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教師被捕、123宗投訴 楊潤雄:涉嚴重違法被捕教師須停職

請支持《眾新聞》,成為訂戶

教育局表示,約80名教師及教學助理被捕;另外,有123宗與教師專業操守有關的投訴,大部分涉及散播仇恨言論或有挑釁行為,其餘包括涉及不當教材及涉嫌違法等,已就13宗個案採取行動,包括發出譴責信、警告信、勸喻信等。此外,局方稱,一名官校老師因使用「價值觀歪曲」的不當教材被停職,另有2名津校老師停職。所有投訴共涉2名老師離職。

教育局連續兩天就教師專業操守向全港中小學發信,在昨天的信件中,要求學校將涉及嚴重違法事件被捕的教師立即停職。教育局局長楊潤雄表示,被捕雖然不等如被定罪,但根據《資助則例》,若教師涉及嚴重刑事訴訟或不當行為,學校可將其停職,稱這是為了保障學生安全及維持學校運作,是專業適切的安排,「絕對唔係未審先判」。官校教師如因涉及嚴重不當行為或刑事罪行被調查,亦會被停職。教育局在周四的信件中表示,嚴肅跟進每宗涉及教師專業操守的個案,不論是失德或是違法行為,若情節嚴重,會考慮取消有關教師的註冊,教師亦可能需承擔法律責任。

由6月中至11月底,教育局收到123宗與教師專業操守有關的投訴,大部分涉及散播仇恨言論或有挑釁行為,其餘包括涉及不當教材及涉嫌違法等。大致完成調查的個案有74宗,其中30宗不成立,31宗初步認為有機會成立,正等待或考慮有關老師回應,13宗已完成調查並採取跟進行動,包括向5名教師發出譴責信,及向1名教師發出警告信,如教師再作出失德行為或會被「釘牌」,另外亦向7名教師發出勸喻信。13宗已作跟進的個案,大部分都是與仇恨言論或挑釁行為有關,包括在網上或其他方式。

楊潤雄又指,除了政府的跟進行動,部分學校已經以僱主身分採取懲處,包括發警告信、降職、暫緩增薪、調離原來職務、加強監管校內表現等,有2宗個案的教師已離職。

教協日前表示,自 8 月起接獲 20 多宗教師求助個案,當中17宗是因為在社交平台發表的言論而被投訴,其中 9 宗被裁定專業失當,部分言論在網上屬「朋友限閱」性質。被問到有教師因網上言論受處分,楊潤雄指老師是學生模範,社會對教師有較高要求,言傳外亦要身教,「我哋唔希望學生係表面講一套,實際個心又係諗另一套。我哋希望社會所有人都係言行合一嘅人,所以佢(老師)喺所謂私人Facebook發表嘅言論,仍然代表佢個人諗法,亦有機會影響佢身邊嘅人。同埋今時今日,所謂私人社交媒體,隨時被人轉載,發到成個社會都有,仍然可以影響其他嘅人。社會係咪接受,作為老師佢就可以發表一啲咁嘅說話。」

記者多番追問,教師在私人場合發表的言論,若在公職上被懲處,是否剝奪其發表個人意見的權利,打壓言論自由。楊潤雄指,並非任何言論都會被追究,只是不當言論,例如充滿仇恨或歧視的才會被追究,以免學生受不良影響,及維護教師專業。教育局常任秘書長楊何蓓茵指,教師私人空間的言行亦要符合專業操守的要求,不等同是打壓言論自由,指教師表達政見或批評是沒有問題,只是發表仇恨歧視或社會道德標準不能接受的言論,才是違反專業操守,「完全看不到教師發表意見嘅空間有收窄嘅地方。」至於教師的網上個人言論若被認為是專業失當,是否有機會被「釘牌」,楊何蓓茵稱要視乎程度及其背後價值觀,每個行為或言論都不排除有不同程度的懲處,包括「釘牌」。

被問到在眾多被捕或投訴個案中,有否關於支持警察、政府一方的仇恨言論。楊何蓓茵指,個案中涉及不同情況,與社運有關的個案中亦有針對不同光譜的,有不同政見或傾向,但指教師的政見並非考慮因素,而是背後的價值觀。

另外,楊潤雄指,從接獲的投訴個案以至局方人員視學過程中,發現有校本教材「偏頗、主觀、甚至涉及不正確的訊息」,已要求校方停用有關教材,並向校方及相關老師進行調查。一名官校老師因「使用不當教材」,已被停職,並被紀律處分,包括考慮他是否適合繼續擔任官校老師,同時跟進其教師註冊資格。楊指,教育局會繼續留意學校及教師採用的教材內容是否全面、客觀及持平。至於有關個案的細節,楊何蓓茵指,不只一次在該官校教師的教材中看到許多歪曲、非普通社會道德標準可接受的價值觀,她指內容與政見無關,「亦並非全部同近來社會事件有關,但裡面反映價值觀好有問題。」

教協日前批評教育局調查手法違反程序公義,只透過學校進行調查,無直接通知涉事教師向他們提供資訊。楊潤雄回應指,言論是對教育局處理教師專業操守的制度有誤解,所以作出失當評論,稱教育局的程序不偏不倚,當事人在學校調查階段或教育局其後的跟進,均有充分申述和自辯的機會。楊潤雄說,每宗涉及教師專業操守的投訴個案,學校會先作調查,過程中教師有機會自辯或申訴,教育局之後會決定需否跟進,如作跟進會去信邀請教師作書面申訴,教師若認為有需要面見,局方亦會安排。

教協副會長、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批評,教育局是透過對教師作出不切實施、毫無道理的要求,散播白色恐怖。葉建源指,言論自由本身在社會上就已被規範,例如歧視條例、誹謗罪等,如今教育局提出一條「仇恨言論」的新準則,但卻無法清楚解釋何謂仇恨,教師猶如被思想檢查,「如果你話仇恨係問題,請你提供一個清楚準則,去到咩階段為之仇恨。」他指,許多時社交網站的貼文只是設定僅限朋友可閱,但投訴者拿著這些私人領域的言論去投訴,政府就因而指教師涉及專業失德,是難以接受。

對於教育局要求學校將被捕教師停職,葉建源指,停職本身就是非常嚴厲的懲罰,若教育局未審先判,必須有非常確實的證據、問題非常嚴重,例如涉及性犯罪,對學生有即時威脅,才可勉強去做。他反駁教育局稱教師有自辯機會,指根據教協所得資料,教育局向教師發放的信件副本上,並非邀請教師申辯,而是清楚寫明已判斷該教師專業失德,即是教育局在收到學校報告、並未聽取老師申辯的情況下,就已經作出判斷,缺乏應有的程序公義。

葉建源要求,教育局應如醫務委員會一樣,在處理投訴個案後將報告清楚公開交代,讓市民得知準則,不可任由教育局自行在黑箱中裁決,又要求政府交代數宗已離職或被停職的個案細節。


觀看原文: 按此連結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