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純鈎專欄】末日景象:水患﹑疫癥﹑火山﹑地震

Yahoo專欄
香港人雖然苦難臨頭,但中共之苦難,比香港人不知嚴重多少倍?
香港人雖然苦難臨頭,但中共之苦難,比香港人不知嚴重多少倍?


國安法強推之際,大陸遍地天災,北京疫情重起,長江水患肆虐,東北有火山,新疆有地震,東西南北,無一安寧。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人間不寧,以萬民為草芥。

在災害此起彼伏之際,中共政府卻出現極不尋常的停擺現象。從前有天災,從中央到地方,各級領導都要出面做做樣子。領導到災害現場,脫掉鞋子捲起褲腳,站到水中,身邊人簇擁,攤開一張地圖,對四周指手劃腳一番,叫做指揮抗災了。今年沒有見到任何一個中央或地方領導去到現場。

往年災害發生,部隊就出動,排好隊一二三四跑步前進,到了現場集體誓師,落手落腳,救人搶險,今年未見部隊聞風而動,都在兵營裡看熱鬧。

往年災害發生,新聞記者就出動,到前線採訪報道,多少豐功偉績,多少感人肺腑的好人好事,連篇累牘,聲勢浩大。今年新聞記者好像都怠工了,只有民間人士到現場,用手機拍了災情,視頻配上優美音樂,似乎災難與自己不相干。

眼下不正是宣揚中國模式的最佳時機嗎?為何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大水漫灌,災情失控,有人沒頂喪生,有人在岸邊觀賞天地壯觀景象。

中共處事反常,原因是今時今日,正是所有事情都不正常的時候。

自中共建政以來,外部環境從來沒有像今日這般惡劣。上世紀雖然得罪人多,但與蘇聯交惡的同時,中美居然還建交了,毛澤東搞第三世界,與西方民主國家分庭抗禮。改革開放後鄧小平韜光養晦,與各國關係保持良性互動,江朱朝爭得加入世貿,胡溫朝經濟大起色,日子一天天好起來。

到習近平接手,大舉擴張,得罪人多,稱呼人少,香港反送中運動,以暴力鎮壓暴露獨裁真面目,武漢疫癥前後,更損人利己推行戰狼外交,總之外部強敵環伺,壓力山大,正不知如何解套。

在大陸內部,疫癥從未真正消除,去而復返,麻煩在深處。香港問題盡地一煲,勢將付出極大代價,然後水災又來了,蟲害﹑豬瘟此起彼伏,地震火山冰雹接踵而至,屋漏偏逢連夜雨,中共頭頭碰著黑,都不知先對付那一瓣才好。

眼下國安法不能不上,國安法一上,美歐制裁即從天而降。中共高層黨官,有誰在海外沒有資產,沒有二奶私生子,沒有子女讀書定居?生意物業投資現金,合起來是天文數字,多年辛苦積下家底,不可能無動於衷,現在都在忙於善後。臨急臨忙要轉移資產,轉移到別國,長遠來說不安全,轉移回國內,勢變成政敵清算的罪證。那些紅三代紅四代,在外國工作讀書多年,早已習慣了西方生活,現在被人當作間諜,要收拾細軟倉皇回家,必定怨聲載道,呼天搶地,被人連根拔起。

從中央到地方,都在一種衰敗崩解的狀態之中,各有各操心,各有各奔走,殘局不好收拾,千頭萬緒交織,又要卸膊又要貪功,互相勾心鬥角,都在做最後關頭逃難的心理準備。但,全世界都是敵人,往哪裡逃?一旦崩盤,大陸遍地烽火,又哪有安身立命之地?因此,沒有人有心情去視察水災。

香港人雖然苦難臨頭,但中共之苦難,比香港人不知嚴重多少倍?香港人的苦難有盡頭,中共的苦難是走向絕路。水災過後,經濟又再下沉,糧食欠收,外匯緊絀,不能大量向外買糧食,十四億張嘴吃飯,每人每天一斤,即每天十四億斤,到時如何張羅?饑荒一起,民變四起,中共九千萬黨員,怎擋得住十四億人上門討債?

寄希望於人民吃草,這種天真想法,只不過是自我安慰。中國人過幾年好日子,享盡物質狂歡,現在從天上掉落凡間,眼看地獄在望,誰有耐心跟你排隊去受難?

黎智英說國安法會虎頭蛇尾,可能有點道理。虎頭是現在垂死掙扎,最後一次發惡,蛇尾是內外環境急劇惡化,一條國安法救不了中共。到那時,惡法名存而實亡,一條蛇尾蜿蜒而盡,中共自取滅亡之日,也即香港人苦盡甘來之時。 



更多觀點:

【沈旭暉.國際歌】《We Shall Overcome》

【阿塗.神獸塗鴉】捐血

【梁美芬專欄】區區都要有流動牙科車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