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院暫緩執行《禁蒙面法》違憲令僅7天讓政府上訴 被捕者有權申人身保護令

請支持《眾新聞》,成為訂戶

高等法院周一(18日)裁定,《緊急法》賦予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在危害公安的情況下制定《禁蒙面法》,違反《基本法》規定;同時《禁蒙面法》部份條文對基本權利所施加的限制,不符合相稱性驗證標準。律政司隨後向法院申請暫緩執行裁決,讓《禁蒙面法》繼續生效,直至有最終上訴結果為止。

高院周四展開聆訊,周五(22日)頒布判詞,駁回政府臨時有效令或暫緩執行令的申請,但鑑於議題具重大公眾重要性,以及香港當前極為特殊的情況,決定推遲7天宣告《緊急法》及《禁蒙面法》無效。法官強調,《禁蒙面法》的合法性不會因而增加,有關命令並不影響早前裁決的效力,期間涉《禁蒙面法》被捕者有權申請人身保護令。

相關報道:律政司申《禁蒙面法》繼續生效 高院押後裁決 

 政府一方尋求法庭頒布臨時有效令(temporary validity order)或暫緩執行令(suspension order):

●臨時有效令:《緊急法》及《禁蒙面法》維持有效,並具有法律效力,直至案件有最終上訴結果;或
●暫緩執行令:案件相關裁決暫緩生效,直至案件有最終上訴結果。

高院法官林雲浩及周家明,在判詞引言部份先行表明,在案件進行上訴程序期間,始終存在不確定性,下級法院的判決,隨後可以維持原判,亦可以被推翻。 如果某項被裁定無效的法律在上訴中被推翻,則結果是該法律一直有效,而期間違法的人必須承擔後果。他們的裁決無意鼓勵任何人在《禁蒙面法》涵蓋的情況下遮蓋面部。

欠理據支持臨時有效令

兩名法官指,終審法院未曾決定香港法院發出臨時有效令是否正確,這被認為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即使法庭有權頒下臨時有效令(temporary validity order),亦僅限於極特殊情況。

判詞提到,政府一方表示會盡快尋求上訴,料有關上訴亦會很快受理,故臨時有效令或暫緩執行裁決令並不會維持非常長的時間。雖然代表政府一方的資深大律師余若海口頭講過一些論點,但尚未提交上訴的通知書或書面理據。法庭現時假設上訴仍具爭議性。

判詞重申,接受政府一方有意圖通過《禁蒙面法》,達致正當的社會目的,包括阻嚇及消除蒙面對於參與違法行為的壯膽效果,以及便利當局執法、調查及檢控,而措施與目的有合理關連。不過,法庭明言,當前未有清晰證據顯示《禁蒙面法》在一定程度上達到了預期的目的。

政府一方稱,叫停《緊急法》及《禁蒙面法》會威脅法治,因為會無可避免而不幸地向有傾向使用武力的人傳遞了訊息,指法院會寬恕犯罪行為。兩名法官表示不接受這論點,重申法庭的意思已在裁決中說明,並非寬恕犯罪行為。法官亦不接受因為公眾可能得到不是裁決原意的訊息,而暫時不執行某項判決,或暫時將某項無效的法律賦予臨時效力。

因此,兩名法官認為,即使假設法庭有相關權力,但就本案的情況,仍不足以令法庭頒下臨時有效令(temporary validity order)。

暫緩執行裁決會造成法律不確定性

至於暫緩執行令(suspension order),判詞指出,毫無疑問,法庭有權暫不宣布違憲,或令裁決延遲生效。

判詞重申,暫緩執行令並非免除法律責任的保護罩。相較法庭即時宣布法律無效,暫緩執行令並不會賦予在暫緩期間採取的行動有更強大的效力。(it does not endow acts undertaken in the period of postponement with any greater validity than they would have if the declaration of invalidity were made immediately)如果法庭頒布暫緩執行令,並不是授權政府繼續依據已被法庭裁定無效的法律去執法,儘管部份公眾人士可能會誤以為被裁定違憲的法律有其效力。(It is also not a source of authority for the Government to continue to act in pursuance of the laws declared by the court to be invalid, although this may mistakenly be understood to be its effect by some members of the public.)而法庭即使頒下暫緩執行令,並沒有增加《禁蒙面法》的合法性。(a suspension order granted by us would not invest in the PFCR any greater validity than it has under our Judgment.)

判詞引述終審法院就古思堯案的決定指,對於宣布違憲所作的暫緩執行令,並不會暫緩裁決效果本身,如果任何被拘留者申請人身保護令,原審法官仍會受裁決的約束。(a suspension order with regard to the declarations of unconstitutionality would not suspend the judgment itself, and in the event of an application by any of the detainees for a writ of habeas corpus, a first instance judge would be bound by their decision to grant it.)兩名法官重申,認為《禁蒙面法》第3(1)(b)、(c)、(d)條及第5條對於和平集會自由、言論自由、私隱權、人身自由等基本權利,施加過度嚴重的限制,超乎爲達致正當的社會目的合理所需,不符合相稱性驗證標準。即使法庭頒下暫緩執行令,也不能夠阻止任何人在任何情況下依賴判決。在這情況下,因應個人根據裁決所採取的行動的法律影響,與政府根據暫緩執行令所採取的行動,個人與政府之間可能存在無休止的爭論。

兩名法官指,即使有暫緩執行令,在《緊急法》之下,當局以公共危險為由,而採取的任何新措施,其狀況亦會將受到質疑。他們認為,就《緊急法》違憲的裁決頒下暫緩執行令,可能會製造更多混亂及法律不確定性。

延遲7日予政府提出上訴

兩名法官最終決定,駁回政府臨時有效令(temporary validity order)或暫緩執行令(suspension order)的申請,但鑑於議題具重大廣泛、關乎公眾的重要性,以及香港當前極為特殊的情況,法庭決定批出為期7日的臨時暫緩執行令(interim suspension order),至11月29日為止,讓政府一方就案件提出上訴。 

申請人之一、法律界立法會議員郭榮鏗傍晚見記者,表示對裁決感到失望。他說,一條違憲、違反人權的法例「一日都嫌多」,雖然政府申請較長的暫緩執行裁決確實被法庭駁回,但法庭鑑於現時非常特別的情況,認為一個短期的暫緩執行令有需要,故延遲7日執行違憲令。24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隨後發稿指,根據判詞內容,在此期間,倘政府及警方動用《禁蒙面法》拘捕任何人,將有可能構成非法拘捕。民主派議員嚴正要求特區政府及警方在此期間,切勿動用《禁蒙面法》拘捕任何人;當事人亦有權向高等法院申請人身保護令。

此外,郭榮鏗促請政府別再「執迷不悟」,因為《禁蒙面法》完全無助於解決社會爭議,政府強行將違法、違憲的法例放於「黑警」之手,讓他們「所謂執法」,只會毒害更多香港人,尤其是年輕人。他呼籲政府不要再浪費香港納稅人的錢,去上訴或申請延長暫緩執行令,而民主派必然會奉陪到底。郭榮鏗多謝香港人捐款,支持他們打這場官司,並希望市民繼續支持他們「打到尾」。


觀看原文: 按此連結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