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純鈎專欄】美國構建反共大同盟

Yahoo專欄
習近平想拉普京作戰友,一起對付美英等西方國家,這個想頭未免太大
習近平想拉普京作戰友,一起對付美英等西方國家,這個想頭未免太大


七大工業國會議,因德國從中作梗而延期,但特朗普豈肯善罷干休,他索性將會議延期,而且準備將七國擴展到十一國,在原本七國之外,再加上俄國﹑澳洲﹑印度和南韓。

特朗普這一招很辣,既挖了中共墻腳,又壯了自己陣營,擺明了就是建立一個對抗中共的國際大同盟。

新加的四國,澳洲本是自己人,韓國和印度也都老友,只有俄羅斯一直非敵非友,似敵似友,可敵可友,身份尷尬,立場遊移。

中美交惡之初,習近平急急訪問俄羅斯。本來中俄關係長期也麻麻,互有心病,更有宿仇,但在彼此生存難題面前,有時又不得不互相利用。中共向俄國購買大量期油,就是作戰略性儲備,生怕中東原油運輸阻滯時,不至於望天打卦。

中俄兩國雖然都是共產主義老友,但俄國大變後,共產主義已經被清理乾淨,普京實行半民主獨裁,強人政治下,再加上福利收買,俄國保持了相當長時間的穩定。俄國不注重大建設大花費,只是將國家的錢大量用在人民的教育與衛生上,因此普京獲得俄國人的普遍擁戴。

在國際政治舞台,普京盡可能不出頭,他雖然在中亞細亞一帶自己的勢力範圍內,堅持保持影響力,有時也會對中東非洲染染指,但他相當克制,不輕易去招惹美英西方。

俄國與中國不即不離,不溫不火,強鄰在臥塌之側,當然不可安枕,但也不能動輒比拳頭,搞得自己周身唔聚財。這是習近平在中美即將翻臉時,急急腳去和普京套交情的道理。

但普京不是省油的燈,油價大跌後處境艱難,對他來說,關乎俄國生存的不是中國,而是歐洲,歐洲背後又有美國,因此普京在中美之間,需要好好拿捏分寸,不可太偏向一邊,以免自己遭殃。

習近平想拉普京作戰友,一起對付美英等西方國家,這個想頭未免太大,未免把普京想得太幼稚了。

現在美國構建G11,澳洲﹑印度和南韓,都只是做做樣子,這三個國家進不進來都無所謂,反正美國人一揚手,他們都會跟上。重點是俄國,把俄國從中共那裡拉過來,對美國意義重大,一是消除了中俄聯手的隱患,二是自己的陣營壯大了。中美鬥起來,美國不必俄國出手「幫拖」,只要普京不幫習近平就可以了。俄國在中美交惡中袖手,那中共身邊,只剩下朝鮮和伊朗,中共勢單力薄,當然不太壞得起來。

俄國對西方國家來說,再過二十年都不會是個威脅,反倒中共的威脅就在眼前,所以聯俄抗中,便是美國的戰略圖謀。

普京對加入G11,表面上不動聲色,其實內心竊喜,這樣一來,俄國與西方靠近了,與中共拉開點距離,與雙方保持平衡,對他們的處境,算是最佳選擇。

倒是中共處境,從此更加孤立,如何脫困,才是傷腦筋的問題。

【相關搜尋】合縱連橫策略


更多觀點:

【阿塗.神獸塗鴉】修身齊家?

【麥美娟專欄】美國暴亂產生的認知失調

【Ben Yu專欄】BNO?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