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港聞>>

韓春雨的嚴肅質疑者

韓春雨發表的實驗結果存在巨大的爭議,距離其論文發表不到一個月,質疑接踵而至。
韓春雨發表的實驗結果存在巨大的爭議,距離其論文發表不到一個月,質疑接踵而至。圖:浙江大學官網

編者按: 今年5月,因為一篇刊發在《自然·生物技術》(Nature Biotechnology)的論文,河北科技大學副教授韓春雨一夜成名。一方面其論文報告了一種可以與國際生物學界流行的基因編輯技術CRISPR-Cas9相媲美的新的基因編輯工具,另一方面也因為韓春雨本人之前籍籍無名,而他所在的單位河北科技大學長時間處於科研前沿的窪地,少有重大科技成果的產出。

研究成果的重要性與研究者背景之間的強烈反差,讓這一故事充滿戲劇性,令人倍感振奮。

然而,這一被寄予厚望、獲得高度評價的研究很快備受質疑。

韓春雨發表在《自然·生物技術》的實驗結果的可重複性存在巨大的爭議。距離其論文發表不到一個月,有人在網上稱做重複實驗一週無法看到論文報導的結果;質疑接踵而至,國內外多家實驗室紛紛報告無法重複韓春雨實驗或在其他細胞系內檢測不到NgAgo基因編輯的效果;10月10日晚,12名中國科學家實名通過媒體發表聲明,稱經過多次實驗無法重複或再現韓春雨論文的結果……

由饒毅、魯白、謝宇三位學者創辦的中文新媒體平台《知識分子》,曾向國內外十餘家實驗室求證,到目前為止,沒有一個表示自己已經可以完全重複或再現韓春雨論文的結果。

參照過去科學界爆出的爭議事件中,無論是韓國的黃禹錫事件,還是日本的小保方晴子事件,最終都是他們所在的學校和科研單位進行的調查,並公布調查結果。

韓春雨獨家回應《知識分子》,稱自己沒有造假,「別人認為這對我是一個信譽危機,我不認為,我認為這就是一個學術問題。」並且,他宣稱「重複率低和不能重複是兩碼事,重複率低不代表不可重複。這兩個是本質的差別。」

而對於是否擁有完整的實驗記錄、論文發表前是否進行了重複實驗等關鍵問題,韓春雨沒有正面回應,並將國內外其他科學家重複實驗失敗的原因解釋為「細胞污染」。他覺得,那些實名質疑他的中國科學家,本應該幫助他。

因此,《知識分子》選擇披露這一歷時數月向學術界求證的歷程,旨在記錄這一段爭議的歷史,並期望這一事件最終按照科學的規範得到合理的解決。

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知識分子》報導,我們關注下列核心問題:

韓春雨《自然·生物技術》論文的實驗結果是否可以被重複和驗證?

一項新的研究遭到眾同行質疑,一個科學的解決方法應該是什麼?

1. 又一個明星技術呼之欲出

2016年5月2日,河北科技大學副教授韓春雨與合作者在《自然·生物技術》報告了一種新的基因編輯工具NgAgo,能夠在哺乳動物的細胞中編輯基因組的DNA。

這一研究甫一出現,就在中國科學界引起了巨大的轟動,不僅僅在於韓春雨等人找到了一種新的基因編輯工具,更在於論文報告的NgAgo所呈現出來的潛在能力。

在此前的研究中,具有酶切活性的Ago蛋白都是從嗜熱菌中發現的,只有在65°C以上的高温環境下才能生效,因此無法在哺乳動物體內使用而應用價值不高,而韓春雨的論文則找到了一種可以在常温下(37 °C )實現基因組編輯的Ago同源蛋白,使其展現出了廣闊的應用前景。

不僅僅在於韓春雨等人找到了一種新的基因編輯工具,更在於論文報告的NgAgo所呈現出來的潛在能力。

在此之前,CRISPR-Cas9是基因編輯領域的明星技術。自2012年問世以來,CRISPR-Cas9經過不斷的改進,因其操作簡便、功能多樣,已經成為生命科學領域近些年來最為重要的技術突破。世界範圍內的實驗室使用它精確編輯植物、動物、甚至是人類的基因組,而風險投資也看中了它在農業、醫藥、生物燃料等領域的潛力。多個基於CRISPR-Cas9技術的公司創立,其中以麻省理工學院教授、博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核心研究員張鋒參與創建的公司Editas Medicine、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詹妮弗·杜德納(Jennifer Doudna)創建的Intellia Therapeutics以及瑞典女科學家埃馬紐爾·卡彭蒂耶(Emmanuelle Charpentier)與人聯合創辦的藥物研發公司CRISPR Therapeutics最受關注,前兩家公司已上市,最後一家亦是IPO進行時。 

韓春雨等人的研究展示了NgAgo作為一種新的基因組編輯工具的多項特性,可以減少脱靶效應的發生,並且NgAgo有着與CRISPR-Cas9可以相媲美的效率,甚至某些時候效率更高。

在NgAgo身上,人們似乎看到又一個明星技術呼之欲出。

5月7日,韓春雨向《知識分子》表示,現在的NgAgo「還是最原始的版本,和Cas9剛出來的時候是一樣的,以後也會有全世界的實驗室對它進行改進的」,他還透露,正在進一步優化NgAgo,並準備在有了新的進展之後投稿。 

2. 質疑達到頂峰

韓春雨論文發表後,世界各地的實驗室對NgAgo充滿了熱情,許多實驗室在第一時間投入到測試NgAgo的實驗中,但質疑聲也隨之而來。

5月27日,在最早討論韓春雨工作的論壇未名空間(mitbbs.com),一ID為「zhouyangq」的用戶稱,經過一個星期的重複實驗,未看到韓春雨《自然·生物技術》論文中報導的結果。

此後,網上開始不斷出現聲稱不能重複韓春雨論文結果的帖子。7月29日,澳大利亞科學家布爾焦公布自己測試NgAgo的實驗過程,表示不能重複韓春雨論文中的Fig.4的結果。

加埃唐·布爾焦博士(Gaetan Burgio)是澳大利亞大學約翰·克汀醫學研究中心(the John Curtin of Medical Research)一個研究小組的負責人,同時也是澳大利亞表型組學設施中心(Australian Phenomics Facility)基因改造設施中心的負責人。布爾焦的實驗室主要利用下一代測序技術、CRISPR-Cas9基因組編輯等前沿遺傳學技術,研究小鼠模型研究宿主與病原體之間的互動。

和很多人一樣,《自然·生物技術》刊發韓春雨論文那天,布爾焦了解到NgAgo。「我認為這個結果非常有趣,值得一試,這可能對實現我們的基因組編輯工作有用。」8月3日,布爾焦8月3日通過郵件告訴《知識分子》。

韓春雨論文結果顯示,NgAgo可在人體細胞中進行基因編輯。布爾焦的實驗室沒有選擇重複韓春雨論文中的實驗,而在小鼠胚胎中測試NgAgo的基因編輯效果。布爾焦說,他希望能夠比較NgAgo與CRISPR,評估NgAgo的表現是否可以用於實驗室的研究工作。

我沒有在人體細胞中重複韓春雨的工作,但我在中國和其他地方的一些同行進行了重複,但不幸的是沒有成功,布爾焦說。

7月15日,布爾焦在推特上發表了一組數據,認為自己確認再現了韓春雨的實驗結果,但隨後遭到很多同行的質疑。布爾焦告訴《知識分子》,他在推特上公布的這一圖片起初似乎提示基因組被編輯了,但當通過進一步測序,他發現「絕對可以排除編輯基因組的這個選項」。

「我沒有在人體細胞中重複韓春雨的工作,但我在中國和其他地方的一些同行進行了重複,但不幸的是沒有成功。」布爾焦說。

7月29日,布爾焦發表博文稱,他的實驗室過去兩個月嘗試以小鼠為動物模型對NgAgo進行測試,發現NgAgo無法在小鼠受精卵實現編輯基因組的效果。他一併公布了其測試NgAgo的整個過程以及部分實驗數據。

布爾焦測試NgAgo的經歷被國內多家媒體報導引用,一時對於韓春雨實驗不能重複或重現的質疑達到頂峰。

布爾焦強調說,他並不認識韓春雨,沒有見過韓春雨本人或他的團隊成員,也沒有和韓春雨有過任何的郵件來往或其他互動。

「更重要的是,我絕對沒有反對中國科學。我在中國有很多科學家朋友,他們都非常聰明、智慧、出色。」布爾焦說,他並不是反對NgAgo,也與CRISRP和NgAgo之間的戰爭無關,發表那篇博文是想開放自己的實驗,讓每個人都可以評論,提高自己的工作。

一位在美國某生物醫學實驗室做研究的博士後看到布爾焦的博文後說,「(實驗)桑格測序的深度不夠。看Ago有沒有編輯效果,應該做靶點測序,並且要有平行的陰性對照。另外,他的博客上沒有顯示出陽性對照,同樣的靶點位置,設計一個Cas9的sgRNA,同樣的實驗手段,然後進行肩並肩(side by side)的比較,才更有說服力。」

《知識分子》把這些意見也反映給了布爾焦。他表示,這些桑格測序的曲線顯示出模糊(的噪音),這不可能是編輯的結果;同時,他也以CRISPR做了陽性對照和陰性對照,只是在博文中沒有貼出來。

「到目前為止,這還是一個非常正向的實驗。很多人就我實驗中的錯誤、應該如何做實驗提出建議。這通常發生在發表一篇科學論文的同行評議過程。在這裏,我已經決定,不追逐期刊發表,而是和每個人分享我的數據。這是一個開放同行評議的過程。」布爾焦說。

布爾焦表示,他現在還不確信NgAgo是否能夠或不能夠編輯。「它確實對細胞發生了作用,但我對NgAgo如何工作仍感到困惑。它未來也許會是一個潛在的基因組編輯工作,但目前仍需要大量的改進。」布爾焦說,「現在,我的感覺是堅持CRISPR-Cas9,等待NgAgo更多的發展。」

8月4日,布爾焦博士給《知識分子》的郵件回覆中表示,他仍在繼續做實驗測試NgAgo,「我之前的實驗有一些要素(elements),我正在嘗試着去理解它們。」 8月5日早晨,布爾焦更進一步回覆說,「看看這個酶到底有什麼功能」。

10月17日,布爾焦告訴《知識分子》,為了檢測實驗中出現的indels是NgAgo導致的還是隨機擴增引起的,他還在繼續嘗試NgAgo,並對韓春雨在Addgene上提供的質粒做了一些改進,在細胞系和小鼠受精卵中檢測基因編輯的效果。「這將需要幾周去完成。」同時,因為他自己已經放棄了NgAgo這一技術,「檢測NgAgo在我的實驗室優先權非常低」,「進展緩慢」。

7月15日,澳洲科學家Gaetan Burgio在推特上貼出重現實驗成功的圖片,後經過測序發現是誤讀。
7月15日,澳洲科學家Gaetan Burgio在推特上貼出重現實驗成功的圖片,後經過測序發現是誤讀。Gaetan Burgio推特截圖

3. 對基因編輯來說,NgAgo不像當初預期的那麼好使

7月29日,布爾焦關於NgAgo實驗的博文發表不久,西班牙高等科學委員會(CSIC)下設的國立生物技術中心(Centro Nacional de Biotecnologia)的科學家路易斯·蒙特柳(LIuis Montoliu)在推特上轉發了他的博文:「讚譽送給布爾焦,他分享了自己的經歷,對基因編輯來說,NgAgo不像當初預期的那麼好使。」

資料顯示,蒙特柳是位於西班牙的國際轉基因協會(ISTT)的共同創始人,並從創立到2014年擔任該協會主席。蒙特柳的實驗室主要做哺乳動物基因組和轉基因動物研究。

蒙特柳在推特上說,在NgAgo之前,他的實驗室曾花了近兩年時間嘗試測試TtAgo(Ago家族的一種蛋白),但無法實現基因組編輯。他在推特上說,「在布爾焦和眾多(實驗室)使用NgAgo出現相似的陰性結果後,《自然·生物技術》應要求原文作者分享原始數據和(實驗)條件。」

然而不幸的是,世界範圍內的許多實驗室目前的證據認為,NgAgo不能正常工作。

隨後,網上開始流傳蒙特柳發給國際轉基因協會成員的一封郵件,郵件名為「對Ago非常失望:CRISPR萬歲!」郵件說,6月初,NgAgo通過全球科學家質粒共享非盈利組織Addgene發布後,蒙特柳的實驗室就開始嘗試這一新工具,「但是不久發現事情不對」,NgAgo不像報導的那樣起作用。「在科學和技術層面我完全信任的一些同行開始認為,他們無法重複韓的論文結果。」郵件顯示。

郵件中還有一句話被加粗:「NgAgo在哺乳動物細胞內不能編輯基因」。

7月31日,蒙特柳的郵件被多家媒體報導引用。

8月3日,《知識分子》郵件聯繫了蒙特柳教授,詢問郵件的真實性,以及郵件中顯示的一個針對CRISPR與NgAgo效果的調查來源。

蒙特柳回覆說,他不評論為了科學目的發送給協會內部的私人信息,「這些郵件都沒有打算公開投遞,卻未經許可發表在了公共領域」。

根據財新傳媒的報導,蒙特柳對NgAgo進行了初步測試,但他很快意識到,實驗的結果與韓春雨文章描述的不一樣。

「我認為韓春雨博士的工作表現得非常令人激動,充滿希望。他在《自然·生物技術》發表的論文令人信服地表明NgAgo可以進行基因編輯。我們都祝賀他的這一工作。然而不幸的是,世界範圍內的許多實驗室目前的證據認為,NgAgo不能正常工作。我希望這種情況可以得到解決,科學地解決,很快地解決。」蒙特柳在給《知識分子》的回覆中說。

4. 與韓春雨做了一些溝通

7月29日,美國科學家大衞·斯特恩(David L. Stern)也在推特上轉發了布爾焦的博文,「NgAgo不像說的那樣有效。(布爾焦的結果)和我在果蠅上的初步結果一致。」

斯特恩是美國霍華德休斯醫學研究所(Howard Hughes Medical Institute)的遺傳生物學家。他的實驗室位於美國維吉尼亞州勞登郡的珍利亞農場研究園區,主要研究果蠅的形態演化與發育生物學。

8月2日,《知識分子》和斯特恩博士取得了聯繫。

斯特恩在郵件回覆說,他5月上旬讀到了《自然·生物技術》發表的韓春雨關於NgAgo的論文。之後,他的實驗室就開始着手準備使用NgAgo編輯黑腹果蠅的基因組。

斯特恩博士向《知識分子》描述了實驗的過程。他首先合成了經過果蠅密碼子優化的NgAgo,將其克隆到表達載體中。之後,他在體外轉錄了NgAgo的mRNA並將其注射到果蠅胚胎中。同時,他還訂購了磷酸化的 gDNA,而這段 gDNA能夠靶向一個之前被證實過的適合 Cas9編輯的位點。他將注射了靶向 Ubx 基因的 Cas9的 mRNA和 gRNA作為對照,在另外一組胚胎中注射了靶向相同位點的 NgAgo的 mRNA和 gDNA。「實驗中的mRNA都按相同的濃度注射,gRNA和 gDAN也按照相同濃度注射。」斯特恩說。

斯特恩發現,所有注射Cas9的胚胎都長出了突變的個體,而注射了NgAgo的胚胎沒有一個出現突變的表型。隨後,斯特恩又將這些果蠅又傳了一代,每個注射了Cas9的個體都產生了突變的後代,而注射了NgAgo的後代則都沒有產生突變的後代。

「NgAgo是否像發表的一樣有效,我沒有確切的數據,因為我沒有嘗試精確複製論文中的實驗。在一些條件下,NgAgo也許能夠在gNDA的介導下精準地切割DNA。」但是,「很明顯,即使NgAgo發生作用,在這樣的實驗條件下,它的效率不如Cas9」,斯特恩總結道。

在果蠅胚胎測試NgAgo失敗之後,斯特恩與韓春雨做了一些溝通,後者給出了幾個提高NgAgo效果的建議。但是,斯特恩說,「基於許多研究小組都沒能觀察到NgAgo能夠編輯基因組的結果,我不可能繼續使用這一工具」。

5. 13名科學家實名發聲,呼籲第三方機構介入調查

「當時看到這篇文章非常驚訝,而且激動,因為第一眼看到這篇文章的data(數據)是almost too good to be true(幾乎是好到讓人難以置信),我們第一反應是相信這篇文章的。」 8月1日,在成都參加第11屆華人生物學家協會雙年會的中科院動物研究所研究員王皓毅對《知識分子》說。

王皓毅馬上給韓春雨發了郵件和短信,希望建立合作,但並未得到韓春雨的回覆。「他沒有回覆,我也可以理解,他應該是收到各方面很多信息無法一一回覆,」王皓毅回憶說。與此同時,王皓毅本人還寫了一篇熱情洋溢的文章介紹NgAgo,稱之為「一個激動人心的基因組編輯新工具」, 《中國科學》(Science China)2016年6月17日在線發表了這篇文章。

王皓毅的實驗室自己克隆了古菌的NgAgo基因,並且基因合成了人源化的NgAgo,開始在人類293T細胞系中嘗試文章中針對GFP質粒以及內源基因的基因編輯實驗。在經過大約一兩週的實驗後,王皓毅的實驗室發現, 「和很多同行一樣。我們看到針對GFP在質粒上的表達是有抑制效果,但對於內源基因的編輯檢測不到」。而進一步的實驗也無法檢測到GFP質粒上的突變,同時control(對照)組的結果表明單鏈guide DNA本身就對GFP表達有很強的抑制作用,因此GFP的抑制很可能是假陽性的結果。

之後,他派了自己的學生去韓春雨實驗室取質粒,重新在人類293T細胞系中嘗試重複利用韓春雨的NgAgo質粒進行基因編輯,但是也沒有看到韓春雨論文的結果。

他沒有回覆,我也可以理解,他應該是收到各方面很多信息無法一一回覆。

後來,王皓毅和韓春雨一起參加在北京舉行的香山會議。說到實驗重複困難的問題,王皓毅說,韓春雨當時回答說實驗中需要注意轉染的時間,觀察的時間可能要久一點,另外做序列分析的DNA需要銀染。「我們嘗試了一些,各種不work(工作),」王皓毅說。

與王皓毅一起向《知識分子》介紹實驗情況的還有中科院上海神經科學研究所的研究員楊輝。楊輝的實驗室對小鼠胚胎進行了三輪實驗,用了三個不同版本的NgAgo(密碼子優化或者NLS在N端、C端),在細胞上嘗試了韓春雨論文中的兩三個基因,操作了幾百個胚胎,「但是沒有效果。」

魏文勝第一次出現在《知識分子》,是受邀評價韓春雨發表在《自然·生物技術》的工作。 「這篇文章比較聰明,還是走對了路,沒有研究如何使高温才能工作的酶通過構象改變達到降温,而是找到這樣一株可以在37度工作的Ago。」 5月7日深夜,魏文勝通過微信告訴《知識分子》。

魏文勝主要從事基因組編輯技術的發展與應用研究。他的課題組也曾試圖從Ago家族尋找合適的同源蛋白。隨後,魏文勝邀請韓春雨到北京大學生命科學學院做報告,並親自主持了5月27日的這場報告。

8月1日,《知識分子》再次聯繫魏文勝。他告訴我們,從5月上旬開始,他的實驗室多次根據韓春雨論文中的實驗方法在不同的細胞中做基因編輯的測試,「開始想的是效率很低,但還是工作的,結果我們到最後測序了一下發現完全沒有編輯」。

10月10日晚上,包括魏文勝、王皓毅和楊輝在內的12位科學家(後哈爾濱工業大學教授黃志偉加入,變為13名)通過《中青在線》和澎湃新聞實名發聲,宣布他們未能重複或再現韓春雨論文中的實驗結果,呼籲有關機構組織第三方介入調查。

13位科學家通過《中青在線》和澎湃新聞實名發聲,宣布他們未能重複或再現韓春雨論文中的實驗結果,呼籲有關機構組織第三方介入調查。

6. 如果韓教授能夠置評一下就好了

今年5月第一次看到韓春雨等人的論文時,約翰·範德歐斯特(John van der Oost)感到既驚訝又激動。

荷蘭瓦赫寧恩大學(Wageningen University)的微生物學家範德歐斯特是世界範圍內最早開始研究CRISPR領域的科學家之一,與麻省理工學院博德研究所的張鋒和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詹妮弗·杜德納(Jennifer Doudna)均有過合作。2014年,範德歐斯特與合作者首先報導了嗜熱細菌T.thermophilus的Ago(TtAgo)具有在5'端磷酸化短單鏈DNA片段引導下切割靶DNA的能力;2015年,他的實驗室又報導嗜熱古菌P.furiosus的Ago(PfAgo)也具有類似的能力。不過,這些Ago的來源都是嗜熱菌,這決定了它們只能在高温環境下(65攝氏度以上)進行反應,而無法應用到哺乳動物的細胞系統。

韓春雨團隊有關NgAgo的發現也正是建立在範德歐斯特小組2014年工作的基礎之上。

「我們對他們發表的切割活性感到很驚訝,因為這與我們以前觀測到的其它細菌中的Argonaute(簡稱Ago)蛋白的活性並不同。」8月1日,在給《知識分子》的回覆中,範德歐斯特說,他的實驗室正在嘗試利用NgAgo進行基因編輯,但還沒有結果。

9月9日,範德歐斯特在給《知識分子》的回覆中說,「我們將在下一週得到更多結果。」

10月6日,當《知識分子》進一步詢問範德歐斯特關於NgAgo的實驗進展時,他說:到目前為止,我們無法再現NgAgo蛋白的活性。在第二天的回覆中,他補充說,他的實驗室還沒有放棄NgAgo,仍然在試圖利用NgAgo在體外切割(DNA)片段和質粒,但是,「到目前為止,我們無法重複刊發的數據」。

「一開始,我對論文感到非常激動,現在我有些懷疑。如果韓教授能夠置評一下就好了。」範德歐斯特說。

7. 最開始做這個是希望中國原創的東西真的好用

國內一位要求匿名的生物學家今年6月開始嘗試利用NgAgo編輯幾種哺乳動物細胞系基因組中的基因。

在經歷過幾個細胞繫上的失敗後,「我們觀察到針對綠色熒光GFP基因的NgAgo處理的人iPS細胞(基因組內有預先嵌入的綠色熒光GFP基因)有一些細胞綠色熒光降下來了。這個結果不奇怪,因為很多組發現Ngago系統有敲低現象,而沒有基因組編輯」。

經過深度測序,他發現Indels有存在,但是效率比Cas9低數倍,「而且發生的位置也很奇特」。 「第一,同組相應位點有Cas9的正對照,而且負對照組沒有Indel出現,雖然可能性不大但是從科學嚴謹的角度,我們仍然擔心可能存在Cas9系統污染到Ngago組的情況;第二,我們也擔心我們當時的生物信息學的分析方法不夠好,原因是我們第一輪擴增的時候,沒有用帶Barcode(單分子標籤,指一種在測序文庫建立過程中加入的DNA序列,用於在後續分析中唯一確定測序模板的來源)的引物,所以我們不能確定每個拷貝攜帶Indel的序列從哪裏來」。

最開始做這個是希望中國原創的東西真的好用,到現在這個程度,基本上就變成了我們出於想知道這個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心理上有個交代。

10月10日,這位科學家告訴《知識分子》,正是因為實驗上的這些疑點讓他目前不能給出任何確切結論。

「我們剛開始的想法很簡單,在iPS細胞裏做點編輯,驗證這個Ngago系統是否和Cas9一樣,就結束這個項目」。沒想到的是,在與同行的交流中,他得知有大量的實驗室無法重複出韓春雨論文實驗的結果。 

目前,這位生物學家的實驗室正在進行新的一輪測試,「將採用更嚴格的測序方式,希望這次基本能夠告訴我們上一次看到的是不是真的」。 

「最開始做這個是希望中國原創的東西真的好用,到現在這個程度,基本上就變成了我們出於想知道這個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心理上有個交代。這是現在唯一的motivation(動力),畢竟也耗費不少時間和精力。」他說。

8. 論文的作者應儘可能幫助科學共同體消除疑問

對於NgAgo可重複性的爭議,國際學術期刊《細胞研究》(Cell Research)常務副主編李黨生博士8月1日向《知識分子》表示,鑒於這篇論文及其所報導成果的受關注程度,論文的作者應尊重試圖重複過這個實驗的科學家們提出的疑問,儘可能幫助科學共同體消除疑問。

李黨生介紹了國際期刊對於爭議性研究的一般處理模式。

一是如果論文確實存在嚴重問題,通常原作者會主動澄清錯誤,要求撤稿。

還有就是其他人挑戰原研究的主要結果,一般是以類似於論文的形式把挑戰的文章提交到原論文發表的期刊。這類的挑戰文章若通過了同行評議並得到發表,期刊也會邀請原論文的作者給出書面回應;通常原論文作者的回應會和挑戰文章一起刊出。

論文的作者應尊重試圖重複過這個實驗的科學家們提出的疑問,儘可能幫助科學共同體消除疑問。

如果原論文的作者不想回應,期刊則單獨刊發挑戰的文章。無論回應與否, 這類挑戰文章的刊出會提醒科學共同體注意相關研究結果或結論存在爭議的事實。

李黨生說,科學上的爭議的最終解決只能靠科學共同體的進一步驗證。李黨生同時也表達了自己對於科學報導的看法。他認為,無論是肯定一個研究還是否定一個研究,都要小心審慎。

「一個新的研究成果剛發表出來,在未經進一步驗證前就被肯定到了吹捧的地步,是科學不成熟的表現。」李黨生說。

他強調,報導新的研究,尤其是一個高度吸睛的研究成果,一定要審慎,因為所有的科學結果發表出來以後,都需要科學界的進一步驗證。反之亦然,如果沒有確鑿的證據,僅通過媒體來質疑甚或審判一個經過同行評議的研究,「對原論文的作者來說恐怕也不見得公平」。

「一個新的研究成果做出來,科學家和公眾有批評的自由。」但是科學上的問題最後還是要由科學共同體來解決,而不是由媒體來評判,李黨生強調說。

一個新的研究成果剛發表出來,在未經進一步驗證前就被肯定到了吹捧的地步,是科學不成熟的表現。

10月12日,魏文勝告訴《知識分子》,包括他在內的多名科學家已經在匯總各自實驗室測試NgAgo的實驗數據,將在近期向《自然·生物技術》提交聯署文章,反映無法重複或再現韓春雨實驗結果的情況。

一位來自北京某高校實驗室的負責人也向《知識分子》介紹了其實驗室在斑馬魚受精卵和細胞上嘗試NgAgo失敗的過程,但是他希望能夠通過《自然·生物技術》直接交流,而不是通過媒體報導的方式解決這一爭議。

9. 懇請社會各界給予多一點支持、多一點時間、多一點耐心

10月14日,河北科技大學通過河北新聞發布了一份「關於輿論質疑韓春雨成果情況的回應」,聲稱「已經有獨立於我校之外的機構運用韓春雨團隊的NgAgo技術實現了基因編輯」,並「懇請社會各界提供和諧寬鬆的輿論環境和文化氛圍,給予他們多一點支持、多一點時間、多一點耐心」。 

一位要求匿名的科學家告訴《知識分子》,對於韓春雨論文的可重複性爭議,一個實驗室或幾個實驗做出來或做不出來,都不能直接證明韓春雨的實驗結果是否可重複。

「一定要由第三方公正地去做檢驗」,他認為,韓春雨所在機構河北科技大學或經費資助方自然基金委都可以組織第三方進行調查,「一定要在第三方公正客觀的監督之下,讓所有人都信服」。

河北科技大學和相關部門必須站出來展開調查。不論是韓國的黃禹錫事件,還是日本的小保方晴子事件,最終都是他們所在的學校和科研單位進行的調查,並公布調查結果。

然而,國家自然基金委很可能不是韓春雨實驗的直接資助方。根據10月15日《鳳凰資訊》的報導,韓春雨論文的合作者、浙江大學研究員沈嘯首次公開回應爭議稱,「按學術常規,論文的所有作者都必須在論文的『致謝』部分標明自己的基金來源。我標註了我的基金,韓春雨沒有基金。但這個研究基本上是韓春雨通過各個渠道自籌的,我的資金沒有投入實驗部分。」

10月13日,在接受《科技日報》採訪時,中科院微生物所研究員、中科院院士高福說,眾多科學家反映自己無法重複韓春雨論文中的實驗,「韓春雨有義務、有責任幫助大家完成實驗,包括公開他掌握的數據和實驗過程。」他同時向《科技日報》表示,「河北科技大學和相關部門必須站出來展開調查。不論是韓國的黃禹錫事件,還是日本的小保方晴子事件,最終都是他們所在的學校和科研單位進行的調查,並公布調查結果。」

截至目前,這一場巨大的學術爭議事件的調查何時到來,如何進行,甚至是否會開始,各方仍莫衷一是,考驗着科學共同體的神經。唯一可以確認的是,任由爭議無序發酵下去,顯然將有損科學的嚴肅,不利於中國科學生態的健康發展。

本文由《知識分子》授權端傳媒轉載,原文標題為《韓春雨NgAgo論文可重複性爭議考驗科學界》。徐可、葉水送、鄧志英、趙亞傑、王承志、程莉、陳娉瑩、王琦夢、魏朝博、呂浩然等對本文亦有貢獻。

主要參考文獻:

  1. Gao F, Shen XZ, Jiang F, Wu Y, Han C. DNA-guided genome editing using the Natronobacterium gregoryi Argonaute. Nat Biotechnol. 2016;34:768–73.

  2. NgAgo: an exciting new tool for genome editing,Wang, H. Sci. Bull. (2016) 61: 1074. doi:10.1007/s11434-016-1117-8

  3. NATURE

  4. 科技日報

  5. 中國青年報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61019-mainland-hanchunyu/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