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純鈎專欄】吃左傾的虧,以右傾補鑊

雅虎專欄作家
一時左一時右,如此循環不已,中共的共產主義基因一直在
一時左一時右,如此循環不已,中共的共產主義基因一直在

走了王志民,來了駱惠寧,中共對港政策會不會有變化,各人推測不同,不同的推測建基於不同的思考方向。

很多評論者推測中共換湯不換藥,只會對港人抗爭實行更殘暴的鎮壓,因為中共的本性不會變。筆者則傾向於中共對港路線會有一段時間的調整,很簡單,如果不改路線,何必換人?

對中共本性不會變這一點,應無異議,但本性不變,並不意味著中共不會調整自己的路線,中共歷史上對政策作出調整不只一次,有時甚至是非常大的調整。

毛澤東搞大躍進勞民傷財,造成大饑荒,死亡四千萬,超英趕美成了白日夢,那時中共就醒了,毛澤東被迫退居二線,讓劉少奇去收拾殘局。劉少奇調整經濟政策,幾年後略有改觀,毛澤東又坐不住了,又搞文革,又勞民傷財,國家幾近崩潰。等到毛死鄧出山,中共又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走改革開放的路。鄧的改革路線走四十年,中共錢多了,老毛病又發作,出來習近平,又走回紅色中國老路。

一時左一時右,如此循環不已,中共的共產主義基因一直在,但有時走得太快吃苦頭,就走回頭一下,喘口氣,氣喘定了,又再往前走。他走回頭,不意味著他改變初衷,只意味著一時走不下去了,要停下來恢復元氣。

中共每次行左傾路線,都使自己吃虧,吃虧後行右傾路線,都使他得益。左傾造成惡果,靠右傾修補回氣,右傾滋養好身子,他又走回左傾,如此周而復始,永無寧日。但鄧小平的名言是:要警愓右,主要是防左。

中共是徹底的實用主義者,只有一黨專政的利害考量,並沒有死板的路線圖,路線隨時依形勢而調整。如果中共不問處境如何,永遠不改路線,那中共也不會成功。

反送中運動恰好發生在中美關係全面倒退的關頭,中共頭頭碰著黑,政治經濟外交社會危機四伏,而香港事件拖延日久,恰恰危及各種核心利益。目前是中共六四以後處境最惡劣的時候,如果適當調整對港政策,讓事件有機會平伏,那也不失為一種明智的過渡安排。全面管治是長遠目標,先前走太快了,現在放慢下來,減少壓力,理順關係,那比起一味堅持極左路線,是對中共更有利的選擇。

要推測駱惠寧來港後會推行什麼路線,只要看他首次與香港人會面,安排見什麼人就知道了。如果他一來先見建制派頭面人物,那他是來安撫敗軍之將,鼓士氣打強心針,準備走更強硬路線;如果他見的是中間派人士﹑各大地產商﹑各界精英,那他就不是來火上澆油的,是來熄火的,他會走一段時間的溫和路線,懷柔香港人心,收拾香港殘局。

當然,全面管治的目標永遠在,香港人的五大訴求,短期內仍不可能實現,但至少林鄭下台﹑制止黑警,還是可以看高一線。


顏純鈎
筆名慕翼、斯人、冷瑩。幼年曾隨母親在香港居住,五零年代初回安海,就讀安海養正小學、養正中學,至1966年在養正中學參加文化大革命。1978年赴香港定居。曾任《新晚報》副刊編輯、《文匯報》副刊編輯及天地圖書公司總編輯。任職天地圖書期間,曾主持出版不少在海內外有影響力的出版物,包括「當代散文典藏」、「天地文叢」、《中國抗日戰爭圖誌》、《文化大革命博物館》、《雙照樓詩詞藁》等等。著作包括:短篇小說集《紅綠燈》、《天譴》,散文集《自得集》、《難堪的盛宴》、《心版圖》,電影文學劇本《血雨》等。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