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厚銘:擔心核四重啟、國民黨復辟或中共併吞?不如一起為公投打拼

·7 分鐘文章

近來保護藻礁、反對中油興建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的公投連署,因為國民黨的支持而導致支持環保運動中、特別是反國民黨的民眾內部的嚴重對立。

對保護藻礁公投有所疑慮、甚或大力抨擊的人士,一來是擔心保護藻礁公投會拉高國民黨所推動的重建核四公投的投票率,乃至於因此創造國民黨在下次選舉再起的契機;二來也擔心燃氣發電廠無法順利運作,會使得台灣在防疫成效下,台積電等護國神山擴充產能所帶動的經濟成長無以為繼,其後果有可能是造成核四必得重啟,或是削弱台灣的經濟實力,以致讓中國併吞台灣的野心更有實現的可能。

再加上關於發起護藻礁連署的核心人物的一些傳聞,更使得參與推動護藻礁連署的一些環保團體及其主事者背負了支持重啟核四,甚或寧可讓國民黨復辟、讓中國得以趁虛而入的罪名。

而這些擔憂與憤怒背後,絕對與2018年年底,幾個進步性的公投議題都慘敗(編按:此指同志婚姻公投等),反而保守主張都獲得通過,甚至導致民進黨敗選、國民黨聲勢大好的「教訓」密切相關。以致愛台灣在意台灣主權獨立或反核人士當中,有不少人覺得公投必敗,根本反對公投。本文不擬針對藻礁、燃氣發電與核電等事實性問題進行討論,而主要著眼於公投和民主的意義。

實際上,核四公投曾經是擔任過民進黨黨主席的林義雄所大力推動的,在一次的採訪中,林義雄也明確說明,他與友人一同成立的「核四公投促進會」之宗旨為:「經由促進『用公民投票決定應否興建核四,來喚醒台灣人民的主人意識、培養台灣人民行使主人權利的能力』。所以這個促進會所追求的目標簡單地說,就是要促使台灣人民能夠有主人意識、有主人能力,因而能真正地「當家作主」。至於核四只是公投的議題,核四公投只不過是達到『人民作主』這個目標的手段而已。」

換言之,公投是人民主權的展現,實際上也長期與台灣獨立運動密切相關,而為國民黨所排拒。因此,儘管在陳水扁執政時通過了公投法,卻被加上了高連署門檻而被稱為「鳥籠公投」。以致,一直到2017年才又以「補正公投法」的訴求,順利修法調低了門檻。

但顯然,2018年的慘痛經驗使得大家對台灣民眾的信心大打折扣,深信進步思想必然屬於少數人,因而公投必敗,所以反對公投。特別是當國民黨等保守勢力也在連署推動一些保守反動的議題之公投連署之時,這些愛台反中的進步人士之疑慮與反彈更是強烈。

但實際上,前述被貼上擁核或國民黨同路人、甚或葬送台灣主權的環保團體與所屬的個人,有不少不僅是長期反核,甚至是在抗中保台的太陽花運動、聲援圖博、聲援香港等運動中都出力甚多。只要曾對相關社會運動有一定投入、關注,理應對這些團體與個人的旗幟或身影都不會感到陌生。如此以「藻膠」、「亂搞」等標籤貼在這些團體與個人身上的做法所造成的分裂對立,只會是親痛仇快,更凸顯台灣民主防衛的必要性。

然而,公投必然是民主防衛中不可或缺的一環。以2018年的慘痛經驗即喪失對台灣民眾的信心,進而反對公投,顯然就必須面對前述核四公投促進會「培養台灣人民行使主人權利的能力」的宗旨。更具體而言,則是由誰來判斷早就一人一票選總統的台灣人民何時才有資格行使公投的權利,以及什麼議題可以公投,什麼議題不適合?

與此同時,我們也該注意到,主張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的中國共產黨,其實也是以人民素質還未達致應有水準為由,剝奪中國人民的參政權。亦即,精英主義與極權主義僅有一線之隔。

2019年4月27日台北,廢核大遊行中參與者喊著反核口號。
2019年4月27日台北,廢核大遊行中參與者喊著反核口號。

民主投票本就是價值取捨的問題,如果以議題的專業性為由反對訴諸公投,豈非走回當年國民黨政府的老路,主張核電問題應由專家與政府官員決定?

實際上,不論是否有藻礁公投,國民黨一定會持續嘗試趁勢再起,黃士修等擁核人士也還是會發起重啟核四公投,如果擔心藻礁公投提高核四公投的投票率,使其通過的機率大增,或是為國民黨創造其復辟的聲勢,因而反對其他公投的連署,那麼是否等於只要國民黨或保守勢力發起公投,就不容許其他團體也發動公投?以致讓國民黨得到一個封殺其他公投議題的武器?

同理,如果對於國民黨「蹭過來」的議題就一概反對,是否國民黨等保守勢力也就找到了消滅敵對主張的利器?失敗主義地認定公投必敗,是不是要主張廢除公投,還是回過頭來提高公投門檻?以致剝奪台灣人民直接展現其意志或學習當家做主的機會?這不只是精英主義的問題,也是昨是今非的問題。

民主投票本就是價值取捨的問題,如果以議題的專業性為由反對訴諸公投,豈非走回當年國民黨政府的老路,主張核電問題應由專家與政府官員決定?這其實是過時的科技官僚統治(technocracy)思想。也因為民主投票是價值選擇的問題,所以一般庶民與專家學者都平等地一人一票,政策公投更是如此。同樣地,在國民黨執政時期推動核四公投,現在卻又因公投必敗而反對公投,總要有個說法交代。講求策略與投機主義的差異何在,也有待說清楚講明白。

更重要的是,正如那些參與推動藻礁公投連署的環保團體與個人長期以來的付出,果真擔心2018的悲劇重演、國民黨復辟或核四重啟,就該捲起袖子,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努力讓人民知道國民黨與中國共產黨共同打壓台灣人民主權與意志的事實,以及核災的重大風險與核廢料儲存的無解或對弱勢的不平等壓迫。

也正如公投護台灣大聯盟召集人蔡丁貴教授曾為文指出的,民進黨政府有責任更積極地與環保團體溝通,並向人民說明,以及不預設立場地再努力尋求與評估其他的解方。經常入不敷出、為募款頭痛、且人力有限的環保團體或許可以提出對案,但這絕非他們的責任與義務,更非其反對政府政策或發動公投的資格條件或前提。

面對中國政府與中國國民黨等保守勢力,我們沒有悲觀的權利,同為愛護環境與捍衛主權的陣營內部也不該相互貼標籤,在民主的道路上也絕無回頭路。因為或許有一天,公投也會是我們展現獨立意志的重要方法。以及,民主才是我們立足於世界的最重要資本,也是說服台灣人民切莫被中國政府所統治的根據。反之,不以民主為基礎建立的國家,結果只會是不斷換人來統治我們而已,而不是人民當家做主。

(作者為台灣政治大學社會學系教授)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10316-taiwan-algae-referendum-kmt/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