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純鈎專欄】真相是歷史的草稿,日記是真相的證詞

Yahoo專欄
在獨裁體制下,不能問新聞,只能問真相
在獨裁體制下,不能問新聞,只能問真相


方方「封城日記」成書,即將出版英文版和德文版,筆者聽聞,繁體字版也在緊鑼密鼓籌備當中。這是一件令人欣慰的大好事,至少,這份武漢疫癥歷史真相的個人證詞,將不會被消失了。

董橋先生說過:「新聞是歷史的草稿」,這句話在民主社會當然永遠成立,但在獨裁制度下,卻永遠存疑。問題就在於獨裁體制下的「新聞」,有多少靠得住,又有多少是偽造被強奸?在獨裁體制下,不能問新聞,只能問真相。

真相在哪裡?有真相,沒有新聞也沒關係,真相在,歷史的痕跡就在,歷史痕跡不被消滅,有沒有新聞都沒關係了,因為我們要的不是新聞,要的是真實的歷史。

方方的封城日記,留下的不是新聞,留下的是武漢人民在疫情下生活的真相。方方以我手寫我心,記下封城日子裡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感,這份日記的可貴之處,便是沒有無中生有,沒有渲染和誇張,它就是實實在在的個人心路歷程的記錄,如此而已。

但正因為它的真,會使妄圖掩蓋真相的人害怕,會使獨裁體制擔憂。獨裁者手上有宣傳機器,有暴力武器,獨裁者表面上不怕人民,但他們卻害怕歷史。當年毛澤東屠殺中國人,肆無忌憚,但毛澤東臨終之前,仍擔心千年以下歷史對他的裁判。

中共統治下,很多歷史真相都被埋沒了,但歷次政治運動﹑天災人禍造成的人間悲劇,都被眾多親歷者和社會調查者的個人記載留了下來。所有這些文字圖片資料,組成一個無限豐富的歷史資料庫,中國人民生活的真相就在那裡面,共產黨的滔天罪行就在那裡面,歷史就在那裡面。

有一個身在海外的大陸學者,一方面批評政府封殺方方日記,另一方面又指責對方方的日記評價過高,說她的文字不算上乘,也沒有什麼深度,這是對日記這種形式缺乏認識的結果。

日記不是文學作品,日記只是個人見聞和感受的記載。日記的價值不在於深度或文采,在於真實。只要是真實記載下來的日記,就是個人對歷史的證詞,上可對天,下可對心,近者可對人間,遠者可對歷史。只要事實俱在,不容篡改,不容禠奪,每個人的日記便都有存在價值,不論他的文字是否精采,他的論述是否高明。

可惜,到目前為止,我們只看到方方的封城日記,全中國數以十萬計的作家,像方方如此清心直說者有幾個?方方知名度比較高,她的日記被廣泛傳播,現在又要出不同文字版本的書,這一來,任何人都不可能消滅方方日記了。

隨著時日遷延,會有更多平民百姓或知識分子甚至官員的日記流出來,所有這些疫癥期間的圖文資料,將來匯集起來,就是歷史的草稿。

方方不可避免地受到體制內官方民間的攻訐,筆者相信她一早「預咗」了,以她的社會地位,相信中共還不敢對她下什麼毒手,但她的處境不會好,卻是可以肯定的。也可能基於此,方方一早宣稱要捐出所有版稅,這也是政治上自我防衛的策略。

不管如何,方方將憑她的封城日記留在歷史上了,那比她所有的文學作品意義都更大,對世道人心的影響都更深遠。




更多觀點:

【梁美芬專欄】保護國家安全乃香港應有之義

【阿塗.神獸塗鴉】同舟共產

【陳雲.三文治】眼鏡起霧的時候,無人見到你流淚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