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門冰室老闆:講良心,好過分黃藍

「媽咪曾經嬲到話,到佢走嗰日,都唔希望見到我去送佢,然後(手機) block咗我。」龍門冰室老闆張俊傑紅著眼說:「最擔心嗰次,係我話搞『香港兒女冬至晚宴』,佢話:『你知唔知會好大鑊㗎,會俾人拉、會坐監㗎。』」剛過去的冬至,張俊傑還是自掏荷包招待390位年輕人一起吃飯做冬:「講真我唔係好有錢,我係窮底,但幫到咪幫。」他打算年三十晚,再辦一場「香港兒女團年飯」。

激嬲阿媽都繼續

明年40歲的張俊傑,卻讓媽媽擔心:「有次個客擺低7000蚊,我講過你擺低幾多、我捐番幾多,當時我戶口僅餘7000蚊,我都捐埋。」他10歲時曾遇上車禍,頭撼石壆,頭骨碎裂,左邊留下長長疤痕,經常頭痛,一直要食止痛藥,一粒上千元。「媽咪好嬲咁問:『點解連自己身體都唔顧,捐晒自己全部嘅錢 ,而家戶口係零,都仲要繼續做。』我講過嘅就要做,覺得啱就會繼續做,無論點都會頂落去。」

訪問前,張俊傑才到銀行提取現金3萬元,「佢哋全部係即日出糧,解大家燃眉之急,自己香港自己救;大家將來未必記得張俊傑呢個人,但要記得幫番其他人。」說的是他在12月1日成立的「香港人嘅冰室資源中心」:「希望可以幫年輕人搵番佢哋應該有嘅前途、應該有嘅將來。」何以有此概念?「因為見到李嘉誠 (旗下基金會捐10億元幫中小企),我無咁多錢,將僅有攞出嚟。」

他人很眼淺,念及周梓樂墮樓後頭部重傷,想起自己10歲那次意外,眼又紅著:「我好想佢好番,但又擔心佢好番會有後遺症。」周梓樂離世後,張俊傑很傷心,帶著兒子去悼念:「我要身教兒子,咩係應該要做。」他懷疑自己有抑鬱症:「我好容易會喊,但朋友見我有無限動力,話係躁鬱症。」

6月運動開初,他每晚要食安眠藥才能睡:「我食的頭痛藥超過1萬粒,副作用好大,好易腦退化,覺得自己無咩時間。而家開始做到想做嘅嘢,每日諗有咩出路俾年輕人;我雖然瞓得唔多,但唔使再食安眠藥。」媽媽又氣他怎麼只顧他人仔女,忽略自己兩名兒子:「我覺得可以分先後,自己嘅慢慢教,但我用幾個月build up咗,就可以幫到好多人嘅仔女。」

絕非忽然愛香港

張俊傑自幼家貧,家住屯門,自言是「屋邨仔」,父母基層勞動,收入有限:「我仲記得我哋住2740,月尾要靠隔離2741嘅陳太接濟。」10歳車禍後,他媽多番提他努力讀書,結果會考6A,大學考入港大精算系,畢業5年後考牌成功,人工三級跳:「入行萬幾蚊,考到牌加到5萬,最高峰時升到 Executive Director,百幾萬年薪,百幾萬花紅。」

當年生活聲息犬馬,應酬頻繁,又煙又酒,後來因公司內部權鬥,但覺打工意興闌珊,他於是創業2012年在屯門龍門居開設龍門冰室。「叫龍門因為喺龍門居,亦有一登龍門嘅感覺,價錢比同區平,我想做香港人生意,就算啲人問點解收咁平、點捱得住,都堅持唔加價。我話咗香港贏之前都唔加價 ,一路做落去都係咁。」言談間,他說其本土和對香港的愛,從不是因為今場運動才忽然爆發。

創業之初,張俊傑跟姐夫學沖茶,「日日自己煮汁,以前得鮮茄、咖喱、芝士,想同外面茶餐廳唔一樣,就加黑椒、龍蝦汁;另外,常餐炒蛋可以轉炒蛋白,特登搵人隔蛋黃;多士任改醬,奶油占醬乜都得,唔使加錢,想做香港人茶餐廳,賺唔多錢,但開心。」

反送中運動之初,龍門冰室外放免費飲品,以示支持。怎料有天,他一位伙記的女兒被捕:「嗰日拉咗70人,伙計對住我喊,話個女無做過咩,佢讀緊大學。到第二晚,其他人都保釋晒,70個人走淨佢(伙記女兒)一個,我同伙記爸同律師一人寫封信叫佢堅持多廿幾個鐘,話如果孭咗罪名,第日畢業前途盡毀,後尾成功踢保。」那次之後,他反思能否做更多,與其捐款用不得其所,不如開設「香港人嘅冰室資源分享中心」 (下稱「分享中心」)希望直接幫助年輕人。

「佢哋好有骨氣、唔想白白受恩惠」

張俊傑解釋,分享中心的概念,先是解決年輕人衣食的燃眉之急:「先用Telegram溝通,了解case,覺得要幫就填份form,寫低TG代號,有咩需要,每人每周嚟攞一次700蚊券。」分享中心不涉現金,沒有鼓勵買裝備,分享的資源主要是飯券、超市券等,學生到龍門也有免費餐。「每日10幾個cases ,最多試過有百幾人,派出去嘅都過百萬元,之前幾十萬元我出,之後有大家捐出,呢個資源共享嘅理念如無人支持,運作會好短。」

與此同時,分享中心也給青年舉辦學習增值班,張俊傑自行聯絡良心導師,主要是工藝或技術類別的,最新公布的包括精製花牌,婚嫁化妝,飄眉化妝,食品攝影,手繪曲奇,藝術創作等,以及最受歡迎的電影剪接及錄音製作等。他提到,個別行業如理髮,導師甚至願意即時聘請年輕人為學徒,提供就業機會。他形容,分享中心就如中介人般,撮合導師和年輕人。

張俊傑一邊找良心導師,並在 Facebook 專頁公布,讓年輕人自由報名:「呢度好似畫室,請導師教整鎖匙扣、杯墊、環保袋、聖誕卡。青年來學完,喺度做番出嚟,我俾番佢哋60蚊一個鐘。」訪問當日,有個女孩早上11點前已來到畫聖誕卡,畫到晚上11點,因為有經濟需要,她要憑自己能力賺錢。「佢哋嚟畫聖誕卡,都可以抒發吓,之前見過好多人戴住口罩,唔敢望你,好大防備,來多幾次,慢慢開心番,攞完資源分享,會留喺度傾下偈,留到好夜至走。」

負責營運分享中心的幹事,都是受影響的青年,「其中有位升Year 4,同父母政見唔同,父母唔肯俾最後一個sem嘅學費,要2萬8蚊,我幫佢俾,佢嚟打工慢慢還。」他又遇過一個傳理系女生:「嗰日18度,佢著薄短袖衫,採訪到鞋都穿窿,流晒鼻水,嚟申請資源分享,我話呢啲係special case ,即刻帶佢買衫買鞋。」接觸青年多了,他更明白新世代:「佢哋覺得夠就得,會話留番俾有需要嘅,佢哋好有骨氣、唔想白白受恩惠。我就諗,不如幫佢哋製造就業機會。」

張俊傑為分享中心開了3間公司:「公司可以由幹事管理,我話佢哋表現好,第時升上去就係董事、CEO,我想增加佢哋履歷,俾機會年輕人做管理層,第日出去更有自信。」思考過後,他認為長遠計,應該讓他們學得一門技術,自力更新,於是聯絡不同行業,如瑜珈、健身、理髮,甚至電影剪接,至今已找來百多位「良心導師」開班授藝:「自己香港人救番香港人。」

建良心經濟圈 設良心工會

張俊傑亦認為,做人做事與其以黃藍分界,倒不如憑良心;與其建立黃色經濟圈,不如共同創建良心經濟圈。「黃藍店點分?黃店結盟,打壓藍店,幾間互相賺多咗,自己袋,但幫我哋出去衝嘅係年輕人,佢哋受害,應該幫番佢哋。你話黃店就受惠,肯唔肯捐出嚟?而且可以有偽黃店。」他坦言,龍門冰室生意多賺8%至10%,每月學生餐花費近20萬元,「伙記辛苦要加番人工,我哋人工都比市面高。」他說,這是良心經營的模式,長遠則希望建立良心社區工會。

他的構想是:「各行業願意入會嘅,捐1%營業額放在工會,筆錢可以幫年輕人,亦可以幫被捕者照顧佢哋家人。」他想到數十個行業,每個派出代表,就如立法會功能組別般,不同是全部民選,「各行業都建有良心經濟圈,互選主席,亦可以罷免,形成良心社會,呢個至係真正民主。」

「講良心易過黃藍,我從無講過自己係黃,我有個紋身follow my heart,做嘢憑良心,好過用黃藍,最尾係幫受呢個活動影響嘅人。」 團結就是力量,說來老套,但也在這場運動中發揮到極致。

「我無晒錢,錢都放晒去分享中心,有同銀行傾借錢開店,但寧願幫年輕人先。」他坦言,花在店舖時間驟減,除了風雨不改親自到工場煮汁醬。百忙之中,他在理大圍城一役,還是跑去幫手煮咖喱汁,「做得幾多得幾多,舗有錢賺就幫番人,嚟呢度做嘢嘅年輕人,我諗佢哋知道我係真心幫佢。我想話俾香港人知,仲有好多嘢可以做。」

回想6個月前,張俊傑也說今日的他「成個變晒」:「以前鍾意睇波睇曼聯、鍾意打golf、睇龍虎門;而家好耐無睇波,龍虎門期期有買,堆晒喺度;golf 都收埋咗。以前會care 舖頭生意好唔好、人哋點講,而家淨係睇新聞,留意邊啲人要幫,成個生活變咗。」

雖然曾令媽媽擔心,但媽媽已由藍變黃:「曾經stop 我呢樣嗰樣,而家大家理念一致,就算搞埋呢度 (分享中心) 幫小朋友,佢覺得我係做好事,無反對,慢慢改變咗佢心態。」人說我對青春無悔,張俊傑哽咽道:「派嘢會繼續,直到香港好番。我覺得如果做得成,我無悔。」


觀看原文: 按此連結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