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傘再現撐九子 戴耀廷聞朱牧陳辭痛哭

眾新聞

請支持《眾新聞》,成為訂戶

周二早上10時半,區域法院法官陳仲衡準備宣判,佔中九子坐在犯人欄,法庭內眾人屏息靜氣。陳官以英語讀出裁決:「Guilty(罪名成立)……Guilty……Guilty……」九子聽罷結果沒有特別表情,僅黃浩銘輕輕點了點頭。法官宣佈先休庭下午處理求情,九子獲准繼續保釋。法庭門口打開,九子逐一步出法庭,聚集在庭外公眾席近200人,紛紛站立拍掌趨前,「加油呀」的叫喊聲此起彼落,掌聲持續近8分鐘。九子在支持者包圍下,在法庭外駐足一會,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等人面露微笑點頭。戴耀廷和應叫喊聲舉起拳頭,朱耀明則與支持者打招呼。九子一邊穿過人群,一邊與支持者握手、擁抱,約5分鐘後才步至同層的律師房,與代表大狀商討。

「公民抗命」、「無畏無懼」、「我要真普選」……2014年,這些口號響徹金鐘佔領區,四處都是黃傘、黃色標語。這些景象對香港人來說,或許已很遙遠。將近5年後,同樣的口號、同樣的黃海,卻換了個場地,出現在西九龍裁判法院。原來,人們都沒有忘記。

 
經歷去年底18日的審訊,佔中案9名被告: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陳淑莊、邵家臻、張秀賢、黃浩銘、鍾耀華、李永達,今天面對裁決結果。早上約8時,法院外已聚集大批記者,一堆堆攝影器材放在法院門口,嚴陣以待。另有近60人在花槽旁排隊,不少人身穿寫有抗爭口號的上衣、手舉黃傘。接近8時半,九子出現在人群中,他們面帶微笑跟排隊的公眾握手、自拍、擁抱,每經過一個人,就聽到一句「加油呀」、「撐你」。人群中不乏熟悉的面孔,除了多名民主黨、公民黨、社民連成員外,姚松炎、劉小麗、黎智英、陳日君等亦有到場。

姚松炎在開庭前與陳淑莊擁抱,為她打氣。何君健攝
姚松炎在開庭前與陳淑莊擁抱,為她打氣。何君健攝

開庭前,九子在支持者簇擁下見記者,他們身後是黃色旗海,數百名支持者大喊口號:「 公民抗命」、「無畏無懼」、「支持九子」、「我要真普選」,叫喊聲在兩座法院大樓之間迴盪。陳健民首先發言,他先轉身感謝身後的市民不離不棄,然後說判決結果肯定對每個人都有很深的影響,而他們最關心的,是整個社會如何理解這場運動。陳健民邀請九子順被告次序發言,戴耀廷面帶笑容說,剛到場的時候心情是平靜的,但見到在場的支持者就頓時感到興奮,指無論結果如何,相信大家都會堅持爭取民主。第二被告陳健民再發言時,先打趣道:「好,而家先等第二被告陳健民講幾句」,引起旁人大笑。他指自己心情平靜,對所做的事無怨無悔。朱耀明簡單說,無論結果如何都不應灰心。

經常被網友留意其衣著的陳淑莊,今天以一條黑白細格連身裙現身,她說,因為母親今天不會到庭,故特地穿上與母親一同在京都買的裙。她感謝母親雖然不懂政治,但從沒質疑她所做的事。她提到母親時一度哽咽,獲陳健民及戴耀廷拍肩安慰。邵家臻則表示,昨晚10時半前已經入睡,睡得很安穩,又說:「我想同三子講,2013年4月尾答應他們做的事已做晒……」說到此處邵開始眼紅,一度哽咽,「佔中運動已走到最尾……我要同政府講,唔好以為殺晒所有雞,晨曦就唔會來臨。」他呼籲港人不要習慣黑暗,「如果我哋要坐監,希望你哋比我哋更努力守護香港。」

張秀賢則說,千萬不要說他們是代香港人坐監,他是為自己的決定承擔,又呼籲港人要想辦法繼續走未走完的路,「今日唔係終點,而係另一個起點。」黃浩銘表示,有人或會因為他們需面對以年計的監禁而感到難過,他提出在內地因聲援傘運而入獄的維權人士,如王默、謝文飛等,須面對4年6個月的監禁,所以不要以為他們已付出很多,港人仍有漫漫長路要努力。李永達則說,民主運動進行了3、40年,暫時未有成果,但相信只要香港人心不死,民主終會來到。鍾耀華沒有發言。

陳淑莊發言時一度哽咽。何君健攝
陳淑莊發言時一度哽咽。何君健攝

九子發言後,便跟到場的友人擁抱,然後在支持者及攝影機包圍下步入法庭。9時半開庭不久,法庭便因文件需時改正而宣布休庭一小時,期間九子或到旁聽席與親友談幾句,或步出法庭與支持者及友人聊天。到10時半左右再開庭時,法官直接宣布罪名是否成立。裁決後,3子及邵家臻、陳淑莊、黃浩鉻等在庭外與支持者聊天;張秀賢則留在庭內。

下午再開庭前,有旁聽市民大喊:「撐你!」下午由代表邵家臻及佔中三子的大狀陳情。邵家臻在犯人欄內頻頻望向旁聽席,又經常調整坐姿。代表邵家臻的資深大律師彭耀鴻陳情時指,邵家臻所「煽動」的,是和平的佔領行動,不涉及暴力,邵家臻亦經常強調示威者要和平冷靜,而運動所爭取的東西,對香港人來說甚具重要性。彭耀鴻指,邵家臻患有二型糖尿病,月中需接受藥物注射,要求法庭判處非監禁性刑罰。

代表佔中三子的資深大律師麥高義,為三子陳情時指,三人一直以來都是提倡和平非暴力的公民抗命,動機並非出於個人的貪婪或憤怒,亦沒有從中得到利益,而是出於對香港的愛及對和平的渴望。麥高義續說,有別於慣常做法,戴耀廷及陳健民不打算呈交求情信,但希望法庭不要對朱耀明判處即時入獄。至於朱耀明,麥高義提出他不成立的兩條控罪,指更加說明了朱耀明在串謀罪中的角色有限,又指朱耀明已75歲,年事已高,受疾病困擾;另外他作為牧師,對社會亦貢獻良多。

朱耀明在犯人欄作了大半小時的陳情。他站起來時,在旁的陳健民伸手攙扶,又幫他調整咪高峰的高度。朱耀明戴上眼鏡,開始宣讀陳辭。朱耀明開首說,作為一個牧師,在垂老之年,站在法庭被告欄,以待罪之身作最後的陳辭,看似荒謬和諷刺,甚至被視為神職人員的羞辱,然而此刻在法庭的被告欄內,卻是他一生牧職最崇高的講壇,「幾十年來,講道無數,估唔到最費時、最用心、受眾最多嘅講道,正係喺被告欄內嘅陳辭。」朱耀明以略沙的聲線用力地讀出紙上一字一句,聲線中帶點顫抖。坐在他身後的戴耀廷,一邊聽著朱耀明的發言,一邊哭泣,一度激動得臉頰通紅;陳淑莊及邵家臻不禁落淚;旁聽席亦發出窸窸窣窣的抽泣聲。

朱耀明帶著哭腔,繼續讀下去。由他小時候父母早逝,與祖母相依為命,祖母離世後,他在一次入院時,在病床上有感自己孑然一身,出現死的念頭,講到後來有人帶他信教後,他在教會服侍的經歷。朱耀明提到,2008年曾接受一個只有五成生存機會的手術,病後其中一個心願,是可以陪伴妻子和家人,特別是兩個孫兒。提到此處他再度哽咽:「我好鍾意同佢哋玩,尋晚佢哋攬住我喊咗半個鐘。」朱耀明後來提及傘運,指2013年接到戴耀廷的「公民抗命」邀請,當時感到驚訝愕然。朱說到此處時,戴耀廷一度哭至伏在桌上。

陳辭臨近尾聲時,朱耀明說:「雨傘運動中,我只係一個敲鐘者,希望啲人知道不幸同災難發生,期望喚醒佢哋嘅良知,共挽狂瀾。如果我仲有氣力,必定會繼續在教會敲鐘、在世上敲鐘、在人心敲鐘。」犯人欄內其他被告一致凝望朱耀明。他這樣作結:「我,朱耀明、戴耀廷同陳健民,而家喺被告欄宣告:我哋冇後悔、冇埋怨、冇憤怒、冇遺憾、冇放棄。」宣讀完畢,庭內響起掌聲,被法庭保安制止。朱耀明輕輕鞠躬,然後與戴耀廷及陳健民擁抱後才坐下。

朱耀明在庭上用了逾半小時宣讀陳辭。何君健攝
朱耀明在庭上用了逾半小時宣讀陳辭。何君健攝

法官及後宣布明天續審,眾人步出法庭時,庭外再次響起掌聲,有人大喊:「朱牧我哋支持你!」到場旁聽的社民連梁國雄帶頭再叫口號,叫喊聲響徹整個樓層,達至少5分鐘。

陳健民18歲的女兒說,對父親被裁定罪成有心理準備,家裡已預先安撫好長輩的心情,又說父親曾對她指,會在獄中練出「六舊腹肌」,她笑言:「我拭目以待。」黃浩銘的父親表示,本來已做好最壞打算兒子會即時還柙,希望法官會輕判,又指見到很多市民特地前來支持,非常感動。

 

【佔中案裁決相關新聞】

大報復告佔中九子延續撕裂歷史傷痕

中大政政系師生:雨傘運動,何罪之有?!

敲鐘者言──朱耀明被告欄的陳辭

辯方不排除催淚彈逼出大規模佔領官:不影響被告煽惑罪成

「串謀犯公眾妨擾」罪成官:三子2013年逐漸形成犯罪宣布佔中時已想到放催淚彈

黃傘再現撐九子戴耀廷聞朱牧陳辭痛哭

45分鐘自白書朱耀明頻哽咽

呼籲逼爆金鐘堵路已屬違法

難忘紛亂小店東猶有餘悸

運輸業界:當時收入少了三分一

周融指罪成是「香港人勝利了」

中央撐依法懲治佔中策劃者

陳淑莊邵家臻或失下屆參選資格

外交部促外國人勿片面理解判決



觀看原文: 按此連結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