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純鈎專欄】全盤西化才是唯一出路

雅虎專欄作家
中國之積弱,不是因為沒有科技,而是沒有一個先進的社會體制
中國之積弱,不是因為沒有科技,而是沒有一個先進的社會體制


武漢疫癥徹底暴露中共這個體制的致命傷。如此嚴重的社會管理上的錯失,戕害千萬國人,惡果無法預想,這種曠古巨災,只有在獨裁的社會體制下才會發生。

首先,習近平集大權於一身,全國定於一尊,習一言九鼎,就不能隨便發話,各級政府在等他定調,他卻在等疫癥惡化,等到最後,疫癥果然惡化了。其次,全國只有一種聲音,新聞媒體絕對服從,民間聲音被屏蔽,外部資訊進不來,內部資訊不流通,疫癥就一直被掩蓋,不能早期發現,及早扼制。最後,一旦疫癥蔓延,全國又只聽令於習近平,習親自指揮,親自部署,沒有人敢有反對意見,習並非萬能,個人性格和識見上的弱點,便直接導致全局失控。

這甚至不能歸咎習近平一人之惡,只能歸咎於體制之惡。

中國百年來尋求國家發展道路,從清末開始,一直推行「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國策,不肯全盤西化。中國自詡有五千年文明,歷史上曾是世界的中心,民族自豪感不時要跑出來麻醉自己;不幸的是,中國又曾經飽受外族欺凌,國體龐大,國力積弱,民族自卑感又不時要跑出來折磨自己。如此在自豪與自卑之間來回折騰,從來沒有嚴肅客觀地審視自己,「中學為體,西學為用」便成了安撫民族心靈的一劑「良藥」。

中學即封建倫理與體制,西學即現代科技文明,中國人以為藉用西方科技,堅持中國的封建體制,可以學夷之技而制夷。可惜中國人永遠不明白,西方現代科技正是在西方體制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沒有西方先進的社會體制,也不會有西方先進的科技文明。中國之積弱,不是因為沒有科技,而是沒有一個先進的社會體制。

上世紀鄧小平改革開放,採取的也是張之洞「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老辦法,以共產中國體制為基礎,引進西方現代科技,以為藉此便可打救中共,這也是中共一直不肯實行政治改革的根本原因。此後四十年,國力與科技果然大躍進,但這種躍進不是建基於體制的優勢,而是來自引進半吊子市場經濟,來自部份解脫專政體制對社會的束縛,來自暫時解放了數十年積壓在民間的強大生產力。及至習近平上台,中共重回專政老路,重走領袖崇拜﹑國進民退﹑集權統治,體制之惡又重新冒頭,這一來,便種下近年社會浮躁﹑經濟回落以至今次疫癥蔓延的惡果。

以專制統治之惡,企圖永保經濟發展,甚至向世界推銷中國發展模式,這正如一個人抓住自己的頭髮,想讓自己飛起來那麼荒謬。

疫癥的惡劣影響無法估計,輕者重創中共統治基礎,重者直接導致中共垮台。中國人正在面臨國家發展道路的終極抉擇,只有在全新的道路上重新起步,才能避免在中學西學上兜圈子的惡性循環,這條全新的發展道路便是全盤西化。唔湯唔水的改革,只是延誤中國自救,只有痛下決心,學日本,學南韓,學台灣,才是真正的民族自救之路。

歷史大轉折就在眼前,檢討中國發展道路,已是刻不容緩的事。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