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年輕菜鳥炒股熱:我還有理想,只是多了一個錢字

·3 分鐘文章

「我每一次交易,都是all in(全下)進去,all in 出來,」去年年底,林俊豪第一次開通網上證券商戶口,就將3萬港元——幾乎全部積蓄,投身美股市場。4個月後,戶口賺到了19萬港元,他轉身又將19萬全數投入美股GME。

林俊豪今年24歲,出身基層家庭,目前在大學傳理系讀四年級,同時也是一名網絡作家。以前大部分閒暇都用來寫作,讀書,玩遊戲。這半年來,他的眼睛離不開手機的券商app,又或上網研究GME(美國上市公司遊戲驛站,英文為GameStop,美股代號GME)。

2019年9月,程志康第一天上大學,他打開電腦,屏幕一半是課堂的Power Point,另一半則是虛擬貨幣的實時升跌圖表。旁邊的同學看到,說起自己也有投資美股,幾年前已買入特斯拉汽車的股票(Tesla,美股代號TSLA)。程志康後來發現,近乎他新認識的所有同學,都有接觸股票。有些學兄,會帶同十幾個同學每天舉行「大會」,討論某股票的財務報表,應否買入等等。

2019年以降,香港前景未明,疫情又起,一波又一波新轉變,令城市蒙上陰影。然而資本世界有如平行時空,一路高歌猛進。一間螞蟻金服未能在港上市,後邊有數十間公司排隊,等待成為最新的IPO,衍生巨額新富。據香港交易所數據,2020年香港證券市場總市值及各種衍生產品成交量,均創下歷年最高紀錄。

股市熱潮亦見於外國。美股迎來新一波牛市,今年4月道瓊斯指數與標普500指數同登歷史新高,受此消息刺激,台灣的加權股價指數同月亦創新高。牛市之下,散戶紛紛入市,不乏眾多年輕人和學生身影。在美國,知名券商應用軟件“Robinhood”2020年第1季增加了300萬用戶,其中半數都是新手投資人;根據Robinhood數據,該平台用戶年齡中位數為31歲。另外,由騰訊、經緯創投等持有的富途證券國際(香港)去年表示,美港股網上交易平台富途牛牛,90後用戶增長快速,目前佔該平台用戶量約43%。

一邊是北水與大戶的盛宴,一邊是低迷壓抑的政局,投身股海的香港年輕人在想什麼?他們的投資模式和以往的散戶有何不同,又如何面對政見與利益的矛盾?我們採訪了四位22-25歲的年輕人,他們有的透過港股賺到房子首期,有的炒賣虛擬貨幣、每天平均賺取1000港元,亦有人瞬間輸掉一半積蓄,從此決定不再投入市場。

林俊豪覺得,這些年日常裏的娛樂、生活也停了,就連學業也停了,每天就是渾渾噩噩地生活。「唯一你能聽到不斷更新的消息,不是疫情,就是股市,」對於將來,他這麼形容,「我不是對香港絕望, 而是我發覺如果我盡快做到(有錢), 我就會變成有希望的人。」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10510-hongkong-stock-youth/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