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純鈎專欄】風雨欲來,言論管控先行

雅虎專欄作家


中國知識分子命運悲慘,百年來爭不到一點說真話的自由
中國知識分子命運悲慘,百年來爭不到一點說真話的自由


中共號稱盛世中國,但盛世中國內心卻極度虛弱,嚴控傳媒,嚴管民間耳語,嚴厲懲罰敢講真話的人,防民之口勝於防川。近日中共出台有史以來最嚴酷的網絡管制法規,看來山雨欲來風滿樓,疫癥過後,中國社會趨於不穩,中共預為籌謀,先把網絡管死,避免有什麼風吹草動,先自網絡起事。

中國知識分子命運悲慘,百年來爭不到一點說真話的自由。民國之初,國門乍開,當其時封建禁錮瓦解,外國思想傳入,中國人初嚐言論自由的狂歡,共產主義的思潮也公開傳播。蔣介石治下,共產黨雖然不能公開活動,但左翼文化人尚有各自的輿論陣地,像魯迅那樣的左派作家也有發表自由。直至共產黨掌權,中國文化人最後一點言論自由,也逐漸被剝奪殆盡。

改革開放初期,胡耀邦主政時,曾有幾年言論空間鬆動,可惜八九六四一役,一切又打回原形。這一二十年來,政治緊箍咒越唸越上癮,言論空間越縮越窄。習近平上台後變本加厲,幾乎重操文革舊技,文人筆端又現刀光劍影。

此次武漢疫癥,習近平掩蓋真相,延誤抗疫,導致億萬生靈涂炭,而從中央到地方,對揭露真相的醫護和文化人,動用專政手段嚴厲鎮壓。先有李文亮,後有陳秋實﹑方斌,最近,又有前央視記者李澤華,因報道災區真相而被當局逮捕,下落不明。

武漢作家方方,每日以日記記載個人的所見所聞所感,真實反映疫區現狀,抒發個人真實感受,也受到五毛圍攻。方方是湖北作家協會主席,按理是體制內的文化代表人物,連方方說幾句真話都要蒙受政治壓力,那大陸現今的社會氣氛就可想而知了。

真相有那麼可怕嗎?只有行事陰暗﹑用心險惡的人,有私慾無公德的人,損人利己的人,既想做婊子又想立牌坊的人,這種人才會害怕真相。

真相是客觀存在的,任何事情一旦發生,它佔有獨特的時空,它留下自己的軌跡,它就已經存在,不可能人為抹煞。真相是一切價值衡量的基礎,沒有真相就沒有是非﹑沒有成敗﹑沒有功罪,真相是編造不出來的,也是毀滅不了的。

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有擔當有道德感的政府,應該不忌憚真相,尊重真相,一切讓真相說話。

而作為文化人,維護真相,挖掘真相,更是一種天職,是公義在自己身上的體現。在今日嚴酷的政治環境下,不少大陸公共知識分子仍冒生命危險,冒家人受牽連的惡果,敢於挺身而出,直斥執政黨之非。像早前的許章潤﹑許志永等人,還有更多不知名的民間敢言者,鐵肩擔道義,辣手著文章,不但揭露真相,更敢於直言談相,深刻解剖中國的政治現實。

疫癥過後,經濟低迷,社會動亂,政局不穩,這些都是可以預期的。中共深知自己坐在火山口,未雨綢繆,先管控言論,看來中國人還要過一段萬馬齊瘖究可哀的悲慘日子。



更多觀點:

【梁美芬專欄】人人一萬 志在穩人心

【李鴻彥專欄】中國經濟的恐怖數據

【阿塗.神獸塗鴉】信政府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