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協調查指四成學生壓力指數偏高 社會氣氛緊張感擔憂

青協調查指四成學生壓力指數偏高 社會氣氛緊張感擔憂
青協調查指四成學生壓力指數偏高 社會氣氛緊張感擔憂

連月來因《逃犯條例》引起而發生的社會運動及警民衝突,受社會氣氛緊張影響情緒,學生開學至今仍然面對不少困擾。香港青年協會全健思維中心公布「中學生情緒壓力狀況」調查結果,受訪的2,685名受訪學生中,逾四成(41.7%)壓力指數屬偏高水平,自評為7至10分(1為最低,10為最高),較去年(37.5%)高4.2%,此外,除以往一般的學業壓力外,近四分一(即24%)亦因「社會氣氛緊張」而感到擔憂。

青協全健思維中心於今年9月至10月期間,以便利抽樣自填問卷形式,訪問來自14間不同中學的2,685名中一至中六學生,同時,問卷参考了美國及台灣的流行病學研究中心抑鬱量表(Center for Epidemiological Studies Depression Scale,CES-D),以了解青少年的抑鬱情緒狀况。調查顯示,超過一半(51.4%)受訪學生評分達16分或以上,即出現抑鬱情緒表徵,他們過去一星期較常出現的抑鬱徵狀包括,「難於專注在要做的事情上」(34.4%)、「為一些以往不受困擾的事而威到煩惱」(29.7%)、「睡得不好」(26%)等,青協認為,雖然量表結果不足以判斷他們是否已患上抑鬱症,惟情況仍值得關注。面對校園生活,受訪學生最擔憂首三項為「要應付測驗/考試」(53.6%),「成績未如理想」(51.9%)及「休息時間減少」(49.9%)。

此外,接近四分之一(24%)表示因「社會氣氛緊張」而威到擔憂,「朋輩間因對社會事件存在不同意見而引發衝突」(9.2%)及「被同學冷落/排斥/欺凌」(8.3%),亦成為部分同學的壓力來源之一。被問到「期望學校提供甚麼情緒支援」時,最多受訪學生選擇首三項為「調適功課量,減低學習壓力」(68.9%),「安排一些班際或級際活動,放鬆心情」(36.7%)及「提供安全的空間讓學生表達和調整情緒」(20.5%)。當對象由學校轉為父母時,受訪學生則希望「給予自主空間,讓我可自行解決問題」(45%),「減少負面批評」(40.2%)放下主流價值觀,尊重我的想法」(31.5%)。

香港青年協會業務總監徐小曼表示,受持續多月的社會事件影響,部分學生開學後,未能於短時間內調整自己的心情及學習進度亦容易因外在環境影響而出現憤怒,恐懼,無力及沮喪等個人負面情緒,此外,紛擾的社會氣氛及網絡資訊,青年往往需要花更大氣力,方能專注學習。

家長或老師要學習解開「我的意見一定比你好」枷鎖

她又提到,調查亦反映,青年需要在安全,自主的環境下表達情緒或解決問題。面對意見分歧,家長或老師亦要學習解開「我的意見一定比你好」的枷鎖,讓青年有思考及選擇機會;若認為他們的想法或做法並不可取,也應讓他們明白其擔心所在,並盡量透過協商形式共議「可行做法」,而並非以「唯一做法」來否定他們應對間題的能力。

點擊瀏覽《香港01》更多內容和圖集

你可能感興趣:
大埔中學生斥教育局干預討論政治 質疑老師曱甴論打壓學生
由大澳踩單車到北京 筏可中學騎士團為愛滋遺孤籌款成人生巔峰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