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旬漢肝衰竭返港就醫 入屯院等到死 家屬見屍僵始揭噩耗

·5 分鐘文章

【on.cc東網專訊】再有公立醫院急症室病人等到死!一名5旬中港司機半年前開始居內地,8月因腹痛於內地惠州及廣州求診,被初步診斷為急性肝衰竭,匆忙召救護車送回港治理。豈料屯門醫院急症室要求患者等待新冠病毒檢測結果,但等足7小時都不獲安排上病房,也無人治理,直至家屬發現他四肢僵硬、身體冰冷才揭發他離世。家屬質疑醫院出現嚴重疏忽,導致患者死亡,要求賠償及公開交代事故調查結果。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接獲死者家屬求助。死者黃潤全今年55歲,生前患有糖尿病及高血壓,6月初到惠州,陪伴內地的妻子迎接7月中出生的兒子,及後一直留在內地。直至8月,他因腹痛到惠州及廣州求醫,初步診斷為急性肝衰竭,因腹脹須引流腹水。對香港醫療制度有信心的他,為了及早康復,以照顧妻子及初生兒子,8月17日決定回港治理。

翌日,黃在家人的安排下由救護車直送到深圳灣口岸,當時已持有無染疫檢測證明。過關後,他下午1時16分到達屯門醫院,當時血壓正常、神志清醒,懂得應答問題。而他手持的廣州醫院的出院紀錄註明他病情危重,隨時可出現肝昏迷、意識障礙、呼吸及心跳停頓。院方把他列為緊急個案,送入無負壓系統的9A獨立診症室,護士於床尾約1米外設立iPad視像系統,遙距觀察他的情況及提供求救鐘。護士以疫情為由,不允許家屬進入病房。

等候上病房期間,醫護人員分別於下午2時09分及2時45分進入診症室,索取內地醫院的醫療報告及安排心電圖、血糖、血色素、X光等檢查。下午3時15分,黃完成檢查,再無任何醫護人員進入過9A房。黃的姐夫曾先生當時全程陪著他,自從他入院,他已叮囑醫護人員為其引流腹水,見黃嚴重腹脹、狀甚痛苦,也多次到護士站尋求協助,詢問何時能上病房,但護士表示要等待新冠病毒檢測結果,會盡快安排,並無派人親身巡查他的情況及安排引流腹水。

直至同日晚上7時55分,家屬擅自進入診症室查看,才發現他屍體冰冷、僵硬,已無心跳。經過一輪搶救,醫生晚上10時通知家屬,黃晚上8時18分已返魂乏術,其後為屍體驗新冠病毒,直至午夜才容許家屬見最後一面。

院方事後向家屬聲稱,黃下午3時15分返回病房後,護士下午5點50分透過iPad觀察到病人轉換姿勢,傍晚6點50分也觀察到病人有呼吸,並無呼吸困難等徵狀。家屬發現病人昏迷後,醫療團隊隨即急救,惟病人晚上8時18分不治離世。醫院同意若病人當時配有維生指數監察儀器,能更早發現病人情況轉變。院方已向醫管局通報事件,成立小組進行調查,亦責成急症室加密親身巡查的次數。醫院又稱,當天有多名危殆或危急病人需要在急症室進行搶救,因此一直未能安排黃上病房。

然而,曾先生其後整理資料及醫療紀錄時發現,他下午4時54分及6時40分曾拍攝過黃,他兩個時間的姿勢幾乎完全一致,連氧氣管脫落的位置、緊抓尿壺的手勢也一樣,質疑護士何以看見他曾改變姿勢,而且iPad距離床尾頗遠,根本難以觀察黃的呼吸。此外,黃2時45分的心電圖已出現異常,紀錄註明有機會是心肌病變,換言之,他的心臟可隨時停頓,肺部也出現充血,但院方並無任何醫療程序跟進,也無安排他立即上病房,而是任由他一邊承受極大痛苦一邊等待。

家屬又質疑,既然黃過關時,已持有檢測結果,為何醫院要求他再做檢測,才可上病房。更荒謬的是,醫院在黃離世前,都無安排過檢測,「根本唔知等緊啲咩,究竟佢係咪死於被遺忘?」。而且,自從9月中發出一次書面回覆,院方至今都無交代調查結果。

屯門醫院回覆表示,該院已成立小組調查事件並提出一系列改善措施,包括重新檢視獨立診症室病人的監察準則及制訂相關指引和重整人手編排,以加強照顧高風險病人。醫院亦已提醒急症室在照顧這類需要獨立隔離的病人時,除透過視像監察,亦需要加密親身巡視次數,為病人提供更緊密觀察及護理。

該院指出,此類需要入院的緊急跨境個案,在急症室接受初步治理後,一般會被安排入住隔離病房繼續跟進治療,並按既定指引在隔離病房進行病毒檢測。個案已轉交死因裁判官作跟進,醫院亦已透過早期事故通報系統向醫院管理局總辦事處通報事件。屯門醫院對病人離世感到難過,會繼續為病人家屬提供協助及保持溝通。對於家屬提出的質疑以及疏忽治理,屯院一概沒有回應。

【更多即時新聞詳情請上東網新聞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