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刑恐東方記者案 上訴近4個月無進展 各界質疑有保護傘

東方日報
·2 分鐘文章
2017年:黎智英(右)在六四集會上公然以粗口辱罵及涉嫌刑事恐嚇東方記者。
2017年:黎智英(右)在六四集會上公然以粗口辱罵及涉嫌刑事恐嚇東方記者。

【本報訊】司法亂象多多,律政司屢次「放生」壹傳媒黎智英更遭炮轟多時。黎智英於2017年六四集會上,在維多利亞公園內涉嫌刑事恐嚇東方報業集團(下稱「東方」)男記者,整個過程有照片及片段攝錄作為佐證,惟黎最終獲裁定刑事恐嚇罪名不成立,而律政司其後在去年9月17日,即該案上訴限期的最後一天提出上訴,惟至今近4個月,有關上訴聆訊仍未有任何進展。學者及時事評論員齊轟,事件十分離奇,亦惹人質疑背後是否涉保護傘或後台包庇。

有相有片 起訴拖近3年

時事評論員陳雲生指,黎智英刑恐東方記者案有片有相,表面證據簡單顯淺,案件卻拖近3年才將黎智英正式落案起訴,可謂不可思議,會令人感覺律政司蓄意拖延,目的是讓社會淡忘案件。而案件初時表面證供成立,後來又判不成立,上訴又一直拖延無果,引起社會不必要的猜測,如黎是否有保護傘或後台,破壞本港司法形象。

理工大學專業及持續教育學院講師陳偉強亦指,案件提出上訴後至今毫無進展,十分離奇及荒誕,加上由案發至今時間太長,對受害人不利,律政司應加快上訴程序,不然會予人包庇黎智英,甚至有保護傘及後台「撐腰」的不良觀感。

回覆質詢 答完等於無答

事發後,東方和受害記者先後17度去信質詢律政司要求交代,期間律政司3度違反服務承諾,超出期限始作回應。而律政司所謂的回覆,大部分內容大同小異、廢話連篇,完全無認真作正面回應。至去年2月律政司才正式落案起訴黎,案件初時表證成立,惟法院最終裁定黎刑事恐嚇罪名不成立,黎再獲放生,至案件上訴期限屆滿,拖足3年3個月。



陳雲生
陳雲生
陳偉強
陳偉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