了黃霑所填的詞、所作的曲,是「奉旨」之餘,黃霑仍能發揮他的創作空間,寫出突破主題局限的優美歌詞來。

最後一次見霑叔,是在李天命的飯局,那時霑叔身體欠佳,住在灣仔,生活條件亦不見得好,但看起來,霑叔沒半點失意之情,說起話來,如往常一樣豪爽。

不過,那天晚上,霑叔沒說過半句粗口,有小思老師在,他不講粗口。

晚飯後,我們在灣仔橫街走了一會。霑叔大笑起來,說了一句:「真好,真好。」我不明所以。

他填的《滄海一聲笑》,其中兩句「蒼天笑,紛紛世上潮」,會不會是他的人生寫照?當年有不少人對霑叔有意見,說他「俗」世、媚俗。他不在意,昔日他寫的通俗歌曲,今日都成了經典。

霑叔在街上與我們揮手,緩步向街角走去,沒有說再見。不用說的,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霑叔早走一步而已。

張灼祥

祥 看

專欄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