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港聞>>

梁游重誓不容再演鬧劇

【星島日報報道】立法會議員宣誓橫生的枝節愈來愈多,最新發展是建制派議員聯署,要求梁頌恆和游蕙禎兩位候任議員就辱華言詞道歉;更有議員聲稱聽不到他倆道歉就要搞流會,令他倆無法重新宣誓做議員;又有建制派法律界人士要求他倆道歉之外,還要書面向立法會主席申請重新宣誓,為兩人正式就職加設關卡。

  謝偉俊議員提出不道歉就流會的建議,有多少建制派議員附和成疑,實際上立法會流會次數愈多,愈是浪費時間,愈是無法處理正事,包括梁游在內的激進反對派愈開心。尤其是謝偉俊聲稱要給多幾次機會予梁游兩人糾正,如果他們有意搞局,每次不道歉立法會都要流會,立法會運作豈非要癱瘓幾個星期?

  至於要道歉才可以再宣誓,法律沒有這個規定,立法會也沒有這個先例。當年黃毓民以咳嗽聲代替誓詞中的「共和國」,雖然過了秘書長監誓一關,但是曾鈺成就任主席後即指他的誓詞無效,要他重新宣誓,也沒有作出道歉的前設條件。

   要求道歉 設誠意關卡

  現時的問題是,如果梁游兩人明日重新宣誓,就算依足誓詞讀出來,又有誰能夠斷定他倆認同誓詞的內容呢?

  建制派加上一層關卡,要他倆公開就辱華事件道歉,或可作為對他倆明日宣誓內容的「誠意測試」,至少起到令他們尷尬的政治效果。不過,兩人已經表明不會道歉,但會以保住議席為前提,指自己的「終極目標」遠比宣誓「偉大」。

  兩人的策略,是要立法會主席表明他們上次宣誓在法律上有甚麼不可接受的地方,以便重新宣誓時做到最低要求,或者在法律罅內「加料」,務求正式做到議員,以便日後大有空間推動他們的本土甚至港獨議題。

   再玩花樣可停其職務

  建制陣營中較為「鷹派」的見解,是令他們連重新宣誓的機會也沒有,增設道歉關卡是一度策略,不道歉就流會是下策。有人試圖從法律層面要他們以道歉來證明宣誓誠意,另外有人則指宣誓首天已經給了他倆重新宣誓的機會,兩人依然故我,因此不應該一次又一次再給他們機會。

  由於立法會主席就任後曾經給予兩人機會重新宣誓,故此,明日主席較有可能讓梁游重誓。即使如此,這也應該是最後一次機會。兩人必須依足法定宣誓要求,一清二楚讀完誓詞,不加增刪,也不能以種種伎倆扭曲誓詞的原意,重演上周的一場鬧劇。

  兩人要求主席指出上次宣誓有何不當,這完全是故意刁難。以一般常識看,依足誓詞直讀就是了,要求很簡單,不必複雜化,如果他們再度玩花樣,不符合法規要求,就應該啟動程序,撤銷他們的議席,不准他們參與會議及投票,並且安排重選程序。

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