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犯大錯,民族罪與罰

專欄作家
三文治

小對話,因話提話。某超齡學生說見到同學一窩蜂在做k-pop的文化專題報告,然而老師問他們看過未,他們說從未看完一段k-pop的片段。他說年輕人總是喜歡強烈的節拍和視覺刺激,我說這大概是老年人的喜好吧,老人死了,拜山的墳頭也請人跳這種舞。

閒聊一會,我說出某些道理來。當然是老生常談,沒什麼新意思啦。上世紀三十年代的社會學,十九世紀俄國小說家杜斯妥也夫斯基的《罪與罰》(一八六六年)。

可以解釋的,是當今年輕人的conformity push(合群的壓迫力),懶得思考,不想出類拔萃(現在社會專門懲罰出類拔萃的年輕人,不論有否能力和地位),害怕被嘲笑和輸掉,於是隨便選了k-pop這類大家都好像看過的東西來做專題報告。

這是深層國家(deep state)搞出來的,由崇拜年輕人,到年輕人犯下彌天大罪之後自己害怕出頭。一開始見到五四運動那種崇拜痴線崇洋年輕人,就有今日的結局——捧起(不值得捧起的)你就是要殺死你。你闖下彌天大禍之後,那種傷痛、那種悔恨,那種年輕人殺死自己社會民族前途的內疚,足夠你毀了自己的一生。這種人年老之後也會警惕年輕人,不給年輕人機會。從五四時代長大的香港老人,現在就是不信任年輕人,因為他們在年輕的時候目睹自己的同年人搞出來的國破家亡、道德淪喪的彌天大禍。

現在,那些說要給機會年輕人的香港老人,那些一直在吹捧香港年輕人搞港獨的前香港人,都是在這個謀殺華夏前途的深層國家計劃之內。

刻意地、有計謀地給某個地方的年輕人機會,犯下亡國滅族的大錯之後,那個地方就沒用前途。深層國家當年給錢給職位孫文、胡適、陳獨秀之類去搞白話新文化,就是這計謀。晚年毛澤東當年鼓吹少年人去搞文革,就是這計謀。老年人犯下亡國滅族的大錯,可以叫他們落台、早死早着。年輕人犯下這種大錯,你可以怨誰呢?你可以怎麼做呢?現在,文革鬥爭出身的少年習近平變成老年習近平,要搞終身制,一點機會也不給中年人、年輕人,你能理解他的心情嗎?

-完-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