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美娟專欄】可憐香港父母心

Yahoo專欄


過去一年來在社會亂局及世紀疫情下備考絕不容易
過去一年來在社會亂局及世紀疫情下備考絕不容易


幾經波折,本年度中學文憑試終於開考,在此先為今日考DSE的同學仔打打氣,事關他們過去一年來在社會亂局及世紀疫情下備考絕不容易。我期盼同學能夠考試順利,並保持最佳狀態,愈戰愈強。

其實除了學生,作為香港家長過去一段日子也絕不易過。從多年前講「養小朋友要400萬」起,港爸、港媽的負擔就與日俱增,不僅要胼手胝足照顧子女生活,同時也要貼身為兒女前途籌謀:升學、考試、課餘活動都要「鋪好路」,為孩子提供最好選擇。就算近期因疫情關係令家長可在家工作,但由於學校「停課不停學」,家長除處理自身工作外,還要兼任照顧者及老師角色。這樣一人擔當三角,箇中的辛勞及壓力可想而知。所以很多家長都同我講,他們現時最大的願望是疫情盡快過去,以使復工、復學,令孩子及自己可重過正常生活。

香港家長含辛茹苦養育孩子成材,無非是想子女可過一個光明、有前景的人生,然而去年的黑暴事件,卻將不少家長的希望幻滅。根據警方資料,單是去年中至年初,大型公眾活動涉嫌違法被捕的18歲以下年輕人就有1199人,而19-30歲更有4608人。這五千多名年輕人不少是未來社會棟樑,同時也是父母悉心栽培的希望,然而就因為受到反對派慫恿而走上暴力,部份甚至形成本土恐怖主義,這實在是非常可惜的事情。日前當我見到華仁書院炸彈案20歲涉案人父母的訪問時,我就更對為人父母者覺得感觸,事關該位老父面對獨子被捕,只有無助與徬徨,而為養家去做保安的母親更曾落淚勸兒子不要去參加示威但卻不成功。這些都證明黑暴不單攬炒香港,同時也摧毀無數家長的期許,為不少家庭帶來不幸。

暴力從來不是改變社會,爭取權利的最好方法。大半年過去,當眾多年輕人因違法暴力行為負上刑責後,香港社會仍是撕裂不堪,未見光明前景。而唯一有改變的,就是反對派政客食盡黑暴人血饅頭後,也不再講議會失效、無用,反而大談議席過半35+。老實說,對於犯錯的年輕人,我和很多家長一樣,其實是痛心多於反感,因為他們很多都只是受鼓動,用錯誤方法做錯誤的事。然而,我卻對那些舞弄極端思維,鼓吹犯法無錯,而自己則躲於暴力後指揮的人感到齒冷。這些人在年輕人被唆擺作暴力衝擊時就一直躲在年輕人身邊,到他們的「手足」因違法而喪失前途時則取得政治利益,平步青雲,取得議席及政治資本。

經歷黑暴後的大半年,食盡人血饅頭的反對派仍大放厥辭,一時說對被捕感「驕傲」,一時則說「案底會令人生變得更精彩」。能夠有這些「感言」是因為他們作為策劃人,早已心知自己與前線暴力沾不上邊,而他們的子女亦已一早送到外國不受影響。所以在至今被捕的年輕人裡,你不曾會見到任何一個反對派政客子女的身影。


更多觀點:

【王永平.港事港情】回不去的許冠傑時代有何意義

【顏純鈎專欄】中聯辦領導香港有法理依據?

【梁美芬專欄】保護國家安全乃香港應有之義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