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純鈎專欄】言論自由攸關生死

雅虎專欄作家
不是李醫生的聲音夠大,是死亡喚醒了一直裝睡的國人
不是李醫生的聲音夠大,是死亡喚醒了一直裝睡的國人


良心醫生李文亮之死,引發大陸民意海嘯,言論自由的呼聲突如火山爆發。

與此同時,香港女社工周佩儀,在大陸某地大學任教,因為一句不那麼主旋律的話被學生舉報,當即被學校當局解除教職。

言論自由不自由,在中國大陸突然成了一個問題。

社會風平浪靜時,人人顧著過好日子,紅男綠女,紙醉金迷,風花雪月,滑稽突梯。對制度有不滿,以飽暖思淫慾麻醉之,對世道有微言,以不關我事漠視之,當然,還可以用黨國偉大﹑盛世宏圖的大話來安撫一時不平之氣。

人人都如此,人人都合理化自己的言論不自由,再加上政府鼓勵舉報,維穩力量無遠勿屆,而因一時失言導致職業前程﹑身家性命之損失,固不是一時逞口舌之快可以彌補的。權衡利弊,人人識做,自動噤聲,安枕無憂。

但,十四億人的乖順,一國上下之鴉雀無聲,造就一個嚴絲密縫的鐵屋子(魯迅語),長年在屋裡開派對,燈火通明,人聲鼎沸,半醉半醒之際,不知外面天地變色。

專制統治便建立在言論一統的基礎之上,統治者防民之口勝於防川,把人民的嘴巴管制到巨細無遺的地步,稍有違規即加以嚴辦,殺一儆百。一代又一代,人人習慣於對世道不平視而不見,聽而不聞,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彼此舉杯道賀,不知今夕何夕。

今夕何夕?今夕一隻看不見的病毒潛入盛世中國,稍加興風作浪,人間即已傾覆。當此人命踐如腳底泥,骨肉離散,尊嚴掃地之際,突有一人站出來,說一句真話,竟引來江山震動,萬民乍醒,這不能不說是盛世中國四十年來目睹之怪現狀。

沒有死這麼多人,沒有身受其害,沒有舉目無親哀號無告之痛,一個人的聲音,斷無如此震聾發瞶的力量。因此,不是李醫生的聲音夠大,是死亡喚醒了一直裝睡的國人。

如果有言論自由,第一單疫癥發生,已經盡人皆知,民間驚惶,專家緊張,傳媒追踪報道,政府不敢掩飾。各級官員採取必要措施,疫癥及時處理,即使不幸傳播,規模也絕不如今日之大,死人或有,也不致於以萬物為芻狗。今日大難臨頭,死人難數,叫天不應,叫地不靈,始知一個僅僅夠膽講真話的醫生,竟是喚醒天下人的先驅。

中國人能醒嗎?或許疫癥過去,人人又回到天花亂墜舉國騰歡的酒池肉林中去,那也未可知。中國的苦難還要延續多久,取決於中國人何時醒來,中國人不醒,誰都拿中國沒辦法。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