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誤打正著」到自主選擇而來的福分 ——專訪陳偉任醫師

張老師月刊
9月人物專訪
9月人物專訪

從「誤打正著」到自主選擇而來的福分
——專訪陳偉任醫師

撰文/趙凡誼 相片提供/陳偉任

從窮得只剩下讀書的順從男孩,到隨從內心走向鍾愛的心理諮商,他說那是他的福分!
陳偉任,是醫院的精神科主治醫師,是諮商心理與復健諮商研究所博士,也是阿德勒親師生活教練。從今年七月起,他又多了作者的身分,出版《強化動機承諾改變—動機式晤談實務工作手冊》一書。歷經多重角色的陳偉任,每個生涯階段的轉折都不脫離一個軸線,那就是陪伴與助人,而這樣的發現,他詼諧地以「誤打正著」來註解。好奇吧?這得從他的童年說起。

順從,是一切「誤打正著」的開端

最初是什麼樣的動機,推動陳偉任踏入心理諮商助人的領域?「順從,是一切『誤打正著』的開始吧!」陳偉任笑笑地回想起自己的人生,他說,年近五十,前半段的人生常處於滿足他人期待的狀態,抉擇,並不是自主的,這得要從他的童年說起。

陳偉任回憶說:「小時候的我很乖,始終以乖孩子的樣貌活在長輩的期待下,不敢造次。當時,我唯一的工作就是把書讀好,以考上醫學院為使命。」認真讀書這件事,其實是承接了大學畢業的阿公對他父親的期待,「記得前幾年我爸去世後,我媽媽拿出一張不知壓在哪裡已發黃的小紙片給我,是阿公一筆一筆工整的寫給我爸的,期許他的孩子有一天能讀醫學院當醫生,但我爸不擅長讀書,成了卡車司機,最後把這個期待移轉給了我。」從小背負著這樣的期許長大,他形容那樣的自己唯一會的只是讀書。排行老二的他,有個漂亮且成績不錯的姊姊,是家族注目的焦點;弟弟調皮,需要媽媽耗費很多心思照料;而他,因為過敏

課業名列前茅的他,果真不負眾望考上了醫學院,當時沒想過會跟心理相關科系搭上線。選課時,因喜歡小孩子,本打算專攻小兒科,但就在退伍前,他萌生了思慮——「若到小兒科,萬一我無法判別小孩子哭鬧到底是心理還是生理因素,給錯藥了怎麼辦?現在的小孩都很寶貝,我又要怎麼承擔?」陳偉任愈想愈恐懼,最後,心裡打定選一個不需接觸人的科別──放射科。

愛上心理學,學習聆聽根源故事開解方
人生機緣很奇妙,還未到放射科任職的陳偉任因為一場師長的飯局,生涯竟轉了一個大彎當了精神科醫師。後來,醫院的科主任提議他選擇精神科醫生較少接觸的領域做為在職進修的方向,一如早先的順從,就此進入了心理諮商與輔導研究所,就讀之後,才慢慢發現愛上了它。

為何喜愛?「在健保給付的現實框架要求下,我還能為門診醫療做一點什麼?」這是心理學帶給陳偉任的思考與觸動。他說,傳統精神科醫生的養成,較缺少心理學的訓練;當精神科醫生必須了解病患的症狀是出於身體還是心理,原因是夫妻關係、教養,還是金錢的問題……但目前的醫院制度與健保生態,無法讓醫師有足夠的時間好好地聆聽病人的故事,了解致病的脈絡,好針對癥結提出根本解方。「學習心理學,也就是學習使用大腦的方法,人使用腦子,需要的說明書便是心理學,但人通常都不太在意這件事,因此我們多半都不會使用自己。」陳偉任表示,愈學心理學就愈發覺自己以前少了好多東西,也因而學會自我探索與自在表達,為蹲踞在心底那個只知道讀書,卻害羞、焦慮的「小男孩」開了一扇與人熱絡連結的大門。「覺察帶給我更深的同理;學會有效的聽故事,再整理予以回饋給人,可以針對根源問題提供協助的解方,讓人產生改變,對於自己、家人、學員與病患都受益。」

覺察力造就選擇力,喜逢另類的「中年危機」
「覺察力不夠,選擇力就不夠」,這句話是陳偉任深切體悟而來的,從小沒有人訓練他去思考喜歡什麼,也沒有被教導如何覺察。欣喜地浸潤於心理學領域,在步入中年後,他開始思考自己喜歡的是研究還是實務?「以前許多的事無法自己抉擇,已年近半百,難道還要迎合別人的期待嗎?」終究,陳偉任還是依循了自己的心,沒有在取得博士學位後選擇至大學教學,而是讓自己更有餘裕去做喜歡的事,出版《動機式晤談實務工作手冊》一書,即是一例。

「在從事自殺防治的八年裡,看到不乏對生死的矛盾與掙扎,因而興起我以動機式晤談協助個案,幫助他們解除矛盾,並改變負向動機。」出書是一種跨越時空攔阻的知識傳遞,可以讓更多人能藉由自主學習而帶來改變。而他口中的後段生涯也就此開啟。

他以詼諧的口吻接續說:「我這樣的覺醒算是一種『中年危機』,沒有危險卻有轉機。」已累積足夠的專業、經濟、歷練與智慧的他,坦承已無須屈就現實的壓力與溫飽,反倒能在精神科醫師的本業之外,從容愉悅地游刃於心理相關工作,這才驚喜的發現,現在做很多阿德勒親子教養諮詢課程,跟很多孩子一起工作,似乎又呼應了他最初因喜歡小孩差點選了小兒科。繞了一大圈仍能跟孩子接上線,他說開心又奇妙。

偏好阿德勒心理學,是童年風格的映照?
在博士學程中學過各種心理派別,為何喜歡阿德勒、認知、現實、家族、焦點解決學派及動機式晤談法?且更獨鍾阿德勒?陳偉任回應說:「是對頻吧!」也因上述幾種學派都內蘊著人人平等、非專家眼光、共同合作、一起觀看、自己做選擇、彈性、做回自己是生命專家的共通點,「最終選中阿德勒心理學,是因為它可以將我喜歡的學派做統整。」

偏好是一種選擇。自覺可能被漠視的童年,會不會因此而在潛意識裡偏好講究平等的人本心理學派?陳偉任表示很有可能,但不見得是因果關係。真相一如他記憶般的屬實?還是主觀的自我解讀?他以阿德勒的生命風格作了番自我檢核,「人會揀選自己想要的片段來敘說或自我說服。以前爸媽對我比較不好嗎?真的比較偏愛姐姐和弟弟嗎?已不可考;或許以前他們對我好的部分我都忘了。」他難掩莞爾地笑說:「每個人總是在選擇他想詮釋的部分。」

重要的是,這是自主選擇而來的福分
一輩子並不長,要廣而深地去經驗多元人生並不容易,人們之所以喜歡看電影,是因為可以滿足現實生活中的未竟,了解更多的人生樣貌。在陳偉任的心中,當精神科醫生便是個可以了解不同人生故事的福報。在第一線助人歷程中,是否有過深刻撞擊內心的故事?陳偉任點頭稱是。「從病人的故事裡也探見了自己的生命軌跡,碰觸很多的議題,不僅提醒自己,也藉以思考可以怎麼做會更好。」凡是人都會有雷同的故事,一人故事即是眾人故事,可直抵人的生命深處。只要細細聽都會跟自己的生活發生連結,「我相當感謝有這樣的福分」。

年輕時的陳偉任亦如芸芸眾生,也想在職涯中證明自己的能耐;雖還不到過盡千帆的年歲,利他的信念卻一點不違抗地汩汩而出,「看到自己能對別人發揮一些好的影響力,其實是比賺錢來得更有價值。」阿德勒心理學的「社會情懷」,顯見已內化成了陳偉任的實踐。從童年的順從一路走來,所有的蟄伏起落都深具意義,陳偉任以感謝的心回看那一連串的「誤打」,才開啟他自我覺察的雷達,得以正確且適切地在心理學助人的版圖「著陸」。重要的是,這是他自主選擇的道路。

陳偉任
畢業於陽明醫學大學醫學系及國立高雄師範大學諮商心理與復健諮商研究所博士的他,從事個人及團體助人工作二十多年,是臺灣少數兼具生理醫學和心理醫學背景專業的醫師;也是一位深具自我反思與突破力的精神科醫師,不拘限於主流框架,常思考如何將心理學的應用帶到前端的親子教養,以預防後端問題的產生,阿德勒親子教養工作坊,即見他的心意與實踐。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