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患與罪案齊發 香港淪為惡臭港

東方日報
·4 分鐘文章

頭痛醫頭,虛應故事,正是港府施政特色,也是社會痼疾難治的根本原因。單是鼠患問題嚴重,區區都是老鼠樂園,本報長年累月報道,無非督促港府正視問題。可惜負責滅鼠的食環署劣根不改,不論是推出滅鼠行動,還是深層清潔消毒,無一不是敷衍了事,以致鼠患愈滅愈有。這還不止,無牌樓上吧同樣藏污納垢,毒品氾濫,黑幫橫行,惟港府至今仍是不肯全面取締。這就難怪,特區由衞生到治安皆一塌糊塗矣!

清潔敷衍 不治死症

先說鼠患問題。眾所周知,香港是大鼠戊肝全球首發之地,確診個案也是全球最多,至今已有14宗,儼然成為風土病。饒是如此,食環署滅鼠依然徒具姿勢,從來沒有認真去做,以致街市淪為新冠肺炎爆疫重災區,更有最少兩個街市遭本報揭發驚現「群鼠噬豬殼」,震驚全城。例如曾出現最少15宗確診個案的紅磡街市,食環署曾於8月上旬關閉街市兩日進行深層清潔消毒,但這邊廂完成清潔收隊走人,那邊廂老鼠即告竄出搵食,亂象一直如故,沒有半點改善。

本報記者再到該街市視察,輕易便看見老鼠出沒,僅當中一個空置的家禽檔便形同迷你老鼠樂園,多隻老鼠在雞鴨籠中游走,好不逍遙。有乾貨檔販直言,街市受鼠患困擾多年,食環署的大清洗根本無用,老鼠照樣橫行無忌,形容已成為「不治死症」。至於曾爆出「群鼠噬豬殼」事件的黃大仙大成街街市,事後雖獲食環署進行深層清潔消毒及放置捕鼠器,但時至今日一隻老鼠也沒有減少,記者5分鐘內已見10多隻老鼠竄上跳下,部分更爬到肉檔砧板再沿喉管遁去,加上地面滿布剩菜殘肉,衞生情況十分惡劣。同樣曾爆發疫情的荃灣楊屋道街市,鼠患也未有緩解,老鼠聯群結隊出沒,嚇煞市民。

歸根究柢,食環署滅鼠和做騷沒有兩樣,一味敷衍。正如立法會議員和蟲鼠專家指出,署方在街市放置的老鼠藥數目嚴重不足,老鼠籠銹迹斑斑也沒有更換,而且位置有誤,何況街市周地食物渣滓,鼠餌毫無吸引力;而食環署即使進行深層清潔消毒,亦僅限於公眾地方,個別檔口和陰暗位根本沒有觸及。如此滅鼠,擺明就是虛與委蛇,豈有不愈滅愈多之理?迫於輿論壓力,食環署不得不於本周推出第二輪滅鼠行動補鑊,但只要虛應故事的心態不改,不論花多少錢、推多少次,香港淪為老鼠樂園的事實也是不會改變。

無獨有偶,申訴專員公署日前狠批食環署監管外判清潔承辦商不力,服務表現0分一樣也獲得中標;接獲市民對不潔街道的投訴又不予正視,從來沒有制訂黑點名單加強清潔,到頭來環境衞生每況愈下。如果食環署管理層有用心做好自己份工,有將香港當成自己的家,今日香港又豈會變得如此烏煙瘴氣、疫患迭起?

樓上酒吧 掃之不盡

當然,公眾衞生固然是市民肉眼得見的惡劣,藏在暗處的非法行為更是無法無天。警方在萬聖節前夕採取行動,突擊搜查尖沙咀漆咸道南兩間疑由黑幫和勝和操控的無牌樓上吧,以涉嫌「無牌售賣酒類飲品」及「無牌藏有酒類飲品可作販賣用途」拘捕多人。樓上吧向來是罪惡窩,無牌賣酒只是小兒科,黑幫更會在此銷售毒品,甚至利用毒品「養雀仔」毒害和操縱青少年。早前警方亦在尖沙咀山林道破獲無牌樓上吧並檢獲毒品,旺角更有樓上吧發生強姦未成年女童案,烏煙瘴氣都不足以形容,根本就是罪惡淵藪、治安毒瘤。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樓上吧之所以氾濫成災,無非因為利潤驚人,方便黑幫「出貨」,早已成為黑惡勢力的主要經濟來源,只要繼續有這些酒吧存在,違反禁聚令致抗疫功虧一簣不用說,罪案無日無之才是心腹大患。尤其是目前遭到打擊的大多是黑幫外圍人員,幕後操縱者安然無恙,整個組織仍在運作,對社會治安構成極大威脅。人們不明白的是,何以無牌樓上吧掃之不盡,部分樓上吧甚至獲酒牌局名正言順發牌,如果說黑幫沒有保護傘包庇,有人信嗎?

事實擺在眼前,在無能港府執政下,坑渠老鼠固然滅不了,黑幫碩鼠同樣愈養愈肥。香港由民生到經濟、由法治到治安,無不江河日下,亂象叢生,特區早就由國際金融中心變成蛇鼠一窩的惡臭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