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純鈎專欄】四大自信造就今日困境

雅虎專欄作家


沒有太多虛浮的自信,便不會有那麼多野心
沒有太多虛浮的自信,便不會有那麼多野心

       

2019年是中共當代歷史上一個分水嶺。從去年開始,中共從先前幾年的全面進取,內外擴張,突然處處碰壁,四面受敵,早先天天講四大自信,最近這種自信心似乎沒有那麼張揚了。說到底,今日之難堪,正是往日過度的自信所誤。中共憑藉的自信,不是建立在順應時代潮流的前提之上,因此是靠不住的。

四大自信即: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

道路自信即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也就是一般所謂的權貴資本主義。今日的權貴資本主義,正是改革開放初期,無產階級專政加上半吊子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發展而來。這種嫁接式強行揉合的制度,只是將數十年被專制政府壓抑的民間創造力和生產力解放出來而已,並不是制度本身有足夠的生命力。因此,當整個制度又往回走,一黨獨裁無孔不入,經濟動力又不可避免被壓抑下去,所謂制度的自信隨著好景不在,也就像沙上之塔,趨於崩塌。

理論自信即有一套中共自己設計出來的,為唱好這個制度自圓其說的理論。這種理論強調經濟發展,堅持政治嚴控﹑文化封鎖﹑社會管制,在一黨專制統治下,保護權貴利益,鼓吹領袖崇拜,抹殺民間思想,東西南北中,黨領導一切。這種理論全面倒退到毛澤東時代,用來解釋高科技的新世紀,委實是南腔北調,南轅北轍。

制度自信就是共產黨領導一切,全國定於一尊,消滅自由意志和思想,否定獨立精神,把人民馴服成只問溫飽不問尊嚴的愚民,以便一個獨裁政權可以千秋萬代延續下去,紅色後代竊取國家財富,百姓唯有臣服,不得妄議國事。這種制度,恰恰與一個開放多元的世界背道而馳,是不可能長久的。

文化自信就是適應中共的專制統治,把中國文化塑造成一種奴性文化,一種罷黜百家﹑唯我獨尊的單一文化。這種窒息人民的自由思想,以高墻圍堵新思想異文化,把人民圈養在一個碩大無朋的無形牢獄裡,達到消滅一切異端的僵死文化,不可能將中國帶引到生機蓬勃的文化盛世,融入世界澎湃的文化巨流,只會造成與世隔絕﹑自我束縛的困境。

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西方世界一片愁雲慘霧,中共憑藉與世界體系的隔絕,僥倖自保,又放水擴大投資,至有十來年經濟好景,再加上各種不文明的手段巧取豪奪,以致經濟迅速成長。這種表面的成功,使中共的自信心驟然膨脹,於是向外擴張,向內壓制,四大自信應運而生。可惜急於求成,全力進取,導致後方空虛,自顧不暇。

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世事變化之快,完全在中共預料之外,以致他們措手不及,在年來的內外困境中焦頭爛額,如今四大自信尚存幾分,也只有他們自己才知道了。

沒有太多虛浮的自信,便不會有那麼多野心,便不會不自量力,也便不會自討苦吃,所以四大自信,正是鑄成今日窘境的最重要原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