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人以下補習社照開 政府放生恐變靠害

東方日報
·3 分鐘文章
補習冒疫險:新蒲崗廣場內陸續有家長送子女去補習,每間補習社有2至6人。(胡家豪攝)
補習冒疫險:新蒲崗廣場內陸續有家長送子女去補習,每間補習社有2至6人。(胡家豪攝)

隨着第4波疫情爆發,教育局雖宣布所有幼稚園、中小學、補習學校須停止面授課堂及校內活動至農曆新年假期,1月11日起才安排小量學生回校。不過,市面上有不少補習社、教育中心受人數所限,不受《教育條例》規管,不用停課,可如常開業。議員批評政府部門缺乏協作,導致防疫漏洞,促當局立法規管補習社。

停課期間,本報記者到新蒲崗廣場巡視,內有20多間教育中心,逾半都有開業,每間中心有2至6個學生。記者致電某補習社,導師暗示可用「託管」的名義安排補習,每節課堂有兩個老師、3個學生。他透露,上月中有警察巡查,但他們出示通告,表明可開放校舍做託管,沒有違規。另一補習社員工也說:「唔係個個請得起工人,如果係熟人,小朋友又守規矩,咪畀佢嚟坐吓、做功課囉!」但他強調每次只有2至3個學生,導師也不會提供面授課程。

教局死撐:有按機制嚴肅跟進

有補習社導師則稱,中心屬私人地方,不受禁聚令、停課令規管,可照常營業。教室放置了透明膠板,也禁止學生進食、除口罩,每次最多4至6人上課,「我問過相關部門係可以開門,如果唔得,應該要有清晰指引。」

根據《教育條例》第3(1)條,若機構一天向20人或以上、任何時間向8人或以上提供教育課程,便需註冊為學校。疫情期間要跟從當局指引停課,但需開放校舍,讓乏人照顧的學生回校,並安排教職員當值。換言之,有註冊的教育中心可開放校舍,但不能面授。而人數低於要求、教授興趣班的中心就毋須註冊、毋須遵守停課令。

就此怪現象,教育局回應稱,上月有接獲補習社營業的投訴,並按機制嚴肅跟進,包括按需要巡查學校,以確保學校遵守指引,並有提醒學校遵守防疫措施。警方則稱,上月接獲市民報案,指商場內的補習社疑違反禁聚令,但警員到場並無發現有人違規。

議員轟政策遲大到 部門乏統籌

議員張國鈞認為,補習社「攞正牌」開門,與港府防疫方針背道而馳。政府各部門缺乏統籌協作,導致防疫出現漏洞,政策遲大到,執行走樣等情況,措施成效也大打折扣,最終令小市民受苦。他建議政府鼓勵雙職家長送子女回校託管,而非私立補習社,因為學校空間較大,感染風險相對較低,老師也可幫忙照顧進度落後的學生,當局亦應該勒令非註冊的教育中心停業,堵塞漏洞。

呼吸系統科專科醫生梁子超表示,小型補習社通風差,傳播風險甚高,而且,英國和南非的變種病毒更容易感染兒童,家長要格外小心。梁又說,非註冊教育中心難以規管,要靠家長自律,宜待確診個案回落,才送子女去補習。至於有註冊的,他認同開放校舍是一折衷方法,以減輕照顧壓力,但應避免面授,降低傳播風險。記者洪紫嫣



畫室無王管:畫室不屬註冊教育中心,可正常開放,該畫室有約4個學生作畫。
畫室無王管:畫室不屬註冊教育中心,可正常開放,該畫室有約4個學生作畫。
新蒲崗廣場:教育中心飽受疫情打擊,亦缺乏政府支援。
新蒲崗廣場:教育中心飽受疫情打擊,亦缺乏政府支援。
新蒲崗廣場:新蒲崗廣場有大量補習社及教育中心。
新蒲崗廣場:新蒲崗廣場有大量補習社及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