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千年前就會發酵 奧地利礦工懂啤酒搭起司的好

·2 分鐘文章

(法新社華盛頓13日電) 老饕都知道吃起司一定要搭配啤酒,今天公布的新研究發現,這兩位美食搭檔其實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歐洲就是好朋友了。2700年前的奧地利鹽礦工人喝酒時,一定要搭起司大快朵頤。

科學家分析在奧地利阿爾卑斯山哈爾施塔特(Hallstatt)鹽礦發現的人類排泄物樣本,得出上述結論,研究結果今天刊登於「當代生物學」(Current Biology)期刊。

領導研究的義大利波爾察諾(Bolzano)「歐洲研究學院」(Eurac Research)微生物學家邁克斯納(Frank Maixner)表示,他很訝異地發現2000多年前的鹽礦工人這麼先進,懂得「運用發酵技術」。

邁克斯納告訴法新社:「我認為這是非常先進的技術,是我原先不認為當時會有的東西。」

根據研究人員,這是歐洲起司發酵技術至今最早的證據。

雖然喝酒在更早的書寫與考古證據裡無疑有更多記載,但哈爾施塔特鹽礦工人的排泄物卻包含歐洲當時攝取啤酒的第一個分子證據。

維也納自然史博物館(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Vienna)的科瓦里克(Kerstin Kowarik)表示:「現在漸漸為人所知的是,史前不只烹飪手法純熟,複雜的加工食品與發酵技術也在早期食物歷史扮演重要角色。」

名列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UNESCO)世界遺產(World Heritage Site)的哈爾施塔特鎮3000多年來都在製造鹽,科瓦里克解釋說,這個社區是「非常特別的地方,座落在阿爾卑斯山人煙罕至之地,整個社區都靠這座礦山工作和生活」。

礦工整天都待在礦區,在那裡工作、吃飯、上廁所。

拜礦山的鹽濃度高、溫度恆常保持在大約攝氏8度之賜,礦工排泄物保存特別完好。

研究人員分析4個樣本,一個可回溯到青銅時代(Bronze Age),兩個回溯到鐵器時代(Iron Age),一個來自18世紀。其中一個約2700年歷史的排泄物樣本內發現兩種真菌,一個是洛克菲特青黴菌(Penicillium roqueforti),另一個是釀酒酵母(Saccharomyces cerevisiae),兩者在今天都以食物製造用途廣為人知。

「哈爾施塔特礦工似乎有意識地以微生物應用在食物發酵技術,這是現今食品業都還在用的技術。」(譯者:鄭詩韻/核稿:陳政一)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