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港聞>>

糾結的字幕組:「隱身英雄」遊走法律邊緣

市民在漫畫店內閱讀漫畫。
市民在漫畫店內閱讀漫畫。攝:Takashi Aoyama/端傳媒

北京時間晚上11點,王倩倩的QQ圖標閃爍,有人在字幕組的工作群裏分享了一個網盤鏈接,群裏一下子熱鬧了起來。王倩倩點擊鏈接,開始下載視頻。

「我們翻譯用的文件一般都是清晰度低的小文件,下載快,可以馬上動手翻譯。『熟肉』(已經添加了字幕的視頻)會用高清片源。」王倩倩今年23歲,是神戶一所大學的在讀研究生,在中國某知名字幕組負責翻譯日劇。

通常劇集在日本電視上播放後一個小時之內,片源就會被共享到字幕組的工作群裏。「我們一共三到四個人翻譯吧,一人200句左右,工作由校對分配。」王倩倩下載好了視頻,準備翻譯,這時鐘錶的指針即將指向12點。

熱門的劇要求轉天早晨6點前完成翻譯,這樣轉天中午就可以發布了。

王倩倩

在字幕組中,片源將視頻提供給翻譯,翻譯完成後由外語水平較高、資格較老的校對進行確認訂正,再交給時間軸將字幕嵌入適當的畫面,進行後期處理,最後壓制成適合發布的文件。在這一系列程序完成之後,一集「熟肉」就出現在了網上。

每週劇集播出的日子,為了保證組內其他環節能順利交接,王倩倩都要熬夜完成翻譯。談到報酬,她笑着搖了搖頭,「沒有報酬,都是純粹的『為人民服務』。我敢說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字幕組都是無償勞動。」

「為人民服務」的字幕組

日本的影視劇、娛樂節目、動漫遊戲等次文化(subculture),受到中國年輕一代的追捧,將日本方面的資源做成「熟肉」的字幕組也成了這些年輕人接觸日本次文化的最主要途徑。

字幕組(Fansub)是在外語視頻上添加翻譯字幕後進行發布的民間組織。他們多是外國文化的愛好者,目的是將他們喜愛的外國文化傳播給更多的本國人。在中國,很多人都是通過字幕組接觸外國的影視動漫。人們可以登錄字幕組的論壇,通過BT種子或網盤鏈接下載帶中文字幕甚至雙語字幕的外國影像資源,也可以直接在彈幕類視頻網站Bilibili(俗稱B站)或AcFun(俗稱A站)在線觀看。

「我愛看日劇、美劇,偶爾看看英劇、韓劇,很少看國內的電視劇。周圍人差不多也這樣。」王倩倩說,「因為好看啊,不然看電視裏抗日神劇和婆媳狗血劇嗎?」

字幕組為年輕人接觸他們喜歡的外國文化產品創造機會的同時,也背負着極大的爭議。在未經授權的情況下,擅自將視頻資源上傳到網絡供不特定人群使用——這在大多數國家都是違法的侵犯著作權的行為。

9月28日,京都府警方網絡犯罪對策課和伏見署以涉嫌違反《著作權法》為由,分別在橫浜市和東京逮捕了兩名中國人,一名是30歲男性公司職員王某,一名是20歲男性留學生楊某。警方稱二人均為中國字幕組成員,在未經授權的情況下將日本正在播出的動畫通過文件共享軟件上傳到互聯網上。

「我們組的片源暫時沒有影響,雖然我也不知道片源具體是誰,」王倩倩並不十分在意這則改變了兩個年輕人命運的新聞,「他們太不小心了,P2P肯定不行,很容易追查到源頭,得加密,分包,點對點傳。」

「這件事,我們組裏也有討論,還是比較擔心的。」CiCi是某日本男明星的粉絲,和幾個同好一起組織了一個專門製作明星視頻字幕的字幕組, 「不知道他們是怎麼被抓到的,查IP?被舉報?」她沉默了一下,「以後我們必須更謹慎。」

2016年10月15日,香港亦有人發起聲援字幕組的快閃行動。
2016年10月15日,香港亦有人發起聲援字幕組的快閃行動。攝:吳煒豪/端傳媒

規避風險 「代錄」成新興生意

CiCi作為字幕組的組長,負責整體統籌,要跟進每一個環節,人手不夠時,還要親自上陣補空缺。

「最開始我們就是因為喜歡這個男明星所以走在一起的粉絲,當時他在國內還不紅。」 3年前,恰好CiCI所在的粉絲群裏有人會日語,有人會視頻製作,也有熱心的留日粉絲提供片源,就這樣這個專門翻譯單一明星資源的字幕組就成立了。三年裏,通過網絡招募,陸續有人加入進來,成員進進出出,卻也能穩定持續地完成製作。讓CiCi欣慰的是「現在看我們組片子的人越來越多了。」

CiCi字幕組的片源來自於一位狂熱的粉絲,明星出的DVD、上的雜誌她都會買,明星上的節目她都會錄下來珍藏。

不過經過這次日本警方的行動後,Cici也感覺到風險就在身邊。

以後我們會避免讓在日本的字幕組成員錄檔。實在不行就找代錄。

Cici

在淘寶上搜索「日本」「代錄」,就可以找到很多聲稱可以代錄日本電視節目的店家,價格約為5元/半小時。對於賣家,只需要在日本有一台可以預設時段進行錄像的電視機,作為買家,只要向代錄報出節目的頻道和時段即可,一手交視頻一手交錢,簡單,迅速。在國人對外國各色文化的渴望之下,雖然盜版業在網絡時代偃旗息鼓,但是很多新的行業也隱秘地冒出頭來。

「其實我們都知道我們做的這些在日本是違法的,所以儘可能的低調再低調。」CiCi表情嚴肅起來,「所以我們字幕組,或者說整個粉絲圈子都有個不成文的規定,那就是千萬不要把字幕視頻傳到Twitter、Facebook、Youtube等外網。但是依然有人會把資源PO到外網……」她歎了口氣,「我真的特別希望大家能低調一些,維護好這個環境。」她將「特別」二字說得很用力,「今天被抓的是片源,下次不知道整個字幕組會不會一鍋端,畢竟以前也不是沒有發生過。」

日本注重保護著作權 民眾支持打擊盜版

中國曾有幾次大規模打擊字幕組的行動,幾乎所有大型字幕組都曾遭遇過暫時關閉的命運。而這一次,特別之處在於並非中方的取締行為,而是日本警方開始行動。

日本對保護著作權非常重視,這也被認為是日本創意產業發展的根本。如果在日本違反了著作權法,針對個人的最高量刑為「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或1000萬日元以下罰款,或者並罰」,遠高於公然猥褻罪(6個月,30萬)和私闖民宅罪(3年,10萬)。

為了遏制網絡上侵權行為的蔓延趨勢,2012年,日本將非法下載納入到違反著作權法的處罰範圍之內。近年,日本自民黨為了使日本順利加入TPP(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應美國的要求,計劃將侵犯著作權罪從親告罪改為非親告罪,並將著作權保護期限從著作人死後50年延長至70年。雖然這兩項修改遭到不少法學家的非議,認為這過分限制使用者的權限,將影響到知識的公平利用,但包含這兩條修改意見的「著作權法改正法案」依然於今年3月被提交到日本國會。如果這項改正法案通過,就意味着在日本,以後不再需要版權所有方親自向警方報案,只要是檢方認定的侵權行為,就可以進行取締。

日本普通民眾對盜版行為,也並不寬容。字幕組成員被捕後,日本網友紛紛譴責其侵權行為,呼籲「一定要打擊盜版,保護日本動漫產業。」、「這還只是冰山一角,請繼續嚴厲打擊。」

這是日本警方首次逮捕字幕組成員,對於很多日本民眾來說,是第一次聽說有這麼一個組織,並立刻將字幕組同以往出於盈利目的的盜版產業聯繫在了一起。

「在中國電視上真的看不到日本電視劇,更沒有日本動畫,也沒有DVD可以租來看。」曾在上海交換留學的梨沙子說,「留學的時候我也是在Bilibili和優酷上看日劇。中國朋友告訴我的。」

沒有去過中國,也不了解字幕組目的的民眾,更難以理解這項「奇怪」的行為。

「如果他們不是靠盜版盈利,那麼為什麼要冒着被逮捕的危險做這些事呢?」21歲的大學生平太聲稱自己從來沒有在網上下載過外國影片,「不會為了看電影這樣的事而去違法犯罪。」

平太說自己一般會去電影院直接觀看,或去 「GEO」「TSUTAYA」這樣的DVD租賃店租影碟,一部電影大概租金500日元。「如果沒有在日本發行的話,還可以通過Amazon這樣的電商購買原版。當然需要會英語,我英語不行,沒有試過。」平太補充道。

一名行人在動漫海報前走過。
一名行人在動漫海報前走過。攝:Takashi Aoyama/端傳媒

字幕組屢遭打擊,是文化使者還是文化盜賊?

一方面是日本的相關法律越來越嚴苛,執法越來越嚴厲,另一方面是中國字幕組蓬勃興起群眾基礎雄厚……可以說中國和日本是著作權管理的兩個極端,中國有多寬鬆,日本就有多嚴格。

「其實我心裏特別矛盾,」尹雁翔在日本一家遊戲公司工作,對字幕組成員被逮捕這則新聞抱有很複雜的情感。他曾經擔任某動畫字幕組小組長,那動畫的版權所有方正是他現在工作的公司。

「公司的人都不知道我以前做字幕組的事。以前做的時候也不覺得有什麼,但是開始工作了,立場就不同了。」他所在的公司剛剛發現中國某網絡論壇破解並上傳的遊戲中有不少自己的作品。

站在公司的角度,你感受到的是自己的勞動沒有被別人尊重。

尹雁翔

尹雁翔今年剛好三十而立,來自中國一線城市。他那一代人從小玩着超級馬里奧,看着哆啦A夢和柯南長大,對於ACG(Anime&Comic&Game,動畫、漫畫、遊戲)有着天然的親近。升入大學後,他擁有了自己的電腦,那時已然是字幕組的時代。從此他不再需要像兒時那樣等待電視上播放日本多年前的動畫,不再需要捏着自己省下來的零用錢,在小巷裏搜尋躲躲藏藏的盜版地攤了。

「當時覺得字幕組很酷,有種隱身英雄的感覺,畢竟不會日語的粉絲都得依靠字幕組獲取信息和資源。」他說到自己加入字幕組的理由,「一方面傳播了自己喜歡的作品,另外還幫助了更多粉絲,很有成就感。」

後來,尹雁翔留學日本,並順利進入他夢寐以求的遊戲公司。「如果當年沒有通過盜版和字幕組接觸到那些動漫遊戲,我可能根本不會對日本感興趣,更不會來日本留學,最後在這家遊戲公司工作。」他頓了頓,「所以很矛盾,一方面沒有字幕組的傳播,通過主流渠道你能知道那麼多動漫遊戲嗎?沒人知道的話,我們公司的遊戲又要賣給誰?可是一味的侵權,公司利益受損嚴重,要真有倒閉的一天,到時候連遊戲都沒得玩。」

一方面將自己喜愛的作品傳播給更多的人,一方面因為傳播而傷害到自己喜愛的作品。抱有這種矛盾心情的字幕組成員不在少數。怎樣在不違法的前提下,通過翻譯,將自己喜愛的作品分享給更多人,將成為字幕組今後不得不思索的問題。

日本偶像團體ARASHI的粉絲字幕組就規定字幕僅提供給購買了DVD的人,必須提供DVD碟上特有的編碼照片,並答對字幕組提出的三個只有忠實粉絲才知道的問題,才可以獲得下載鏈接。也有些字幕組給自己定下規矩,凡是已經通過正規渠道引進中國的劇集不做。「其實最理想的就是網友們想看的都能在中國引進,然後引進方僱字幕組成員去翻譯。」尹雁翔說。

通宵翻譯的王倩倩睡了一覺,在午飯時間醒來。這時,她負責的日劇「熟肉」已經發布,「熟肉」片頭曲部分會出現她的網名KA,雖然沒有人知道KA就是她,不過她依然感到開心。

「字幕組不會消失,至少現在不會,」她對字幕組的價值深信不疑,「我無法想象沒有字幕組存在的世界。」

(文中出現人物均為化名)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61018-international-Fansub/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