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縫200針 削肩見骨 傷者夜夜噩夢

東方日報
東方日報 OrientalDaily
六十五歲李伯受傷,妻子(圖)指丈夫頭縫二百針。(陳賜慧攝)
六十五歲李伯受傷,妻子(圖)指丈夫頭縫二百針。(陳賜慧攝)

【本報訊】頭縫二百針,肩膊削皮見骨要植皮,六旬漢強忍傷痛噩夢纏身。在九巴大車禍中受重傷的六十五歲李伯,頭部需縫約二百針,肩膀被磨去皮肉,傷口中遺有玻璃碎,要在醫院度新年,其妻子慶幸李伯福大命大,指他現時口腫面腫「好似曹星如打完拳咁,塊面腫晒」。李妻指丈夫「瞓覺成日發噩夢」,疑有創傷後遺症,坦言他「有排搞」。

遺留體內玻璃「失蹤」

留醫沙田威爾斯醫院的李伯,頭、額頭及肩膀受傷,頭及額頭總共縫了二百多針,肩部被磨去皮肉,傷口深至見骨,每次洗傷口「要洗三個鐘」,三塊玻璃碎遺留在內,手術後取出兩塊,餘下一塊「唔知去咗邊」,因肩傷面積大,相信日後要取用臀部皮膚移植至肩部。李伯目前眼部及半邊面仍腫脹,李妻戲稱丈夫是「單眼佬」,據知前晚有馬會職員、九巴職員及慈善機構人員到醫院,以支票形式向家屬發放慰問金表心意。

李妻憶述事發當晚六時許,接到丈夫借他人電話來電稱:「遇到交通意外撞車,個頭好多血呀,我依家等緊救護車呀。」她仍未知發生何事,其後再接到救護員通知才乘坐小巴前往,抵院後見到傷痕纍纍的丈夫,當堂「嚇到手震腳軟」。

或再做手術 醫院過年

李妻又謂,夫婦每逢過年都會參加旅行團,今年亦不例外,沒想到發生車禍,丈夫或尚要再接受手術,相信要在醫院過年。李妻續稱,丈夫每當想起事件仍有餘悸,加上丈夫「喺醫院瞓得唔好」,現在最想為他轉往私家醫院接受治療。另外,在車禍不顧傷勢,奮力救人的另一名姓李傷者,據知在救人時不慎拉傷手,送院治理後情況穩定,早前出院,但昨日又突然發燒,目前仍然休養中。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