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美娟專欄】五一,為勞動者爭公道

Yahoo專欄
不少官員活在平行時空,完全不明白市民的處境
不少官員活在平行時空,完全不明白市民的處境


今日是五一勞動節,在此先要向各位為社會作出貢獻的勞動階層、打工仔女致意,當中尤其要感謝過去數月於抗疫前線不辭勞苦的醫護人員、病房助理,以及在社區為市民防疫默默工作的清潔工友、保安員、送貨員及外賣員等。香港近日可出現連續五日「零確診」,他們的努力實在功不可沒。故趁著勞動節這個勞工界大日子,我特別要向他們作出致謝。

雖然勞動節是勞工界一年一度的大節日,但由於疫情關係,今年工聯會舉辦的很多活動也要調整,其中最重要五一遊行也要取消。可能大家會想,遊行香港幾乎日日都有,為何五一遊行對工人特別重要?這一方面因為爭取工人權益是勞動節的傳統精神 (勞動節起源是為紀念1886年芝加哥爭取八小時工作的運動),另一方面也希望趁這個勞動者的節日為工人發聲,令政府及社會明白廣大勞工當下的處境及訴求。

因此,工聯會今年的五一活動將改以網上直播方式進行,而且同樣會宣佈勞工訴求和宣讀五一宣言,繼承勞動節一貫傳統。事實上,在經歷近一年的黑暴及疫情衝擊後,香港不少打工仔已陷於水深火熱之中,故作為工人代表更需要不斷發聲來爭取政府制訂「救工友」的措施。財政司司長日前已表示,香港今年的經濟增長預測將為負4%至負7%,這是回歸以來未曾出現的困境。如果這個時候政府仍不體恤民情,不修築好失業援助及促進就業的防波堤,屆時不止大量基層市民受苦,同時也令社會出現根本性的動搖。

毫無疑問,政府為防疫、抗疫和保經濟,至今已花費逾千多億公帑。可是對於最需要支援的失業人士,錢派來派去都未能幫助他們。較早前,我在元朗協助工聯會派發3000元失業慰問金,就遇到一位失業的基層爸爸。這位年屆中年的爸爸是一家四口的經濟支柱,膝下仍有兩個女兒要供養。言談間他多次感激我們發放應急錢,事關他同我講自己已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整副身家只餘下兩百多元,如果沒有我們幫助,他們一家也不知如何生活下去。而就算他為生活已放下尊嚴申請失業綜援,但部門又因未復工而幾星期仍未批出申請。眼下這些悲慘個案在社區比比皆是,我每次落區工作都總會聽到一、兩個這樣的故事,可是當我回到議會,或直接向政府反映時,卻發現不少官員活在平行時空,完全不明白市民的處境。而對於勞工界再三提出,要求設立失業援助金的建議,官員就以他們所謂「公共行政」角度和「官僚」常識來推卻、敷衍。此種離地的管治和態度,實在令人難以釋懷。

在一個公平的社會,職業無分貴賤,每個人都是勞動者,為著追求幸福生活和社會進步而努力。因此不論有工做還是無工開,勞動者都應該獲得尊重和保障。所以我和工聯會往後一定會繼續向政府施壓,為在職者和失業人士爭取應有的權益。而訂立長遠的失業援助制度,就是我們認為香港未來必不可少的其中一項勞工改革。



更多觀點:

【王永平.港事港情】談兩宗涉警案暴露的嚴重問題

【顏純鈎專欄】中國之大,有幾個方方?

【梁美芬專欄】香港的內憂外患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