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雅言,便利流播

專欄作家
三文治

有曾在大學任教中文的人主張將香港官話、廣東雅言的社會語域(social register),由大雅之堂、天下通語的地位,下降到少數民族的私密語言。[1]簡單而言,是用書寫「粵文」的方式,將粵語土語化。這種做法,是方便北方普通話佔據香港的公共領域,將原本在公共領域一貫使用的香港官話、廣東雅言排擠出去。

這正是迎合共產黨在廣州做過的推普滅粵,結果廣州的青年人無法用廣東話來講正經的事情,只能用來聊天、講粗口、發脾氣,而且大部分正經的語彙被普通話取代。在廣州,廣東話被排斥出正經語域的結果,是令廣東話在廣州變成市井南蠻語,即使是粵語家庭的青少年,也不屑去講廣東話。

文言是一套僵化了的交流語,定型於漢代,與當時的各地口語脫節的。定型於明清的白話文一樣,都是固定下來的交流語,是與各地口語有距離的。過去在廣東和香港,口講粵語,書寫淺白文言或不帶有太多北方土語的白話文,這正是廣東人、香港人對外用文書交流的長處,世界各地的華人,都看得懂香港人寫的雅正中文。這對於香港人對外文化傳播,是極好的利器。以前台灣的作家如詹宏志、中國的作家如阿城(鍾阿城),都讚歎香港中文之雅正,令兩岸四地、海外華人都可以輕易看得明白。林太乙做編輯時的《讀者文摘》,所用的就是貫通世界的書寫雅言風格,詹宏志讚歎的就是這種中文通語。反而在中國大陸的中文、在台灣的中文,卻是充斥方言土語而限制了傳播能力。

香港人在殖民地時代寫的雅正中文,也影響了香港人的粵語口語,帶有古雅和精簡的語法和詞彙,聽來斯文大方、謙虛有禮,方便香港人做中國南北貿易、境外華人貿易,令人聽了肅然起敬。這些都是香港國際大都會的珍貴文化遺產,而這正是共產黨那群北方人想破壞的。

我這篇文,正是用香港中文寫的,帶有淺白文言基礎,而且剔除所有白話文的方言土語,全世界的華人都看得明白。而這種中文,只有香港人始能寫到。 

文化是老年人支撐起來的。古今中外都是。你看村上春樹,仍在寫日文小說和散文,永不言退。  

-完-

[1]   <【粵語非母語?】Ben Sir:撐廣東話靠小朋友 倡教寫書面語 從周記開始 >,載於《明報》網站,下載自https://m.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80520/s00001/1526787217761,二O一八年五月二十日16:56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