魷魚遊戲第二季7大伏筆|導演親證孔劉身份與面具人有關?(含劇透)

·4 分鐘文章

NETFLIX韓國原創劇集《魷魚遊戲》9集全部上架,週末長假期相信好多朋友已經看完整個劇集,亦有許多人已經開始期待《魷魚遊戲》第二季的開拍。《魷魚遊戲》導演黃東赫亦憑此劇人氣急升。隨着大家對《魷魚遊戲》的多重解讀,導演黃東赫亦對於《魷魚遊戲》劇中的故事佈局作出解畫。以下綜合了他的回應,希望可以幫助各位已看《魷魚遊戲》的劇迷破解心中迷思。(以下含劇透)

魷魚遊戲第二季伏筆1:導演親解孔劉角色身份之謎

魷魚遊戲第二季伏筆1:導演親解孔劉角色身份之謎
魷魚遊戲第二季伏筆1:導演親解孔劉角色身份之謎

孔劉「西裝人」角色在第一集已出現,他於地鐵站出現,並與成奇勳「打畫片」,以金錢引誘他參加魷魚遊戲。導演黃東赫在接受訪問時表示,孔劉的角色設定是一個曾經擔任過「面具人」的工作人員,由於他的表現獲得官方信任,所以才被委派擔任召募參加者的重要任務。有黃東赫導演親自解畫,仿間指他是幕後終極大佬的說話便不成立了。

魷魚遊戲第二季伏筆2:「打畫片」遊戲的紅、藍喻意

魷魚遊戲第二季伏筆2:「打畫面」遊戲的紅、藍喻意
魷魚遊戲第二季伏筆2:「打畫面」遊戲的紅、藍喻意

比起其他「生存遊戲」類型劇集,《魷魚遊戲》使用的顏色鮮豔亮麗,而遊戲玩法又簡單易明,這兩方面明顯是導演黃東赫的設計心思,亦是《魷魚遊戲》能夠廣受歡迎的關鍵因素。由於成奇勳選了藍色,他被邀請加入遊戲成為了參加者。如果他選擇了紅色的話,大有可能被「西裝男」孔劉邀請成為參加幕後工作的面具人。

魷魚遊戲第二季伏筆3:開局「打畫片」VS「穿花繩」

導演在《魷魚遊戲》播出以後,亦有就「為何是打畫片而不是其他遊戲」作出解畫。他曾經想過將兒時遊戲「穿花繩」作為開局的遊戲。「穿花繩」與「打畫片」之間,最後定案「打畫片」,這除了因為兩個男生穿花繩這動作有點奇怪和格格不入之外。亦因為「打畫片」這遊戲比較容易令人明白,勝負一目了然,毋須多加解釋。

魷魚遊戲第二季伏筆4: 遊戲獎金456億韓圜是經過計算

魷魚遊戲第二季伏筆2: 遊戲獎金456億韓圜是經過計算
魷魚遊戲第二季伏筆2: 遊戲獎金456億韓圜是經過計算

《魷魚遊戲》遊戲有456位參加者,彩池達456億韓圜,折合港幣大約3億港元,對於香港人來說也算吸引。到底456億這數目何來?導演黃東赫指出,在《魷魚遊戲》設計初期,他的構想是有1,000位參加者,彩池達1,000億元,但由2008年開始構想劇本到實際開拍之前,他的想法起了變化,修改時參考韓國「六合彩」最高獎金400多億,把大獎彩池設定為456億,加強故事與現實生活體驗的連繫。若《魷魚遊戲》開拍第二集,獎金應該會經過重新計算,至少會比456億來得更吸引。

魷魚遊戲第二季伏筆5: 吳一男非幕後真正大佬?

魷魚遊戲第二季伏筆3: 吳一男非幕後真正大佬?
魷魚遊戲第二季伏筆3: 吳一男非幕後真正大佬?

《魷魚遊戲》最後一集將整個遊戲的謎底揭開,指出001號參加者吳一男並非真正玩家,而是幕後操控遊戲的真正大佬。但隨着第9集入面吳一男的死亡,其後又有人繼續邀請成奇勳參加遊戲,即暗示了《魷魚遊戲》幕後真正大佬是另有其人。

魷魚遊戲第二季伏筆6: 面具人的設計造型構思

魷魚遊戲第二季伏筆4: 面具人的設計造型
魷魚遊戲第二季伏筆4: 面具人的設計造型

導演黃東赫指,面具人的造型是這部劇里的特色之一。面具人造型的原形是童軍服飾,但是為了展現出該角色是「工蟻」的概念,又因為他們需要遮蓋面部隱藏身份,最後得出連身衣戴面具的設計定案。導演又表示,為了讓造型看起來更像螞蟻,在面具的圖形之下加了T字線條設計。

魷魚遊戲第二季伏筆7:警員黃俊昊生死未卜

魷魚遊戲第二季伏筆5:警員黃俊昊生死未卜
魷魚遊戲第二季伏筆5:警員黃俊昊生死未卜

故事中警員黃俊昊,為了尋找失蹤的哥哥而混入面具人當中,最後他揭發了面具人大佬的身份,同時跌落海生死未卜。當向導演黃東赫問到警員黃俊昊有沒有死去時,他回答記者「這是個秘密」。如果落實開拍第二季,警員黃俊昊的角色大有可能會再次捲土歸來。

更多相關文章:

《魷魚遊戲》殺人娃娃的下場!韓國Netflix換上娃娃頭象、紅到連Netflix創辦人都穿運動服

《魷魚遊戲》2大搶眼配角爆紅!「智英」空靈氣質撞臉雪莉、印度演員「阿里」苦熬10年追夢

《艾蜜莉在巴黎 Emily in Paris》第二季12月開播 拍攝造型演員陣容曝光


Follow she.com on Facebook & Instagram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