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大漏洞 清零噩夢

東方日報
·9 分鐘文章
外傭假日外出時懶理防疫禁令,肆意開「無罩大會」。
外傭假日外出時懶理防疫禁令,肆意開「無罩大會」。

港府防疫無能,無視5大清零盲點。新冠肺炎疫情嚴峻,惟每逢假日外傭大開無罩聚會,外傭宿舍乏監管屢爆疫,申訴專員宣布將審視研究;多區搗破非法賭檔,無論室內「私竇」,室外公園,賭客頻「犯聚」播疫;加上南亞小販叫賣播毒,部分涉及「假難民」危及社區;還有「冚之不盡」的無牌樓上吧違規經營;以及垃圾處處、衞生堪憂的污糟後巷。有醫生指人群聚集存在傳播病毒風險,估計確診數字短時間內勢難清零。

1. 外傭犯聚 宿舍無王管 播疫溫床 申訴署促3部門執法

除了鼠患,本港新冠肺炎疫情更遲遲未能清零,皆因有防疫5大漏洞,其中之一便是外傭聚集播疫,當局早前更無視本港外傭宿舍多次爆疫,揚言不會特別立法規管她們聚集。

申訴專員公署昨宣布展開主動調查,猶如狠摑港府一巴,指去年有外傭在港相繼染疫,外傭宿舍亦被揭露多項問題,將調查政府對外傭宿舍的規管,涉及部門包括勞工處、民政事務總署和入境事務處。

外傭來港後或離港前大都會入住外傭宿舍,但這類宿舍卻缺乏規管,早前上環、銅鑼灣、荃灣及大埔等外傭宿舍更屢現新冠肺炎外傭群組,不少外傭抵港隔離期間將病毒傳染給同鄉或僱主,或在假日外出時肆意開「無罩大會」,導致不少僱主壓力大增,有婆婆更因此向精神科求診。政府上月18日起為全港所有外傭提供一次免費新冠病毒病檢測服務,至今超過2.5萬名外傭接受檢測,比對37萬名外傭,自願檢測率極低,僅為6.76%,政府已識別出7宗確診個案,比率達0.03%。

居住環境逼 防火安全成疑

申訴專員趙慧賢昨在新聞稿指,去年有外傭在港相繼染疫,外傭宿舍亦被揭露種種問題,包括居住環境擠迫、衞生情況欠佳、涉嫌違反樓宇用途等;而且部分經營外傭職業介紹所的持牌人,在出租有關單位作為外傭宿舍前,未向政府申領有關的牌照許可或豁免,或涉違規經營。

該署表示,有意見指外傭可於完成或提早終止合約後兩周逗留香港,期間需入住外傭宿舍,惟本港目前並無專門的法例規管外傭宿舍,相關政府部門亦沒有制訂巡查機制,以查證宿舍的防火、建築安全等設施是否合規。趙強調,港府有責任確保公眾安全,將就此展開主動調查,有需要時會提出改善建議。

20傭工打地鋪 增播毒風險

香港亞洲家務工工會聯會組織幹事石姵妍亦指,不少外傭宿舍的居住環境擠迫,曾見過20多人一同「打地鋪」或數人同睡一張碌架床,同時「床貼床」,致室內空氣不流通,恐增加傳播病毒風險。

民政事務總署指《旅館業條例》和《床位寓所條例》並非規管外傭宿舍的專門法例,主要規管有關處所的樓宇和消防安全,居住者的身份並非規管範圍。一般而言,只為員工作宿舍用途的處所不屬條例的規管範圍。

勞工處則指,職業介紹所如在已領有牌照的地址或其他處所,提供短暫住宿設施等,必須確保事先取得所需核准或牌照,將配合申訴專員公署進行調查。

入境事務處表示,該處主要負責審批外傭的工作簽證申請,外傭宿舍的規管並不屬於該處的職權範圍。在申訴專員公署進行有關調查工作的時候,該處會協助公署進一步了解部門的職權,以及政府在規管外傭宿舍上的權責和分工。

2. 假難民肆虐 拉低口罩叫賣 南亞小販播毒

每逢假日不少南亞人化身無牌小販,在中區或深水埗一帶擺賣冒牌衣飾,如同「南亞市集」。他們經常拉低口罩,大聲叫賣,口沫橫飛,又吸引大批人群聚集。部分小販為了逃避執法人員,於區內不斷游走兜售,隨時造成隱形傳播鏈,成為抗疫一大漏洞。不少南亞小販更是假難民,淪為本港的治安和衞生「毒瘤」。

周末的中環德輔道中、雪廠街一帶是外傭據點,大批南亞小販順理成章佔據行人路擺賣,出售冒牌衣飾,甚至街頭烹煮食物出售。為了吸引外傭和途經市民選購,他們不時除下口罩高聲叫賣,與客人近距離交談,人潮密集,令街道擠得水洩不通。每當有食環署人員巡邏,他們則瑟縮在銀行門口的私人地方繼續擺賣,亦有部分人帶貨走近外傭兜售。

免遣返聲請 7年燒60億公帑

深水埗北河街及南昌街一帶亦是南亞小販的另一個「重鎮」,周末湧現至少10檔販售衣飾的無牌攤檔。部分由南亞男子把風、印尼女子負責推銷,期間不時除罩「吹水」、吸煙。部分南亞小販更是假難民,翻查資料,過去7年政府燒逾60億公帑處理免遣反聲請及相關工作,成為巨大的財政黑洞。

惟食環署檢控率偏低,發言人指去年4月至本月11日,就檢控無牌小販宗數及採取聯合行動,在皇后像廣場一帶分別錄得4宗及61次;北河街有22宗及32次;南昌街有5宗及70次。

3. 樓上吧 飲酒吸毒玩命 害盡青少

無牌樓上吧藏污納垢,令市民人心惶惶,疫情爆發後更成為防疫一大缺口,但政府卻一直「放軟手腳」。大部分樓上吧藏身工廈和唐樓,由於地點隱秘,酒客如入無人之境,肆意違反「禁聚令」和「口罩令」,部分酒吧更提供水煙和毒品,增加播毒危機。

隱身工廈唐樓 冚之不盡

記者早前揭發無牌酒吧「無王管」,多名顧客在沒有佩戴口罩的情況下,聚集場內飲酒、交談,明顯違反防疫規例。部分酒吧又提供水煙供客人吸食,客人共用煙壺,一旦當中有人確診,隨時「共享病毒」。有醫生擔心曾光顧有關無牌酒吧的確診顧客,會礙於曾到非法場所而隱瞞行蹤,令政府難以追查密切接觸者。

警方近期加強打擊無牌酒吧,在去年除夕夜,分別於屯門、元朗、大埔、葵涌及觀塘區,搗破多間位於工廈和唐樓的無牌酒吧,檢獲大量酒精、骰盅、水煙,甚至大麻和可卡因等毒品,拘捕至少150人。而聖誕假期間,警方亦掃蕩了5間相信由黑幫和勝和操控的無牌酒吧,有酒吧內藏大量刀和鐵棍等攻擊性武器,同時檢獲約值70萬元的毒品。

4. 非法賭檔 除罩食煙吹水 多區冚完又開

非法賭檔遍地開花,警方近期破獲多檔甚具規模的地下賭場,本報早前亦直擊多個棲身公園及休憩處的南亞賭檔,賭客大多無視「禁聚令」及「口罩令」。

警方屢破地下賭場,多人涉嫌違反「禁聚令」及非法賭博被捕。本月11日,警方在粉嶺聯和墟一單位搗破非法釣魚機賭檔,拘捕16名男女,其中6名孟加拉籍男子持「行街紙」。本月7日,慈雲山鳴鳳街一單位內,被揭經營非法麻雀檔,8名男女被捕。而去年除夕晚上,警方亦在大角咀破獲一個以派對房間掩飾的非法賭場,拘捕兩名負責人和16名賭客。去年12月22日,尖沙咀一豪宅複式頂樓亦搗破豪華賭廳,檢獲百家樂賭枱,逾2,400萬元籌碼及21.5萬元現金,拘捕16人。

公園變南亞賭場 嚇怕街坊

公園及休憩處亦淪陷,荃灣三陂坊遊樂場入夜後成南亞賭場,高峰期近20人公然賭「十三張」,賭檔以麻雀枱和射燈設置,甚至有樽裝水提供,又有「天文台」把風,多人除罩吸煙,不少屬南亞人及癮君子。深水埗南昌街休憩處亦有扎根多年的賭檔,近10名本地及越南籍男子在花槽和長椅開賭,長期拉低口罩吸煙「吹水」,街坊都避之則吉。

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曾祈殷指人群聚集有傳播病毒風險,他批評政府處理疫情,錯過很多時機,社區恐已潛伏不少隱形患者,他擔心農曆新年會是另一高峰。他認同政府要以清零為目標,處事要徹底及有決心,否則難以讓市民回復信心。

議員葛珮帆亦指疫情已近一年,她斥政府不夠果斷,質疑政府所謂「張弛有道」,平衡各方利益的做法已不合時宜,反指內地處理疫情方法值得借鏡。她認為要進行全民檢測,香港才可盡早達致清零。

5. 垃圾圍城 醫療廢物亂棄 後巷藏污納垢

防疫工作多個範疇不足,另一漏洞是垃圾堆積的污糟後巷,衞生惡劣,鼠患嚴重。而早前檢疫中心被揭廢物亂棄,強檢公屋公用垃圾桶溢滿口罩、保護衣,隨時檢疫不成反播疫。有地區人士直言,改善環境衞生及提升檢測中心設施等工作刻不容緩。

強檢公屋 口罩溢滿垃圾桶

垃圾堆積後巷問題嚴重影響衞生環境,旺角、土瓜灣等個舊區的後巷堆積建築廢料,污水處處,食物殘渣滿布,更多番發現鼠蹤,垃圾站欠清潔,恐成防疫漏洞。筲箕灣鯉魚門度假村檢疫中心早前被踢爆亂放裝有醫療廢料的紅色膠袋;有強制檢測的公屋內,公用垃圾桶充斥大量保護衣及口罩等醫療廢物,隨時變「播毒站」。

油尖旺區區議員何富榮亦指,油麻地及佐敦不少後巷污糟邋遢,淪播疫隱患,促加強清潔,並建議社區增設棄置口罩專用的垃圾桶。他又指梁顯利油麻地檢測中心社交距離不足,指示不清,早前有強檢大廈的居民排錯隊,恐增加感染風險。



外傭宿舍的居住環境擠迫,雜物滿布,隨時增加播毒風險。
外傭宿舍的居住環境擠迫,雜物滿布,隨時增加播毒風險。
南亞小販叫賣時拉低口罩,口沫橫飛,懶理播疫危機。
南亞小販叫賣時拉低口罩,口沫橫飛,懶理播疫危機。
警方在過去的聖誕節和新年長假期,搗破10多間棲身工廈和唐樓的無牌酒吧。
警方在過去的聖誕節和新年長假期,搗破10多間棲身工廈和唐樓的無牌酒吧。
無牌酒吧內煙霧瀰漫,大部分顧客未有佩戴口罩,高談闊論。
無牌酒吧內煙霧瀰漫,大部分顧客未有佩戴口罩,高談闊論。



【相關搜尋】印度神童預言2月有驚人災難


【相關搜尋】菲傭完成14日檢疫期後確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