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date privacy choices

幼吾幼

香港精神科醫學院
精神點擊

近日女童「臨臨」受虐至死事件引起強烈反應,連日來媒體不斷評論,關注父母與兒童教養的問題。

行醫多年而最深印象的虐兒個案是聽回來的,兒科實習那年當值醫生到急症室搶救嬰兒,那個小人兒患上唐氏綜合症(Down’s syndrome),不知如何那位母親未能簽紙放棄撫養權,結果她在家中活活餓壞那個嬰孩,待嬰兒皮包骨至差不多要死了才送急症室,結果餓死。雖只耳聞而未能目睹,但初出茅廬,非常震撼,未曾想像一個母親孕育孩子十個月,多少愛和情養成,可惜有缺憾的孩子是晴天霹靂,多少的愛變成多麽的恨,帶來如此的狠,虐待兒童至死的個案永遠令人心酸。

作為精神科專科醫生,我們常與其他專業一起開會,跨部鬥虐待兒童會議(Multi-disciplinary Child Abuse Case Conference)是其中一種,包括:警察、社工、老師(如個案孩子已入學)、兒科醫生及護士、臨床心理學家、精神科專科醫生和精神科社康護士。雖然平日醫治成人病人,開虐兒會機會也不少,大多因為我的病人是受虐兒童的家長,但我的病人未必一定是加害者。

跨部鬥虐待兒童會議(Multi-disciplinary Child Abuse Case Conference) 按規定在短期召開,由兒科協調,社工知會相關人士作調查及開會。受虐兒童一般都會住院,由兒科作詳細檢查及病房觀察,評估身體受虐的程度(包括新舊傷患及腦部受損狀況),護士觀察受害者與家人(或照顧者)及病房中各人(其他病童和醫護人員)的互動關係。會議有紀錄,要確立個案是否虐兒(是身體或心理方面,是虐待或疏忽照顧),要有執行方案如何在各方面協助家庭及受害兒童有合適的照顧,當然其中也包括是否需要申請保護兒童令及控告加害者。

各專業人士要有培訓及監督,這些社會資源和人力成本都是「錢」。未知到了政府撥款時又要如何平衡?

 

精神科學院
精神科專科醫生 簡重盛醫生

回應

其他內容