須居檢疫地點 過家門歸不得 跨境貨車司機 盼親睹愛女一面

·2 分鐘文章
疫情下本港跨境車司機人數大跌,由原本有1.3萬名從業員跌至不足8,000人。
疫情下本港跨境車司機人數大跌,由原本有1.3萬名從業員跌至不足8,000人。

【本報訊】疫情下,跨境貨車司機往返兩地可謂備受煎熬。近月雖取消「每日首轉檢測」,但仍要執行俗稱「三點一線」的閉環管理安排,不少跨境貨車司機即使於內地居住亦「有家歸不得」。有獨自撫養兩名幼女的跨境女司機表示,平日開工要居住驛站(指定檢疫地點),每日經過家門都無法回家,已近年半沒親眼見過女兒,十分心酸。

與母分隔年半 3歲女暴躁扯頭髮

獨力撫養一對3歲多孖女的韓女士是跨境車司機,自去年8月起已無法回家,為工作需要入住內地政府安排的驛站,工作時,須在口岸點、作業點、留宿點乘專車點對點接送,接受閉環管理,由於專車班次疏落,她很多時寧願留車過夜,最難過的是無法回家,經常過家門而不得入。

她與兩名女兒分隔多時,昨日一度哽咽指,過去一年半,親子關係如同「空白期」,女兒不時透過手機詢問她「為何媽媽不回家」,為母艱難的她只能默默吞下苦水,又感女兒性情大變、脾氣暴躁,甚至扯自己的頭髮,「頭頂頭髮都甩晒」,她期盼通關後有一定配額給跨境司機。

貨櫃運輸業職工總會主席陳迪手表示,疫情下本港跨境車司機人數大跌,由原本有1.3萬名從業員跌至不足8,000人,直言如通關未有「好消息」,加上臨近大時大節,流失情況會更嚴重,或影響貨物供應。他又指司機已配合所有防疫措施,希望政府亦為司機着想,可提出其他解決方案,例如一周可回家一次與家人團聚等。

韓女士(左圖)指女兒近月脾氣暴躁,常扯自己的頭髮(右圖)。
韓女士(左圖)指女兒近月脾氣暴躁,常扯自己的頭髮(右圖)。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