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美娟專欄】疫情下的工作

Yahoo專欄
在疫情瀰漫的日子,官員少一分力工作,市民就多一分苦
在疫情瀰漫的日子,官員少一分力工作,市民就多一分苦


今次是第一次在這專欄跟各位見面,希望往後可透過文字與大家多交流,分享一些工作、生活上的感受。

自農曆年過後,不少政府部門和公司因疫情而在家工作,令此時期原本密密麻麻的會議和活動都取消了。就以剛過去的婦女節為例,過往必定有形形色色的慶祝活動,但今年已全部暫停。可是別以為我會因此空閒下來,恰恰相反,這兩個月工作量其實是倍增,其中不少都是前所未見,甚或爭分奪秒的事情。

我在疫情初期的首要工作,當然也和大家一樣是「撲口罩」。事實上新年過後,全城口罩奇缺,我自然也希望可搜購一些回來,然而過程一直不順利,幸好最後我也找到一批為數不多的口罩供派發。不少朋友都好奇問我口罩的貨源在哪裡?說來也感恩,這些口罩部份是靠一位我曾經協助的巴基斯坦藉女士幫手張羅的。記得有天她來電問我個人是否需要口罩,我答當然需要啦,然後就談及工聯會也在搵口罩幫助市民,聽罷後她很熱心地托她在杜拜的弟弟幫我入貨。再過了幾日,又有另一位朋友找我,他是我以前協助過的醫療事故個案事主,言談間他妻子原來是越南人,故他可幫我在越南購買一批口罩回來。我實在非常感激這些朋友在我需要的時間出現!沒有他們,我這段時間的工作一定比現在更辛苦。

時至今日,採購口罩等防疫用品工作依然未停下來,工聯會更因此建立自己的工場生產口罩。可是工作並沒有做完的一日,更嚴峻的工作已迫在眉睫,這就是拯救工友的飯碗。事關受疫情拖累,原本已低迷的本港經濟進一步受衝擊,部份行業譬如飲食、旅遊、零售已受重創!日前就有位朋友跟我講,原本想到青衣城某酒樓食晚飯,可是酒樓經理卻告訴他因生意不好,店已經星期一至四不做晚市。我聽完便知道問題嚴重,事關我在2003年沙士時也曾跟幾個朋友去該間酒樓食飯,當時酒樓生意也不好,全埸只得我們一枱客,但他們都仍開門做生意。反觀今次同樣受疫情拖累,老闆卻以關店應對,可見他們對生意的前景非常悲觀。而試想當酒樓都熄燈不做晚市,那從業員又何來有足夠工資去糊口?

為應付這場即將而至的經濟風暴,工聯會近期已不斷要求政府及早準備,包括設立緊急失業援助金,支援失業或有經濟困難的僱員。可是負責有關政策的局長卻以學術理由、技術困難等回絕。眾所周知該位局長是位智商高的人,不過我卻覺得比起智商高,同理心才是作為官員的最重要條件。尤其是在疫情瀰漫的日子,官員少一分力工作,基層市民就多一分苦。



更多觀點:

【梁美芬專欄】縱容劉家衡 公民黨輸了黨格

【王永平.港事港情】警權獨大有違一國兩制

【胡國威專欄】香港建築保育政策過時 古蹟難逃清拆命運

【相關搜尋】傳麥美娟禮賓府爆粗罵林鄭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