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軟和谷歌正在互換位置:一個重新煥發活力,一個開始驕傲自滿

虎嗅注:在科技領域,一年是很長一段時間。不過,過去12個月發生了近來最出人意料和最令人興奮的劇變之一:微軟(Microsoft)和谷歌(Google)互換了位置。

原文來自福布斯中文網,本文轉自網易科技。

在我看來,這就是目前的狀況。2015年,薩蒂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領導下的微軟已經變成一家進取、開放的網絡服務公司。相比之下,谷歌固守日益老舊的營收支柱,無視當下現實,把精力集中在雜亂無章的項目之上,它們被寄予過高期望,卻沒有帶來預期成果。

谷歌怎樣變成老微軟

谷歌的支柱——廣告和搜索——已經成了它的Windows和Office。這兩項業務正受到社交媒體內部廣告定向更精準以及應用世界日益精分的侵蝕。Facebook、Twitter、Snapchat和Instagram比谷歌搜索請求更了解用戶的詳細信息和所思所想,而用戶也在越來越多地使用特定應用(比如天氣應用)滿足特定需求,而不是使用搜索引擎查找結果。

由此造成的連鎖反應是:Adsense業務正在走下坡路,而谷歌的搜索市場份額目前已經降到七年來的最低點。跟微軟曾經對Windows和Office所做的一樣,谷歌仍然可以想見地緊緊抓住這兩項業務不放,作為其主要營收支柱。但未來趨勢已經表明,這些業務只會進一步滑坡,而退路卻不容易找到。

此外,谷歌似乎正在犯老微軟曾經的錯誤:把移動業務放在次要位置。

Material design

在微軟統治了個人電腦領域之後,Windows的演進就趨於遲緩,與此相同的是,谷歌在憑借安卓系統佔據移動世界的主導地位之後,該公司看起來是在停下來吃老本。我是安卓5.0「棒棒糖」(Android 5.0 Lollipop)的狂熱粉絲,但事後想想,谷歌優先開發「Material Design」設計語言,而不是提升性能表現和電池續航時間,以及解決系統碎片化問題,這真的是明智之舉嗎?畢竟,大部分設備製造商在採用安卓系統時首先拋棄的就是其原生用戶界面。

類似地,谷歌的Nexus項目繼續陷入可悲的混亂,可謂暴殄天物。與此同時,該公司很有前途的「Google Play Editions」項目(及其尚未成型的後繼者「Project Silver」)似乎已經胎死腹中。甚至連谷歌的移動應用也讓人感覺不為用戶所喜愛,而安卓系統和Chrome OS的整合工作仍在以蝸牛的速度進行。

那麼,谷歌把注意力放在了什麼上面呢?很明顯是那種「探月式」項目。該公司興奮地談論無人駕駛汽車、提供互聯網服務的熱氣球、革命性的隱形鏡片、虛擬現實紙板頭戴設備和眼鏡、模塊化智能手機,以及鋪展速度極為緩慢的千兆寬帶項目谷歌光纖(Google Fibre)。

這些項目有多少對谷歌目前的市場境況起到改善作用呢?沒有,一個也沒有。

為什麼說微軟和谷歌互換了位置?

我全身心支持谷歌的雄心壯志和改變世界的努力(就谷歌來說,是再次改變世界),但隨着這些項目起起落落,該公司正在動搖根基:

*曾經非常精簡的Chrome瀏覽器仍然存在內存佔用過高的問題。

*Chrome OS缺乏方向(Pixel筆記本電腦已經兩年沒有升級)。

*Chromcast誕生18個月以來沒有一次升級,Android TV又出來攪局。

*安卓系統新版本的發布周期變得更長,而且信息變得更加不透明。

*Android Wear的發布非常匆忙,而後續的演進太慢。

*Google+是社交媒體的「鬼城」。

*谷歌錢包(Google Wallet)折戟沉沙。

事實上,在谷歌太過專註于下一個大事件的時候,蘋果正在「竊取」該公司的創意,就像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曾經對微軟所做的那樣。更大的智能手機、移動支付、生物識別安全系統、流媒體服務以及跨平台同步,這些都是谷歌首先提出的想法,但蘋果卻是首先成功付諸實踐的公司。接下來,Apple Watch會讓Android Wear難堪嗎?

更重要的不僅僅是蘋果拿谷歌尋開心,還在於微軟及其成功是源於模仿谷歌過去的經營之道,這更加糟糕。

微軟如何成為新谷歌

那麼,老谷歌是什麼樣子的呢?簡而言之:一個特洛伊木馬。它滲透到自己想去的任何領域,宣揚開放標準,免費提供優秀服務,並通過從廣告業務獲得的收入補貼這些行動。

Chrome、Gmail、谷歌文檔(Google Docs)、谷歌地圖(Google Maps)、YouTube以及谷歌搜索(Google Search)結成潛入Windows、Mac OS X、iOS和Windows Mobile陣營的核心力量,把用戶吸引到谷歌自己的生態系統。然後,在敵方陣營的威脅消失之後(包括BlackBerry OS、Windows Phone,乃至在Windows上耗電而卡頓的Chrome),谷歌就停止或減少對那些服務的支持。

就考慮採取這種無情的第二階段步驟,微軟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但該公司第一階段的行動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隨着微軟面向iOS和安卓平台推出堪稱同類最佳的電郵和日曆應用Acompli和Sunrise,曾經那個可笑的想法——即Outlook和Windows Calendar可以在iOS和安卓平台造成顛覆——已經沒有了可笑的意味。

Project Spartan是微軟即將推出的全新跨平台網頁瀏覽器,它非常明智地瞄準了速度。微軟手環(Microsoft Band)健身追蹤器同樣支持全平台。Office辦公套件已經向所有雲服務開放,以對抗蘋果的iWork和iCloud以及谷歌的Docs和Drive。甚至連微軟的手寫輸入法Analog Keyboard也成了Android Wear平台的最佳應用。

微軟是如何把這些應用和服務呈現在用戶面前的呢?該公司非常巧妙地挑中了谷歌最重要的合作夥伴——三星(Samsung)——作為一種分發渠道,其方式是結束自己跟三星之間的專利糾紛,以換取後者在Galaxy S6(該系列產品是迄今為止最暢銷的安卓手機)當中預裝微軟的應用和服務。

與此同時,微軟將向用戶免費提供Windows 10,並繼續開發自己的Lumia手機和Surface多合一設備,以向那些改換陣營的用戶提供一種更高標準的硬件設備。谷歌的Nexus項目啊,你就羡慕嫉妒恨吧!

與此同時,微軟向世人表明,它仍然在謀划深遠,就好比目前科技領域堪稱最有趣的「探月式」項目:Windows Holographic。Holographic是微軟對未來的展望,旨在讓消費者和投資者感到興奮。同時,該公司仍然把主要精力集中在當下。

為何會出現這種情況?

谷歌和微軟的轉變擁有同一個動機:恐懼。

現在,微軟沒有什麼可以失去,而谷歌可能失去的東西太多。在過去,這兩家公司的處境正好與此相反。

之前,微軟通過Windows和Office的營收過得很滋潤,該公司變得驕傲自滿,認為自己可以無視技術發展趨勢,甚至通過自己的市場主導地位加以控制。微軟錯失了網絡服務和移動業務的機遇,並被谷歌斬落馬下。

現在,谷歌通過網絡服務和移動業務賺得盆滿缽滿,該公司志得意滿,似乎認為自己可以無視技術發展趨勢,甚至通過自己的市場主導地位加以控制。谷歌做着科幻版的突破性技術美夢,而蘋果以及現在的微軟卻在當下對其釜底抽薪。

移動業務尚有未竟之功,網絡服務還沒有天下一統,安卓智能手機製造商盈利艱難,而Apple Pay帶來的影響將具有傷害性。

如此這般,谷歌變成老微軟似乎就成了理所當然但卻堪稱自殺式的進化。這樣的一家公司,不僅成為蘋果可以輕易下手的對象,也成為模仿谷歌往昔經營之道、重新煥發活力的微軟更容易瞄準的靶子。

對谷歌來說,好消息是,它仍然有足夠的時間聰明起來。微軟的反擊之路還很長,而Adsense、安卓系統、谷歌地圖和Gmail這些服務的市場地位在短期內不會被輕易動搖。不過,這的確引出了更大的問題:在微軟重新煥發活力的時候,驕傲自滿的谷歌知不知道自己出了問題呢?

From 網易科技


科技資訊由熱新聞提供
原文連結: 微軟和谷歌正在互換位置:一個重新煥發活力,一個開始驕傲自滿

更多相關內容

虎嗅網
我們關注互聯網與移動互聯網一系列明星公司的起落軌跡、產業潮汐的動力與趨勢,以及互聯網與移動互聯網如何改造傳統產業。我們致力創造獲取與交流商業資訊的更有效率的體驗。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