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色經濟圈成功?90後網紅轉攻微博︰香港市場細

on.cc 東網
曾鎧琪Alison在其YouTube頻道罕有地表態自己是「藍絲」,呼籲非同路人取消關注,表態後收入收視不如人意,她因此轉戰內地市場。(雷志祥攝)
曾鎧琪Alison在其YouTube頻道罕有地表態自己是「藍絲」,呼籲非同路人取消關注,表態後收入收視不如人意,她因此轉戰內地市場。(雷志祥攝)

新冠肺炎肆虐,反修例風波的戰場由街頭變成網絡。近日,「黃藍YouTubers清單」於網絡廣傳,呼籲網民看短片時實行罷看藍的YouTubers。一名90後YouTuber卻高調宣稱自己是「藍絲」,揚言放棄香港九萬幾個觀眾,北望神州。究竟她是自尋「死路」,還是開拓了康莊大道呢?

曾鎧琪Alison是一名全職YouTuber,其拍攝的吃喝玩樂好去處推介、減肥實試的影片於近兩年爆紅,累積了近九萬名粉絲,每條片都有逾十萬人次觀看。人氣吸引了大量廣告商,當中的收入足夠支撐她日常生活所需,誰料到其安穩生活會因反修例風波而終結。

六月時的Alison形容自己是「淺黃」,雖不時被人批評她是「港豬」,拍「離地」片,但她亦有響應罷工,因覺得「自由民主係好東西」。事件持續升溫,令她由黃變藍,源於她對「不割席」的理念相當反感。暴力不斷升級,她認為事態嚴重,遂忍不住在個人社交平台向密友吐真言。

令Alison措手不及的是,其言論被密友公開,網民旋即歇斯底里地圍剿,換來的是訂閱人數直線插水及一堆負評。本着要衷於自己,她孤注一擲,拍片高調表態︰「我係藍絲,你哋可以取消追蹤我!」

Alison深知,高調表態一定會嚇走廣告商,而結果亦不出她所料,所有廣告商都與她終止合作。由以前自由自在,拍輕鬆短片就有錢收,到現在收入歸零,憂柴憂米,她或多或少都有後悔。她邊嘆邊解釋,大部分品牌都怕得罪客戶,均不接受合作的YouTuber有鮮明的政治立場,「可能有啲會接受黃,但根本無人會接受藍,我係自己斷咗條財路!」

或許在壁壘分明的政治世界,公開表態惹來的不止攻擊與謾罵,還有飯碗不保。Alison縱然後悔,亦明白不能沉溺在過去的光輝歲月。她把心一橫放棄香港市場,轉戰微博,與同路人圍爐取暖,每日出幾十個貼子,5個月就有2萬個粉絲。她指不少香港知名YouTubers早已使用微博,賺盡人民幣,她如今只是含淚轉場︰「佢哋憑咩質疑我轉用微博?」

藍營組成的KOL100,旨在集結親建制陣營的輿論壓力。不過,Alison卻不選擇加入,因為她相信自己的能力,更相信大中華市場的潛力︰「廣東話市場太細!」她將頻道上的新影片由廣東話旁白改為普通話、繁體字字幕轉為簡體字,勢要進軍華語市場。

放棄香港九萬多名觀眾從頭開始,雖然每月收入只有百多元,與大半年前的收入差天共地,但她對自己的轉型很有信心。自斷財路或開拓康莊大道可能言之尚早,但有一點她很確定的,就是頭也不回向前走。

「講咗就返唔到轉頭,除非我被人打,我都會理直氣壯拍片。」

Alison曾在Instagram密友圈發表對反修例運動的看法,指運動已變質,但被密友出賣,慘遭網民轟炸。(受訪者提供)
Alison曾在Instagram密友圈發表對反修例運動的看法,指運動已變質,但被密友出賣,慘遭網民轟炸。(受訪者提供)
Alison直指藍絲在香港不會有市場,相反內地市場發揮空間更大。(網上圖片)
Alison直指藍絲在香港不會有市場,相反內地市場發揮空間更大。(網上圖片)
為了迎口內地網民口味,Alison頻道上的新片都轉為普通話旁白及簡體字字幕。(網上圖片)
為了迎口內地網民口味,Alison頻道上的新片都轉為普通話旁白及簡體字字幕。(網上圖片)
網民自製黃藍YouTubers清單,呼籲同路人支持相同立場的YouTubers。(網上圖片)
網民自製黃藍YouTubers清單,呼籲同路人支持相同立場的YouTubers。(網上圖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