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暴未收服 中大又播獨

東方日報
·5 分鐘文章
不少畢業生戴上「V煞面具」遊行。(黃偉邦攝)
不少畢業生戴上「V煞面具」遊行。(黃偉邦攝)

沉寂數月的黑暴有死灰復燃之勢!逾百人昨在香港中文大學校園遊行,期間港獨口號及旗幟盡出,完全無視已落實近5個月的《港區國安法》。中大昨早報警求助,並兩度發聲明譴責肆意破壞該校設施,教育局則譴責事件,警務處國安處昨表示會調查事件。曾任中大校董會成員的立法會議員葛珮帆表示,黑暴勢力在國安法落實後沉寂一段時間,社會貌似平靜,但黑暴勢力卻潛伏各階層,昨日的事件反映校園成為「枉法之地」,威脅社會寧靜。有教育界人士亦指,昨在大學校園再現無視法律的港獨宣傳行動,衝擊大學管理與國安法,批評這是「試水溫」行為,亦擔心類似行動或陸續有來。

中文大學昨舉行網上畢業典禮,但該校聲明指,清晨校園已被人塗鴉、張貼標語,至中午12時許,先有10多名手持黑色氣球的畢業生現身,他們先戴上「V煞面具」和展示抗爭標語,包括「一息尚存,抗爭到底」等,又高呼「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香港獨立,唯一出路」等口號,促請有關部門盡快釋放被扣留在深圳的12名港人,隊伍其後有逾百人,由港鐵站外的民主女神像起步,當中有人自稱是中大學生,亦有身穿黑衣、黑袍的人士。

未見警員入校執法

他們遊行至「百萬大道」,途經去年中大衝突中最激烈的「二號橋」,眾人默哀3分鐘,以紀念反修例活動。最惹爭議的是,參加者不斷叫喊「香港獨立,唯一出路」,及有人手持印有「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旗幟及標語,眾人齊唱「願榮光歸香港」,活動充滿港獨宣傳之意。中大昨於上午10時半及下午2時半兩度發聲明,指清晨已發現校園遭人噴漆塗鴉,或造成永久損壞,昨午又有逾百人擅自在大學校園進行集會及遊行活動,部分人士展示港獨橫額及旗幟、高叫港獨口號以及顛覆國家政權口號,對相關行動涉嫌違反禁聚令及《公安條例》予以強烈譴責,並強調校方早上已報警。

隊伍遊行期間,中大保安不時警告在場人士違反禁聚令及《公安條例》,要求他們停止並保持社交距離,又截查和拍下他們的面貌,雙方多次發生口角和碰撞,場面一度混亂。但至晚上,未見有警方人員進入校園執法。

身兼觀塘區議員的應屆政治與行政學系畢業生陳易舜昨現身遊行隊伍中,他稱不擔心會因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而被秋後算帳,又斥校方一周前貿然煞停畢業禮,惹來多方揣測,估計與上周中大學生團體舉行的反修例展覽有關。社工學系碩士畢業生小露亦有參與遊行,但並無叫口號,形容遊行和平、安全地結束,不懼怕會被秋後算帳。

非法集結可囚5年

教育局昨晚發聲明,指遊行人士高叫及展示「港獨」訊息,涉嫌已觸犯港區國安法,同時罔顧公共衞生風險,亦可能違反禁聚令,予以強烈譴責。局方支持中大就事件報警,重申校園並非法外之地,師生須遵守法律,不應從事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和活動,而大學亦有管理責任,確保其運作符合法例要求,以及學生和社會整體的利益。

警方指,接獲中大通知有人於校內用噴漆塗鴉牆壁,案件暫列「求警調查」,警務處國安處已接手處理並展開調查。警方強調,是次遊行並無獲得警方的不反對通知書,參與組織或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或非法集結,均有機會觸犯《公安條例》,一經定罪最高可被判處監禁5年。

葛珮帆表示,中大校園昨日的遊行活動中,參加者高呼反修例及港獨口號,更齊唱「願榮光歸香港」的所謂港獨「國歌」,均有宣揚港獨的意味,令人憂慮校園政治化的局面再度加劇。即使中大已就事件報警處理,但葛認為關鍵在於警方及駐港國安公署的應對方法,若然不迅速地嚴正執法,將令社會接收錯誤訊息,以為「做乜都得」,而且反修例運動一直以學生為主導,屆時恐怕黑暴活動不止於校園發生,將「隨時返嚟」,蔓延至街頭,重現街頭抗爭。

執業大律師龔靜儀指,參加者昨日的行動已屬宣揚港獨及分離主義,涉違反港區國安法第20條及22條,並證據確鑿,但由於參與遊行人士以不同物品遮蓋面部,或難以定罪。龔又稱,公眾人士可進入校園,故校園屬公眾地方,遊行人士或違反禁聚令。她指,根據《警隊條例》第50條(3),如任何警務人員有理由相信任何須予逮捕的人已進入或置身在某處,而居住在該處或管理該處的人在該警務人員提出要求時,須容許該警務人員自由進入該處,並給予一切合理的便利,以便他在內搜查。換言之,警方毋須經校園同意,反而校園保安應讓警方進入,並給予便利。



遊行人士展示港獨旗幟。
遊行人士展示港獨旗幟。
有畢業生戴頭盔及眼罩等裝備,模擬去年衝突中與警方對峙場面。
有畢業生戴頭盔及眼罩等裝備,模擬去年衝突中與警方對峙場面。
有人手持的旗幟上有港獨字眼。
有人手持的旗幟上有港獨字眼。
遊行人士高呼「香港獨立,唯一出路」口號,但標語少印「獨立」二字。
遊行人士高呼「香港獨立,唯一出路」口號,但標語少印「獨立」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