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純鈎專欄】無法無天,自作自受

Yahoo專欄
林鄭政府為達自己的政治目的,縱容警隊無限度施暴,而無視暴力對警員個人的心理傷害
林鄭政府為達自己的政治目的,縱容警隊無限度施暴,而無視暴力對警員個人的心理傷害


最近接連發生了幾單涉及警員的惡性事件,一單發生在4月20日,十名警察違反限聚令宵夜時發生爭執,一名警長打傷一名女警,旁觀警員一哄而散;另外一名警察在家教仔,情緒失控,肆意辱罵,拳打腳踼;近日更有警方高層陶輝霸佔官地的醜聞,警方無理拘捕記者,涉嫌違法公佈記者姓名照片,正等待法律處置;更早一些,也有四名反黑組警員串謀黑社會,設局做假案。

自反送中運動以來,香港警察以野蠻粗暴的手段鎮壓市民的和平示威,到今日,任意辱罵市民,不必要使用武力,野蠻嗜血非法濫捕等等違規現象,都已經成了常態。筆者早就警告過這些以暴力麻醉自己的前線警員,若無休止地沉浸在暴力的亢奮中,極大可能損害自己的心理健康,極大可能被暴力綁架,使自己失去正常人性,背離為人處世的基本信條。

林鄭政府縱容警察,造就了警隊上下無法無天的傲慢。他們日漸從為市民服務的公僕,「進化」成騎在市民頭上的暴力巨靈。他們以為自己是天潢貴冑,想幹什麼就幹什麼,想怎麼幹就能怎麼幹,香港市民不是出糧給他們的主人,而是任其施暴的奴僕。

陶輝夫婦可以違規而不知羞恥,還公然假公濟私拘捕記者,公開記者資料以威脅,正來源於猖獗狂妄的自我中心,來源於目空法紀的傲慢,他們無視紀律部隊應有的自我約束,他們成了太上皇,成了沒有人可以得罪的黑暗勢力。

香港警察本沒有肆意動用武力的傳統文化,與市民關係良好,警察個人也保持理性﹑溫和﹑與人為善,可惜自奉命鎮壓市民的和平請願以來,警察的暴力不斷升級,不斷突破紀律約束,打人罵人成了常態,虐待市民以發洩個人情緒,這不是個別現象,而是普遍發生的失控的暴行。

一個正常的人,不可能長時間處於野蠻的情緒張力中而能保持正常心態,人的暴力發洩會互相傳染,也會無形中毒害健康心靈。當暴力成了家常便飯,就沒有什麼不可以用暴力來解決,執行公務時如此,處理個人事務也會如此。人一旦被暴力腐蝕,自己不自知,無法理性地控制情緒,更無法冷靜判斷暴力的後果。

看交警在家教仔那個視頻,正常的人都會明白此人已情緒失控,對親生兒子拳打腳踢,根本不能理性平和地講道理。在自己家裡,對自己的親生骨肉尚且如此,在街外,對陌生人又該如何?

大多數前線警員學歷都不高,他們在求學年代普遍因讀書不成而產生自卑,這種自卑心理在街頭的血腥暴力中得到某種陰暗的補償,他們不明白,畸型的心理補償對他們是極端危險的。一個人如沒有自知之明,沒有自制和自省能力,他必定陷入暴力泥沼而不能自拔。

林鄭政府為達自己的政治目的,縱容警隊無限度施暴,而無視暴力對警員個人的心理傷害,政府最終要為自己的不義付出代價。警隊會越來越失控,要求越來越多,功高蓋主,無法無天。所謂養虎為患,政府到最後會被一群嗜血的老虎反噬。

無法無天不是好玩的事,打人侮人只是變態滿足,既傷害他人。也毒害自己,最終禍及親友,為害社會,前線警員豈可不慎?



更多觀點:

【阿塗.神獸塗鴉】繼續倒錢

【麥美娟專欄】五一,為勞動者爭公道

【梁美芬專欄】香港的內憂外患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