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date privacy choices

外傭是家庭關係的照妖鏡

木羽飛
專欄作家
與童同行

今年暑假過後,我們將告別工人姐姐,終於。

我家只僱用過一位工人姐姐,她在二女兒一歲時來到我們家,還記得她當日來到我們的斗室,看見有自己的房間,開心了好一陣子。她是虔誠的伊斯蘭教徒,每晚就在房間裏祈禱,一手拿著女兒的相片,一手握著電話以解相思之苦。我們當時就告誡自己,人家可是犠性了家庭幸福來成全我們,我們都應盡一切努力,跟她好好相處。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最初的幾年,我們也真能做到彼此尊重。她很愛錫女兒,我們也很信任她。

只是後來發現,關係愈是長久,相處愈是艱難。最要命的是,由她引伸出來的小衝突,竟像一面照妖鏡,映照在我們的家庭關係上。微小如塵的生活瑣事,如抹鼻涕的紙巾應該丟進垃圾桶還是坐廁、沖涼用的抹身毛巾應該是天天更換還是隔天換,都可燃起火花。

原來,當兩個人走在一起,那種包容和忍讓,會隨著「第三者」的介入而發生變化。原本可以一笑置之的事情,會變得錯綜複雜。本來不是你讓我就是我讓你,現在卻成了二對一,對與錯之間,有太多的說不清。而落單的哪一個,就像孤島上的流浪者,孤獨得要命。而這「第三者」影響的,不僅是夫妻關係,有時甚至連帶婆媳、母女關係等等都會被牽連,人長期處於低氣壓,常感窒息。

這是我們都沒想過的代價。

慶幸低氣壓終將過去,至於它做成的傷痕,還需要一點時間來撫平。說到底,我們還是很感謝工人姐姐過去的幫忙,更慶幸她的出現,讓我又更了解自己及家人多一點。朋友都問,沒有工人姐姐的日子,你憂慮嗎?我想,我的憂慮早被興奮掩蓋,對於將要重掌家庭帶來的自主和自在,我是萬二分期待的。

回應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