鵝頸橋底 長積垃圾 惡臭擾民 寸步難行

·3 分鐘文章
灣仔:路上堆滿石油氣罐和枱櫈等雜物。
灣仔:路上堆滿石油氣罐和枱櫈等雜物。

垃圾圍城困擾全民,惟政府毫無承擔,一直「歎慢板」懶理,導致各區衞生問題愈益嚴峻,臭港惡名不脛而走。其中灣仔堅拿道鵝頸橋底一帶長期囤積垃圾雜物,令途經市民寸步難行,而撲面而來的異味更連戴口罩也無從抵擋。醜陋市容惹人側目,最開心的莫過於蠅蟲鼠輩,紛紛建立「安樂窩」養尊處優,縱橫竄爬「任我行」,就近覓食無難度,更增播疫風險。本報急民所急敲響警號,食環署終展開行動,將潔淨環境還諸於民。

露宿者霸地 枱櫈衣物隨處放

本報記者前日到堅拿道視察,發現圍繞鵝頸橋底一帶擱置雜物的情況嚴重,紙皮箱、擺放菜蔬的膠籃和水桶等堆積如山,路面亦停放大量手推車,有橋躉幾乎被掩沒。而橋底亦吸引露宿者「據地稱王」,將公共空間變成開放式「劏房」,各家各戶劃地為界,擺放枱櫈、櫃桶與衣物等,各式器具一應俱全,甚至備有石油氣罐,稍有不慎可能引發火警危機。

街市食物棄路邊 老鼠開大餐

「住戶」方便,途人卻如同玩「障礙賽」,在錯落無序的雜物間左閃右避,或提腿跨過、或繞道而行,溽暑蒸人下大汗疊細汗,還要忍受物品傳出的異臭,只能徒喚奈何。如此環境,卻最適合蟑螂老鼠等紮營駐寨,在雜物罅隙間穿進穿出,加上附近鵝頸街市的商販往往將水果等食物擱置路邊,更方便牠們享用「自助餐」。

鵝頸橋底深陷雜物堆,政府怠慢難辭其咎,市民王先生直指該處衞生情況向來差劣,批評政府處事緩慢,還不如自己動手清理更具效率。另一位李小姐則留意到橋底紙箱愈積愈多,認為政府高官得享厚祿,理應提出解決之道。本報向食環署反映問題後,署方在昨晨6時許派出10多名清潔工到場,將相關雜物搬上垃圾車及開水喉洗地,僅留下部分「打小人」店主的謀生工具,終使環境稍復原貌。曾經見過老鼠在橋底出沒的鍾先生,亦指本報的影響「立竿見影」,促使食環署從善如流進行清潔。

食環署發言人表示,一向關注涉事街道潔淨情況,接獲本報轉介後立即派員巡查,期間雖未發現鼠蹤,但已安排承辦商加強清理垃圾、清洗街道及滅蟲滅鼠。由於部分雜物屬於街頭露宿者,問題複雜,牽涉不同政策局和政府部門的範疇,署方會一如既往與各方合作,共同處理露宿者長期佔用及阻塞公眾地方、治安等問題,而日常情況許可下亦會在他們的聚集地點進行清掃,以保持環境衞生。

灣仔:鵝頸橋底行人路兩旁均被人放置手推車及雜物。(袁以諾攝)
灣仔:鵝頸橋底行人路兩旁均被人放置手推車及雜物。(袁以諾攝)
灣仔:橋底一帶擺放大量雜物,堆積如山。
灣仔:橋底一帶擺放大量雜物,堆積如山。
灣仔:大批膠籃、紙皮箱等垃圾被人放於橋底。
灣仔:大批膠籃、紙皮箱等垃圾被人放於橋底。
灣仔:政府派清潔工到場清洗鵝頸橋底位置。
灣仔:政府派清潔工到場清洗鵝頸橋底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