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藝術家雅舒在疫情期間的瘋狂創作

·1 分鐘文章

雅舒作品看起來非常具體,但他作品內部的框架卻非常抽象。令觀眾容納你很多的想像在裡面。她認為藝術好玩的地方就是100個觀眾看出100個不同的感覺。 每個藝術家最重要的是根據自己的性格和工作狀況,找到最合適自己的創作方法。畫的很慢,畫的也很好,快慢和好壞沒有關係,和你自己的性格、精神狀態,平常的具體生活有關係。就像在疫情期間的兩年,她一口氣做出接近40幅的大型創作,並認為是一個非常巧妙的時間運用,不用出門且積極專心瘋狂創作,世間最幸福的事莫過於此。

作品Barbara and B就是童趣與現實結合,符號背後帶有一絲絲成人意識,表面 是誇張可愛的漫畫式形象小女孩Barbara,與另外一個香蕉附號B互動有趣的日常,但私底下卻深藏無限憂鬱,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晴還有晴。

作品Break the cocoon結合了她一如以往傳統的中國潑墨風格,再加上超平面主義。以自己的審美觀為基礎,找到了獨特的新普普藝術風格。打破藝術菁英階層,這也是一種藝術扁平化的做法。 雅舒非常擅長運用中國潑墨當中氣勢和結構逐漸融入不同西方風格之中。從而做到中西合璧的效果。她相信這是香港畫家與生俱來的優勢,有責任好好彰顯香港獨有的文化,並寄語香港如漂亮的蝴蝶破繭一樣,重新美好出發。

相關文章:

以布料包圍海岸線的藝術作品 來欣賞綑包世界的地景魔術師Christo Jaracheffrup

【Digital Art Revolution】新媒體藝術家Lazarus:「電腦對我來說不是機器,而是同伴,工作室每台電腦都有名字!」

每日IG—唇膏不用來化妝 還可以這樣用!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